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國看倫敦:關於資源回收這件事

家裡英國人去倒了垃圾回來,一臉不可置信地分享剛剛拎了兩大包垃圾到社區專屬的垃圾集中區,正巧遇上清潔公司的工作人員們正在整理,就要他直接將回收垃圾丟進一般垃圾的子車中。過程中他不斷強調那是回收垃圾,對方卻表示因為他的整包回收垃圾是裝在垃圾袋中就是一般垃圾,並強硬指使他將其丟進一般垃圾子車中。

身為一個有資源回收強迫症的台灣人、從小接受完善的資源回收訓練,我當然沒辦法接受這樣莫名其妙的理由。如果當時倒垃圾的是我,可能會直接拆開垃圾袋將裡頭的回收物直接往他身上倒吧。

這件事讓我氣了一整天,先不論他一句毫無道理的話就抹煞了我們好好做垃圾分類、每一件回收物都清理乾淨又壓平整理好才丟棄的心血,垃圾與汙染已經是全球性的嚴重問題,政府與民間一方面呼籲大家做好回收分類,一方面卻又是如此對待回收垃圾。

如果打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把可回收與不可回收垃圾分開處理,是不是乾脆也別將垃圾子車分成可回收與不可回收兩種了?

就像我第一次到英國時那樣。

第一次跟著遊學團到英國,遇到最大的問題不是語言不是文化差異竟是不知道該怎麼丟垃圾。分類分習慣了的台灣人我們,在外面要將手裡可回收垃圾如寶特瓶丟進街邊將所有垃圾一視同仁的垃圾桶裡還真有些良心不安,仿佛這一丟就成了環境殺手。

這樣的問題回到室內也沒有解決,連同我與另外三位同個遊學團的女生,在位於南倫敦的寄宿家裡吃完第一餐飯後,討論許久仍不知該怎麼丟垃圾。

廚餘該往哪裡丟?空的塑膠優格盒該往哪裡丟?衛生紙該往哪裡丟?

我們找遍這個結合廚房與餐廳的空間只看到一個及腰高的金屬垃圾桶,最後不得已下硬著頭皮前去詢問寄宿家庭媽媽,帶著連丟垃圾這點小事都必須麻煩別人的羞愧,聽聞我們的問題後她也很驚訝,就是丟垃圾啊,把所有垃圾通通往垃圾桶丟就行了,並不困難。

我依舊清楚記得當時我們受到的衝擊,認知裡的歐洲國家應該是要走在環保的最前線,日常生活中每一件事都該以環保做優先考量;他們會有全世界最優秀的垃圾分類系統,每個國民都樂於遵守規則以期為保護環境盡一份力。

但根本不是這樣,這裡不做垃圾分類,甚至對很多人而言,光是把垃圾丟進垃圾桶都有困難。

分類回收慣了,每次將可回收垃圾丟入一般垃圾都會伴隨濃烈的罪惡感。這種罪惡感在我的第一次倫敦行裡沒少過,所以時隔一年半當我搬到約克時發現那裡的垃圾需要分類時,大大鬆了一口氣。

約克的寄宿家庭媽媽教我垃圾分不可回收、可回收與花園垃圾三類,可回收垃圾種類與我們認知裡的差不多,只是不包含金屬類,所以喝完飲料後的鐵鋁罐都是一般垃圾。據她的說法,回收金屬類要另外付錢,價格又昂貴,所以乾脆直接丟棄省事。

雖然不盡完美,卻也比當初在倫敦時的什麼都沒有好上許多,我能做到的就是非到不得已不使用鐵鋁罐製品,以此撫慰自己的良心。

可惜這一點安慰待我搬到倫敦後又消失了。入住新家的第一天仲介告知收垃圾時間,我問道回收垃圾呢,只見他一臉像是看到外星人似對著我:「我們不做垃圾回收。」

日子起初並不容易,每回要將可回收垃圾與一般垃圾丟在同一個垃圾桶裡時,各種媒體上關於垃圾汙染與污染造成對地球傷害的圖像就會一同出現在腦海中。一方面我強迫自己入境隨俗,既然到了一個不做回收的地方就也只能配合,一方面卻不禁悲觀的想著在歐洲那麼大片土地上那麼多人都不願意做回收,台灣那麼小小地方那麼一點人那麼努力有用嗎?

