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致那位曾經被我霸凌的你

雖然現在的孩子升學壓力也沒減輕多少,但是我心裡還是覺得現在的小孩是幸福的,畢竟大家越生越少,每一個孩子幾乎都是家裡的寶。

從幼稚園開始星期天就很喜歡上學,當然這是因為學校裡有同學可以和他一起玩,在家裡無聊多了,除了同學以外星期天也遇到很好的老師,有好同學也有好老師,當然星期天一點都不會討厭學校。記得星期天剛上幼稚園中班的時候,老師很好奇地問星期天是家裡的老大嗎?

因為他很會照顧班上的小朋友,因為我確定我在外面並沒有其他小孩(布萊恩應該也沒有),所以我很肯定地告訴老師星期天是家裡的獨生子女,老師說這倒挺意外地,畢竟在他的印象家裡如果只有一個孩子,通常在和同儕相處上會有點適應期。

该图片由Wokandapix在Pixabay上发布
该图片由Wokandapix在Pixabay上发布
分享

隔代教養的孩子

唸小二的星期天班上有一個學習進度比較慢的孩子,星期天回家常會和我說關於那位同學的事,當然不乏功課寫不好、考試成績不佳、外表儀容有待整理,透過星期天的描述那位同學的主要照顧者應該是阿公、阿嬤,要長輩們照看一個小學生的功課我真的覺得還蠻為難的。

偶而我聽得出來星期天在提到這位同學的時候有著不以為然(瞧不起)的口氣,我試著提醒星期天不應該以外表或成績來當作交朋友的標準,畢竟這社會上每一個家庭都不相同,每一個家庭也都有他為難的地方。當然,我明白一時半刻星期天也不會馬上聽進去,但是只要我聽到類似的話題,我都很堅持要把觀念說清楚。

因為星期天可能不知道,也許她無心的一句有可能在別人的心上會生了根。

本圖片由Wokandapix在Pixabay上發布
本圖片由Wokandapix在Pixabay上發布
分享

我以為只是惡作劇

我這麼在意星期天和同學間的相處模式,並不是因為我自己有很高的道德標準,而是我在國小的時候,自己就是一個霸凌別人的小孩(我那個年代還沒有霸凌這個名詞),不過那時我以為自己的行為頂多算是捉弄對方(我自己以為不嚴重,但是現在回想起來其實很過分)吧!

等到多年後在網路上看到很多人被霸凌的經驗分享,我才恍然大悟我自以為惡作劇的捉弄,實實在在就是在霸凌別人啊!

那個年代的小學班長不是老師指定就是同學投票選出來,我一直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不是成績好的那一種就是了),和班上同學相處也都沒有問題,所以不管是老師指派或是同學投票,我都是那個當班長的好學生。

小學三年級班上有一個很愛作怪的男生,現在回想他其實只是想要吸引大家的目光罷了,加上他的成績不好,外表又不是乾乾凈凈的模樣,所以我時常會把他的外套丟在地上用腳踩(而且不避諱其他同學眼光),踩完後我再把外套藏起來直到他發現後再還給他。

不然就是領著班上其他的同學一直亂喊他的綽號(既然是綽號就表示不太好聽),直到他哭出來才肯停止。

奇怪的是,就算我一直這樣霸凌他,他還是在哭完之後繼續要跟我們玩,也許會有人說可能因為他喜歡你啊,但是就算對方喜歡我,我也沒資格這樣對待對方吧!後來我時常回想起那段時間,真心覺得我對他行為非常糟糕。

Photo by Jp Valery from Burst
Photo by Jp Valery from Burst
分享

為什麼我要霸凌你

新聞上有很多被霸凌的人因為受不了而自殘,或是從此心裡有了陰影,我深刻地剖析自己當初做那些事情的原因,我想知道為什麼我不自覺地成為一個霸凌別人的人,就算當初我並不自覺,但一定有某些原因讓我自己走偏走上欺負別人的道路。

我是真的討厭那個同學嗎?

其實沒有,頂多就是不喜歡他很無聊的笑話。

我欺負他之後會開心嗎?

坦白說會有點高興,但是看他哭之後我又開始有罪惡感。

我帶頭欺負他的時候,其他同學的反應呢?

大多數的同學都是一起哈哈大笑,一些比較文靜的同學就是在旁邊看。我想就算有人覺得我很過分也不敢說話,因為那個時候的我代表多數,應該沒有人想站在多數的對面吧。

被欺負的同學有去告狀嗎?

