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機會評價你,讓「酸民」覺得很優越

酸民時代來臨:拿著針只想戳氣球

從臉書、IG等社群軟體陸續盛行後,幾乎每個人都有超過一個社群軟體,也有些人同時具有許多帳號。我們可以注意到,不論是政治人物、藝人、網紅,或僅是社團的投稿貼文,總是會有幾個特別尖銳的留言,常見的特徵是取英文名字、頭貼從來不放真實的照片,藉此想規避責任。而這些留言諷刺、批評、造謠、攻擊者,被大家稱為「酸民」。

一個言論自由的社會,絕對允許不同的意見同時存在,但這些酸民的留言常常失去分寸,有的甚至希望傷到對方,最好是見血才過癮。新聞上時有所聞,哪個國家的藝人,受不了網路每個人都是獨立的氣球,漂浮在天空,而酸民拿著針,拚命的想戳身旁的氣球,磨啊磨,久了氣球也會爆炸。

面對酸民,只能堅持走自己的路。
面對酸民,只能堅持走自己的路。
分享

我認為大部分的酸民是想要發洩,看不慣你的貼文、文章、行為,就想在你的貼文下留言洩憤,或自以為能影響你的決定,這種人常見,也較好掌握,頂多濫用形容詞,將你跟其他動物說成同一種人?再高一層次的酸民,行為背後的目的較低級,有的是希望影響你的心情,有的是希望亂帶風向。不管酸民的居心如何,或多或少都會造成傷害,像是路上的石頭,絆在腳邊,踩到時必然摔倒,傷口可大可小。

不可逆的傷害:被攻擊一次,會漸漸淡忘,但並非痊癒

朋友說,你寫這篇文,是要跟酸民開戰嗎?我說我沒這勇氣,只是自己受傷過,身旁朋友也屢受攻擊,看著他們受傷時既要跟其他朋友解釋,還要成天擔心,會不會社群軟體一打開通知,就是被亂留言、被按怒、被負評,這是社群軟體帶給我們的負擔,我們開始畏懼,有人說我們不好,幾乎所有人都會害怕負評,這種恐懼,來自成長的過程,我們的家庭、學校養成我們追求成為乖寶寶,當大人說,你很好,你彷彿才找到活著的動力。

我在《18後,成為你想成為的大人》 書中寫到我17歲那年頭一次遭受網路攻擊的過程,書寫時我一邊掉淚,一邊告訴自己,寫完就沒事了。今年20歲的我,這幾年仍然持續用自己的意志過生活,這樣豪邁的作風,常常也會收到各式謠言、評論。不是不在乎、不是不會受傷,只是終於有辦法平靜去看待。

堅持做好自己的事情,也是種反抗
堅持做好自己的事情,也是種反抗
分享

後來偶爾仍會被網路攻擊,甚至名字被寫在學校匿名靠北版上,以為自己可以理性面對,我才發現,一旦被攻擊過一次,過去的傷害雖然會漸漸淡忘,但它轉化成陰影,總在許多夜裡襲來,成為不可逆的傷害。

酸民心理:評價你,表示我比你高等

後來我常常安慰自己,庸才才不會被人忌妒。酸民許多評價,在我認為就是自以為是的道德,有機會評價你,好像顯得他們多優越。要說服大家不要去在乎酸民,應該是不太可能,但我們可以調整面對的方式。

從很在乎、大大的被酸言酸語影響,到即使全世界只有你理解自己,也要堅定地走著;從每個留言都極力反擊、回應,到只把該說的說清楚,平和的謝謝大家指教,然後繼續做好自己的事情,酸民再強,你不理他們,頓時也失去樂趣。

我認為酸民不會消失,但我們的心可以不那麼玻璃,只要堅持善良、無愧於心,終究能在眾聲喧嘩的時代,找到自己的位置。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