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是否也有隱私權?如何在網路時代好好說再見

逝者是否也有隱私權?

所謂「隱私權」究竟是何意義?這個概念到底有多神聖,以致聯合國在一九四八年將其列入《世界人權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該宣言第十二條明確闡述:「任何人之私生活、家庭、住宅和通信不得遭任意干涉,亦不得攻擊其榮譽與名譽。

人人有權享受法律保護,免受這類干涉或攻擊。」這份聯合國宣言為全球各國、全世界人類立下基本準則,大多數人似乎也同意某些「隱私權」對個人福祉與自主權至為重要。

隱私權是一種普世文化,在所有曾經有系統地研究過的社會群體中,都能發現它以某種形式存在;隱私權無所不在,在不同文化、不同背景之間持續形變,證明其難以定義、難以法制化的自然本色。隱私權的多變,有一部分與其多面向的本質有關,譬如有指涉空間、有助於維護個人隱私的「領域隱私權」(territorial privacy);還有保障人類身體尊嚴的「身體隱私權」(bodily privacy),或是主張人人擁有其個資的所有權與宰制權,以維護身為「個人」尊嚴與完整的「資訊隱私權」(informational privacy)。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在這個無所不網的超網路環境裡,我們還有隱私權(尤其是資訊隱私權)嗎?

不用說,「隱私權」一度神聖不可侵犯,然而在這個史無前例的科技年代裡,人人不斷彼此監視、彼此追蹤,是以「隱私權」這頭聖牛是否早就被宰了?二○一○年,臉書執行長祖克柏發表了一份聲明(此人或許並非最公正的權威人士),遭多數媒體解讀為「隱私已死」;後來他在一場與科技媒體《TechCrunch》的現場對談中提到,「世人已經愈來愈習慣與他人分享更多、式樣不拘的種種資訊,分享的對象更多,方式也更開放。這也是一種與時俱進的社會規範。」他甚至進一步質疑,臉書到底該不該理會前述過時的隱私觀點。

「我們把『持續創新、更新臉書定位』視為我們在社會體制中的職責,反應現行規範。」這番言論令讀者開始好奇,臉書是否藉時尚之名、行創新隱私定義之實?又或者,臉書只是針對外界指控其「隱私已死」的政策,做出適當回應?祖克柏甚至表明,有鑑於當今社會對於區別公眾資訊與隱私資訊,興趣缺缺,如果有機會從頭再來一次,他一開始就會開放臉書供大眾使用。

「我認為臉書想說的其實是:『因為這(瓦解隱私界線)就是臉書真心想要的結果』。」《紐約時報》某評論員如此表示。

另一方面,若各位仔細觀察一般人在網路上的實際作為,或許也會不得不同意祖克柏的看法。

社會大眾為了獲得即刻滿足,確實會以相對微小的報酬,將自己的個資拱手交予他人,就算曾經因此吃了苦頭也學不到教訓。若要以純粹的經濟學用語類比你我的資訊隱私權,我們開出的價碼可能不會太高:比方說,有個二○一三年的研究就請網路使用者為自己的搜尋歷史標價;西班牙用戶估算的數字大概和馬德里麥當勞的大麥克套餐差不多,約莫是七歐元。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一般人之所以低估資訊隱私權,部分肇因於無知、不了解隱私真義。

假使這些受訪者都看過《我愛阿拉斯加》,或者再深入思考侵犯隱私權在真實生活中的後果(如他們最親近、最親愛的人可以不受限制地完整讀取他們的搜尋史),他們給出的估計數字可能就大不相同了。姑且不論我們為自己的隱私權開出什麼價碼,當隱私與公開之間的界線發生衝突,當我們失去控制個資的權力,發現我們選擇分享的資料並不如我們預期地操作及管理時,我們肯定就會重視隱私權了。

若我們選擇向某位朋友或信任的關係人公開私人資訊,我們是信任對方的,認為對方會按照我們的期望管理這份資訊。

假如某個朋友不小心以某種未經授權的方式洩露了你的祕密,假如你也因此氣得語無倫次、怒斥「這輪不到他來說」,這代表你其實是知道個資宰制權是不可剝奪的。是以當你和服務供應商之間存在「個資管理」這份社會契約關係、而對方管控個資的方式卻違背你的期盼時,你可能會相當訝異且憤怒。

看更多 貓頭鷹《如何在網路時代好好說再見:從直播告別式到管理數位遺產》

圖、文/貓頭鷹《如何在網路時代好好說再見:從直播告別式到管理數位遺產》
圖、文/貓頭鷹《如何在網路時代好好說再見:從直播告別式到管理數位遺產》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