沒有,而且我欺負他的時候一定是趁老師不在教室,當時的我相信就算他去告狀,我也能讓老師相信我並沒有欺負他。

班上有沒有富有正義感的同學幫忙他?

沒有,感覺大家都不喜歡他,因為知道大家不喜歡他所以我就有點肆無忌憚。而且他算是班上的邊緣人,如果幫他說話,同學也會害怕被他一起拖下水,被大家一起排擠。

欺負同學之後我得到什麼呢?

其實也沒有,反而是看到被欺負的他會有一絲絲的愧疚,但是內心真的很矛盾,因為看到其他同學都跟我站在一起,會讓我覺得自己是有勢力的,有勢力代表強大,表示別人不會欺負我。

Photo by Matthew Henry from Burst
Photo by Matthew Henry from Burst
分享

霸凌別人是為了證實自己的價值

所以我既沒有真得很討厭他,也沒有因為他被欺負而得到快樂,反而心裡還產生了愧疚感,這是霸凌別人給我的真實感受。

但是我卻因為欺負他而證明了自己的地位,表示了我的人緣極佳,也沒有人敢反抗我,我透過大家默許的霸凌證實了自己的價值。

我沒有一刻半鐘想到這些加諸在他身上的行為對他是否帶來影響或痛苦,也沒有其他同學為他挺身而出指責我的錯誤行為,於是我在自以為惡作劇的包裝下享受霸凌別人的短暫快感。

如果當時有人跳出來指證我的行為是錯誤的,或是如果當初他願意向老師檢舉我的霸凌,我想我應該不至於如此遲頓,直到我出社會後才明白我的行為是錯誤的。

這些我以為並沒有很嚴重的惡作劇其實已經對旁人造成傷害或影響,傷害是被霸凌者心靈上造成的陰影(對自己產生疑問?是我不好所以才欺負我嗎?為什麼同學不喜歡我?)而影響則是旁觀者內心的害怕(如果不加入霸凌,那麼下一個是自己嗎?)。

小學三年級的我身為一個霸凌者,在那個沒人挺身而出的氛圍下,只是覺得自己的地位與他人如此不相同啊!

Photo by Tess O’Brien from Burst
Photo by Tess O’Brien from Burst
分享

請勇敢制止霸凌行為

升上五年級後我們再次分班,聽別的同學說後來他搬家轉學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的緣故就是了,後來我再也沒聽過他的消息。

我猜想他可能早已經忘了我這個人(忘了也好,如果還記得表示我對他的傷害真的很深),反而是我在多年以後仍然忘不掉當初自己做出的那些蠢事,至今仍然感到後悔,也覺得自己欠了對方一個道歉。這是為什麼我堅持星期天不可以在言語上或是身體上欺負同學,就算當個旁觀者也不行。

進入校園裡的孩子其實就是進入了他們自成一格的社會,有各式形形色色的人,他們會追求自己的歸屬與地位,但是在不成熟的狀態下,他們很容易用偏激的手段達到目標,例如集結小團體排斥他們不喜歡的人、孤立別人甚至是嘲笑狀態不好的同學。

霸凌別人很容易(現在的人早已經習慣透過鍵盤霸凌別人),我們時常需要別人的提醒才會知道自己無意識的霸凌行為,所以在學校的我們很需要像是師長或是同學的提醒與注意,也許一個關心就能幫忙霸凌者與被霸凌的人脫離困境。而且我相信其實很多人跟我一樣,我們內心並沒有惡意,但是我們卻無心地做出十足惡意的行為,並且為此始終感到抱歉。

之後,星期天跟我分享他開始幫忙老師指導那位學習進度落後的同學,像是教同學寫字或是在演戲的時候幫對方提詞,對此我總是會故意以提高八度的音調讚美星期天真棒,讓她知道能夠幫忙別人其實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曾經我在小時候犯過的錯,現在只能藉由星期天幫助我減輕罪惡感吧!

真心地期望每個小朋友每天都能夠很興奮地上學,開心地在學校學習,度過他們人生中也許是最無憂無慮的時光。

延伸閱讀:學才藝。那些瘋狂才藝課的背後

想看站長莎拉更多的文章請到:40後的中年復興運動

和站長聊聊天:站長莎拉的FB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