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馬疫情分享:回到前線路漫長(四)之阻斷措施

故事回顧:為了回到前線工作,我和四方臉回到了新加坡,並完成了14天的居家隔離⋯⋯)

4月7日,今天是新加坡實行阻斷措施的第一天,所有非必要服務不得營業,民眾被強烈勸告留在家中,不許群聚、不許互相拜訪,所有的食肆亦不可提供堂食服務。

4月8日,經過了兩天一夜的機場遊,我和四方臉抵達了新加坡。在前往PARKROYAL @Pickering 進行居家隔離的途中,我第一次看見了這麼清靜的新加坡。平時繁忙的市中心幾乎不見人影,只有零星的幾輛車子穿梭在冷清的大街上。

由於隔離期間不得踏出房門,除了手機和電視上的資訊,我們就只能透過房間的落地長窗,偷窺一下這座城市安靜的一面。

既然沒什麼事情幹,我們就來說說看馬來西亞的行動管制令和新加坡的阻斷措施有什麼差別。

雖然兩者的大目標都是希望通過人民待在家中,減少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來遏止疫情的蔓延,但感覺新加坡的措施會比較溫和一些,媒體用的都是「勸告」、「鼓勵」、「提倡」等字眼。

此外,新加坡民眾在阻斷措施期間仍可以出門運動,外出購物時也沒有限制同行人數,警方更不會設路障來審查大家出門的理由,只是大家出門時都必須戴上口罩,警員們也會到處巡邏。

分享

4月19日,麥當勞宣佈今早11點後全面關閉國內所有分店,結果網上開始有人高價轉售手中的麥當勞食品,其中包括了70000新幣的魚柳堡。對,你沒有看錯,是七萬新幣的魚柳堡,七。萬。新。幣。

4月20日,今天新增了1426個確診病例,成為目前的單日最高,雖然超過90%的病例來自已被隔離的客工宿舍,但這個數目依然不容小覷。

4月21日,因為疫情有持續惡化的跡象,政府宣佈延長阻斷措施至6月1日,並將於明日起關閉所有的甜品及飲料專賣店、零食店、理髮店等。

結果大家一想到一個月沒得喝奶茶就發了瘋似的,奶茶店外湧現了大量的人潮,果然奶茶就是生命啊。

4月22日,終於結束了14天的居家隔離,踏出了酒店大門才發現原來新加坡的天氣這麼悶熱。路上的車子比那天多了些,是大家忍了兩個星期後屁股實在坐不住了嗎?

因為我們即將到醫院上班,為了減少和家人的接觸,我們搬到了四方臉的婆婆家,而婆婆則暫住到他們家去。這樣一來,我們不用擔心會將病毒帶回去給家人,平時獨居的婆婆也有人照顧,一舉兩得。

當初以為我們會在家自我隔離,四方臉的家人為我們準備了滿滿的糧食。
當初以為我們會在家自我隔離,四方臉的家人為我們準備了滿滿的糧食。
分享
如今消毒液、酒精和口罩已經升級成了生活必需品。
如今消毒液、酒精和口罩已經升級成了生活必需品。
分享
除了衣櫥裡的衣物及廚房的食物,這些就是我和四方臉的所有。
除了衣櫥裡的衣物及廚房的食物,這些就是我和四方臉的所有。
分享
依然擺在床邊的背包,感覺隨時可以再出發。
依然擺在床邊的背包,感覺隨時可以再出發。
分享

4月25日,看著他那飄逸的頭髮,四方臉實在忍不住了,抓起電子剃刀便自己剪起頭髮來。三個小時後,四方臉終於脫胎換骨,雖然不太完美,但總算不再披頭散髮。

同一天傍晚,新加坡發起了Sing Together Singapore 大合唱,鼓勵民眾在自家露臺揮舞手機燈筒高唱愛國歌曲《家》,以表達對前線工作者的感激。我沒有注意到有沒有人跟著合唱,但我知道有人的手機從十多層樓掉了下去。

《家》
《家》
分享

4月27日,今天是我們到醫院簽約及做身體檢查的日子。事隔一年後再次踏入醫院,這種感覺既熟悉又陌生。由於已經一年沒執業,我們有一系列的程式需要通過,所以今天簽約並不代表我們明天就可以上班。

今天算是我們隔離結束後第一次走在街頭,路上的車輛不多,過馬路時幾乎不用看左看右再看左。街上所有的人都戴著口罩,在搭電梯或購買食物時也乖乖地站在指定的格子裡,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新常態吧。

