遺產繼承不應齊頭式均分

前情提要:當全職長照父母的代價是被抄家,該怎麼辦?

一如前文所述,我們在面對遺產繼承的問題時,S家絲毫沒有任何協商的空間,而且態度一貫非常強橫。這固然是一般發生糾紛時,比誰大聲誰就贏的心態使然;但更重要的,是對方有現行法律當靠山。

有幾位朋友在得知我家遭遇繼承糾紛,致使我姐姐的生存權飽受威脅之後,不約而同提到了以下的法律規定:

同一順序繼承人繼承遺產的份額,一般應當均等。

對生活有特殊困難的缺乏勞動能力的繼承人,分配遺產時,應當予以照顧。

對被繼承人盡了主要扶養義務或者與被繼承人共同生活的繼承人,分配遺產時,可以多分。

有扶養能力和有扶養條件的繼承人,不盡扶養義務的,分配遺產時,應當不分或者少分。

條文中有幾項重點:(1)「生活有特殊困難缺乏勞動能力的繼承人」應當予以照顧。(2)「對被繼承人盡了主要扶養義務或者與被繼承人共同生活的繼承人」可以多分。(3)「有扶養能力和有扶養條件的繼承人,不盡扶養義務的」應當不分或者少分。

遺產分配常引發爭議,最好的作法是將遺囑拿到法院公證。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遺產分配常引發爭議,最好的作法是將遺囑拿到法院公證。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先人過世,留下財產傳給後代,那是先人的德澤,不是樂透中獎,更不是分贓。因此,讓生活有困難、經濟弱勢的繼承人多分,而有工作能力或經濟條件較好的少分,使先人的遺產真正發揮照顧後人的作用,這應該是符合人情事理的人道考量是吧!

況且,讓善盡扶養義務的繼承人多分,不負撫養責任甚至對被繼承人不聞不問者不分或者少分,我想除了後者之外,應該也不會有人認為不妥是吧!

我相信咱們社會上絕大多數善良的人,都會認為這樣的法律,還挺合理的。

但很可惜,前引的法條,不是我國的法律。

我國的民法繼承編是這樣規定的:

第1141條 同一順序之繼承人有數人時,按人數平均繼承。但法律另有規定者,不在此限。

第1144條 配偶有相互繼承遺產之權,其應繼分,依左列各款定之:

    一、與第一千一百三十八條所定第一順序之繼承人同為繼承時,其應繼分與他繼承人平均。

    二、與第一千一百三十八條所定第二順序或第三順序之繼承人同為繼承時,其應繼分為遺產二分之一。

    三、與第一千一百三十八條所定第四順序之繼承人同為繼承時,其應繼分為遺產三分之二。

    四、無第一千一百三十八條所定第一順序至第四順序之繼承人時,其應繼分為遺產全部。

民法繼承編詳細規定了各個繼承順位繼承人的「應繼分」各是幾分之幾,而關鍵字是「平均」(第1141條)。這是一種齊頭式的平等,也可以說是符合「公平原則」。但除了「公平」的表象之外,卻沒有任何人道考量。亦即,我們的法律,規範了繼承權利的均等,但是扶養義務可以不均等。當然,也不考慮各個繼承人的經濟條件。

台灣許多家庭的繼承悲劇,即是由此而來。


司法院大法官第485號解釋文明揭「憲法第七條平等原則並非指絕對、機械之形式上平等,而係保障人民在法律上地位之實質平等」,也就是說,法律並非不問事物性質本質上的差異,以及差別待遇之合理性,因此設法保留相當程度的彈性,以適應各不相同的家庭狀況,確實有其必要。尤其是如何在這類爭訟中,給予弱勢者基本生存權的保障,更是重中之重。

然而實務上,法官在裁處繼承爭訟案件時,不問情理根由,直接按照民法規定之應繼分比例分割判決,既輕鬆簡單也不違法。

對於民法相關條文的立法意旨,我曾就教於法務部,得到的回覆大略引述了林秀雄教授《繼承法講義》所言:

查我國民法為避免無主物之產生、貫徹遺囑之自由及保障交易之安全而設置繼承制度,其考量有三:

(一)對遺產貢獻之評價:於一般家庭中,家中構成員共同工作所蓄積之財產,往往歸屬於一人,該財產並非由一人勞力所得而成,尚含有其配偶、子女等直接或間接之協力。實質上為潛在之共有關係,而財產名義人死亡時,由其配偶、子女共同繼承,即在評價其對遺產之貢獻。

(二)繼承人之生活保障:繼承人或因尚未成年,對被繼承人遺產之形成,並無任何貢獻,反而為被繼承人生前所扶養,扶養義務人死亡時,為保障其所扶養之人之生活,乃賦予繼承權,使其得繼承被繼承人之遺產以維持生活。

……

以第一點「對遺產貢獻之評價」而論我們的案例,S家繼承人和我母親(被繼承人)已長達57年斷絕往來,既從未孝養被繼承人,對我王家之財產亦毫無任何貢獻可言,且我們亦能證明母親名下之財產確實全部來自我們王家人,那麼S家繼承人仍和我們享有同等份額的「平均」繼承權利,是否合乎情理?

公平原則固然重要,但過度僵化的結果,既未考慮到每一個家庭的特殊狀況,也未必適用於所有的家庭。因此,進一步在公平的基礎上,做些彈性且符合社會公義的法律條文的修正,實在很有必要。

至於第二點「繼承人之生活保障」,由於牽涉到一些較複雜的問題,請容後專文討論。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