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需要為不會消失的種族歧視道歉

平等,這是我們人類創造出來的假想天秤;種族,則是在天擇之後留下的成果。美國的佛洛伊德事件造成全世界的遊行、暴動,但是種族難道是靠幾場遊行就能消彌的隔閡嗎?難道靠著拉倒幾個銅像就不會產生歧視嗎?如果是的話當初南北戰爭就不會發生了。

黑人、白人、亞裔看起來就是不一樣,如果你是白人,找了兩個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一個白人,一個黑人,問你比較相信哪一個?你有很高的機率是選擇與你膚色相近的那個人,人類會找尋與自己相近的人,變成朋友、組成團體、形成聚落,因為當你跟你的盟友越相近,你越了解他們,信任感越深。

我在美國有一段經歷,那是個再平凡不過的早晨,我只是很自然的走在人行道上,就有不認識的黑人對我罵著:fxxking asian,所以你說在現今Black lives matter的旗幟下,黑人不也是隨時在歧視其他膚色的人種嗎?只是當他們自己是被歧視的那一方,他們才會跳出來發聲。

當時跟我居住在一起的俄羅斯室友則是白人主義至上的擁護者,白人歧視黑人、黑人歧視亞洲人,而我們台灣人看到北車那些坐在地板上,或是聚集在台中第一廣場的外勞移工,是否也會感到心裡的不舒坦,這難道不是一種歧視嗎?因為膚色、種族產生了不同的族群,而有不同的信任感,這是不會消失的枷鎖。

所以如果有人說他可以做到完全的平等,這是非常值得懷疑的,你也許可以一直說服自己不是種族歧視者,拼命的在自己內心的天秤兩端權衡,但是你無法掩飾內心裡不平衡的信任感,所以我認為沒有必要去催眠自己做到完全的平等,我們只要知道在現今的社會框架下,所有種族、宗教、政治、性別的都應受到相同的尊重,但是不必讓自己陷入絕對平等的死胡同,因為平等這件事一開始就是人類自己假想出來的。

Black lives matter
Black lives matter
分享

接受那些歷史

現在的美國情勢已經越來越趨近戈德堡在《西方的自殺》裡頭說的白左主義,當經濟情況越來越好,開始出現一群人叫做「自由主義知識份子」,這些人通常出身富裕的家庭,他們認為西方富裕國家有一種原罪,叫做「資本」。

《西方的自殺》
《西方的自殺》
分享

他們對本國的勞動者沒有什麼感情,但是對其他第三世界國家的人民充滿同情,反對經濟成長,支持環境保育,認為西方的資本家真是太壞了,跟吸血鬼一般掠奪弱者的資源。

在種族議題上,以前的美國是講民族大熔爐,我不管你是白人、黑人、亞洲人大家都是美國人,你只要願意彎下腰都能拾起一片希望,只要在美國就是美國人,但是白佐們現在更強調種族意識,他們說,不要忘記你們的那些黑人祖先,他們曾經被我們奴役,我們對不起你們,黑人理當被優待。

因為如此,他們開始撻伐過去的白人祖先,有人就說為什麼林肯解放黑奴的雕像,黑奴是跪著的呢?

這不符合種族平等,那個雕像應該要把它拆掉,美國國父華盛頓以前家裡也有黑奴,他也是種族主義者,國父的雕像也要拆掉,耶穌為什麼是白人呢?耶穌的雕像也要拆掉,白佐們開始無所不用其極的想要打造他們理想中平等的社會。

仔細一想,這不也跟中國大陸的民族主義很類似嗎?只要沒有符合中國理想中的民族主義,不管是NBA、Google、蘋果都不准在中國有商業活動,這種為了盲目的民族主義阻礙了中國的進步,而美國現在也陷入了盲目的種族主義危機。

戈德堡強調,白左可以說是資本主義真正的危險,這個世界總是觀念先變,世界才會變,如果世界開始接受為了平等,而可以讓好的東西不冒出來,那資本主義就完蛋了,那時候就會是西方的自殺。

所以當我看到那些白人無緣無故的在為自己的膚色道歉,我是覺得意義不大,道歉並不能解決膚色差異,並不能解決信任感,只是強求平等的行為,更不用說拆毀林肯、華盛頓、耶穌的雕像,這些行動又能代表什麼呢?

Facebook : 查思慢想

《悲慘世界》中的小女孩"珂賽特"長大後變黑人有道理嗎? | 查理 - vocus

什麼公平?什麼壟斷?資源到底要如何分配 | 查理 - vocus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