保持社交距離已成了新常態。
保持社交距離已成了新常態。
分享

4月28日,因為擔心和四方臉一起出門會被檢舉,我打算到警局去更新我身分證上的住址,怎知他們說這不是緊急服務,要我等阻斷措施結束後再回去。那好吧,有什麼事不要罰我錢就好了。

5月1日,今天是勞動節,但感覺和普通日子沒什麼差別,梁靜茹說得對,其實沒了工作,勞動節每天都過。

又是呆在家打遊戲的一天。
又是呆在家打遊戲的一天。
分享
在家也可以玩Pokemon。
在家也可以玩Pokemon。
分享

5月6日,沒辦法在外面趴趴走,我決定在家裡旅行,仔細地探索家裡的每一個角落,同時用相機拍下日常生活裡的點滴。

廚房一隅。
廚房一隅。
分享
無人問津多時的麻將。
無人問津多時的麻將。
分享
偶爾飄來一陣涼風,吹散了屋裡的孤寂。
偶爾飄來一陣涼風,吹散了屋裡的孤寂。
分享
一高一低、一黑一白、一男一女。
一高一低、一黑一白、一男一女。
分享
八雙鞋裡只有兩雙是我的,誰說女生才是購鞋狂?
八雙鞋裡只有兩雙是我的,誰說女生才是購鞋狂?
分享

今天體檢報告終於出爐,可以開始申請我們的執照了。

5月8日,我弟問我幾時才開工,我開玩笑地說根據申請進度和疫情發展,我們開工的時候新加坡應該沒有新的確診病例了。

等待開工的日子每天只能挨麵包,才怪。
等待開工的日子每天只能挨麵包,才怪。
分享
阻斷措施期間大家都成了運動健將,為了避開人潮我們總是到了半夜才去跑步。
阻斷措施期間大家都成了運動健將,為了避開人潮我們總是到了半夜才去跑步。
分享
我跑步的速度對四方臉來說簡直是侮辱,他回來還要加操才過癮。
我跑步的速度對四方臉來說簡直是侮辱,他回來還要加操才過癮。
分享

5月9日,今天是母親節,原本想買個蛋糕給四方臉的媽媽,但附近的蛋糕都售罄了,只好用雪糕代替一下。

晚上打了電話回家,大家都如常在家裡沒有慶祝,其實不需要慶祝,全家人平平安安便是最好的母親節禮物吧。祝天下的媽媽們母親節快樂。

5月11日,久違的麥當勞終於恢復營業,大家又一窩蜂地跑去排隊。我們看了看網上瘋傳的人龍照片,嗯,還是乖乖在家煮比較實際。

在家煮的意思就是叫四方臉煮。
在家煮的意思就是叫四方臉煮。
分享
只要沒有綠色的我都可以。
只要沒有綠色的我都可以。
分享

5月12日,復工的手續已經辦得七七八八,醫院通知我們作好心理準備5月18日開工。懶散了這麼久終於要回到上班族的生活,我竟然感覺有點不知所措。

5月15日,因為四方臉的執照出了些問題,我們的開工日期被挪到一個星期後。雖然嘴裡說著「哎呀,又延後啊」,但我心裡其實暗爽到不行。

這個被偷來的一個星期,我應該開始練習自律的生活,還是應該更放肆地睡到爛掉呢?

繼續看Netflix。
繼續看Netflix。
分享
繼續打遊戲。
繼續打遊戲。
分享

5月24日,如果沒有社交媒體,我真的忘了今天是開齋節,街上沒看到往年總是全家出動的拜訪團,感覺近期的節日都少了些熱鬧的氣氛。

下午通過視訊會議和好久不見的朋友們「拜年」,疫情的肆虐並不能阻止我們在螢幕前嬉笑打鬧,我們相約好阻斷措施結束後一定要一起去吃火鍋。

5月26日,從三月的面試到現在過了兩個月,終究還是到了開工的日子。今天起得特別早,穿上向白富美借來的上班裝,是時候到國家傳染病中心報到了。

新同事們,請多多指教。

後記:

從三月決定回到前線幫忙後,我們一路經過了行動管制令+居家隔離+阻斷措施,到了正式開工的時候其實最巔峰的日子已經過去了(但願如此)。雖然在最忙碌的時候我無法貢獻些什麼,但希望有了我們的後期加入,那些從一開始便奮鬥到現在的醫務人員終於可以有機會喘一口氣。

謝謝你們。

原文請點擊:https://www.wanderlogia.com/post/back-to-frontline4-circuit-breaker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