這樣的拉扯所幸並沒有持續太久,有天回家後發現門口被放了好幾捲回收專用垃圾袋,才將我從無限的罪惡感中拯救出來。

分享

整個大倫敦地區分為好幾個不同的自治市,不同自治市由各自區議會管理,各有不同規則。終於我所居住的自治市也要開始推行垃圾回收,專用垃圾袋上把分類規則寫得很清楚,也會定期發送免費專用垃圾袋,這樣的推行方式我覺得很棒。

分享

終於我的垃圾生活又回到正軌,將可回收垃圾清理過、壓平再丟進專用垃圾袋,從每週左鄰右舍拿出門外的垃圾來看,雖然時常還是可以在一般垃圾袋裡發現明顯就是資源回收垃圾,但畢竟這只是一開始,大家現在都願意使用專用垃圾袋裝回收垃圾、大家正學著一點一點改變自己以往的行為模式,這樣就很棒了。

後來我搬到另一個自治市,是一片新建成的社區,有自己的專用垃圾集中區,方形格局裡兩種不同顏色的垃圾子車分別排在兩側牆上,區分可回收與不可回收垃圾。

我明白多數英國人仍不熟悉怎麼將垃圾分類,所以每次倒垃圾時總能在一般垃圾子車中發現大量可回收垃圾,像是紙箱、像是空牛奶瓶,我會先將白眼翻上好幾圈後,如果拿的到就雞婆的將它們移到正確區域裡。

在家裡,我開始從頭教起家裡英國人該怎麼做垃圾分類,什麼是可分類什麼是不可分類、丟入垃圾桶前該怎麼清理、怎麼壓平才不會占空間等,一段時間下來他學得很好,有時甚至做的比我還好,這讓我非常自豪,並期望當越來越多人願意做回收,這個世界也會越來越好。

直到這天,垃圾集中區的工作人員只因我們將回收垃圾裝在垃圾袋中,就不允許我們將回收垃圾丟進正確的子車中,像是往我們這段期間以來的努力狠狠打了一巴掌。

剛搬到這一區時,有一次我到附近另一個區與一位即將回台灣的學生面交出清文具,途中經過路旁一台民間公司的垃圾回收車,車身上大大寫著感謝大家的努力,讓前一年資源回收總量達100輛倫敦巴士重,期許大家再接再厲讓來年可以突破200輛倫敦巴士重。

這段勉勵詞很讓我感動,資源回收在英國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不只多數公共場合與餐廳內沒有設置回收垃圾桶,人民對資源回收的態度也有待加強。比如說麥當勞,英國的麥當勞是起初少數推行垃圾分類的餐廳之一,我已經不只一次遇見清潔工作人員在我將托盤中的垃圾一個一個投入正確位置後,滿臉感激的對我道謝,同樣也是麥當勞,與英籍友人們前往用餐後站在垃圾桶前分類卻被高聲制止,他們說根本沒有人做那些事、我的行為很丟臉。

什麼是丟臉?是明明可以順手讓世界更好,但不願意做才是丟臉。

上個月看了Netflix由英國製作的知識節目《歷史小膠囊》,其中一集提到塑膠,裡頭大力讚揚了做好資源回收是保護環境的好方法。一個由英國製作的節目肯定資源回收,比照人民對於回收的態度,實在是諷刺至極。

台灣當初也不是立刻就做到全民認可並做好回收,能不能做好回收這其中也牽扯到很多複雜的問題,但最基本的,讓人民可以瞭解到回收的好處與重要性,對於推行資源回收一定有幫助。只可惜依著英國人的衛生習慣,我不敢抱太大希望,只期待可以越來越多人接受如此觀念,逐漸能從自己開始善待地球。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