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世界沒有人像〉在中國集中隔離日記:2107男士

集中隔離日記:沉穩的2107男士

我一直覺得機器聽得懂人話,特別是車子。記得有兩次車子發動但油門不動,我輕輕摸一摸方向盤,對著儀表板說:「今天要去哪裡哪裡喔,你載我去一下喔~」,車子就乖乖了!

我想,那樣的動力就是鼓勵吧,所有關係都需要。(如同持續寫日記這件事,要謝謝按讚留言和從不按讚,卻私下訊息給我的朋友。)

所以,今天為了喜歡「每日一call」的朋友打給2107男士的故事就開始了。

2107男士接起電話時好像沒有說「喂」,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很沈穩的「嗯?」

不知道為什麼,我腦中閃過在大巴上不知去向的畫面,斜前方有位阿伯始終看著地圖,大概想推測隔離方位。是那位地圖阿伯嗎?

我想像他把厚厚的眼鏡往上推,聳聳肩,仔細聽我為什麼打給他的原因。「我可以跟妳聊天,妳說妳幾號房?」我來不及回,他又用讓人很安心的沙啞嗓子說:「妳過五分鐘打來,我現在在電話中。」

2107男士的聲音感覺是穿著polo衫、西裝褲的中老年先生。是那種在便利超商排在後方,看到前方客人掏零錢湊整數,會主動掏錢幫忙墊一下的男士。或是那種不想開車,喜歡坐公車的六十歲伯伯。

是親切的上一輩,卻會因為餐廳不合口味,生悶氣把牙籤拿光的那種老叔叔。

「您請問。」我要開始問題時,2107男士都會說上這句。

當他聽到我好奇隔離解除的第一件事時,他大笑了好幾聲:「工作啊!」他可能以為我要問什麼嚴肅的問題吧?於是,我們對話的氣氛非常緩和。「被關在這,能出去重獲自由,就是最期待的事。」他補充。

2107男士在蘇州新區工作,「我來大陸很久了。」這句話一點情緒也沒有,彷彿永遠不會知道他的喜惡。「十三年的蘇州生活啊!」我似乎可以聽到他內心這樣吶喊了一下。

「妳說妳是2116是嗎?我同事在妳隔壁房。」我問他是不是有帶小孩的那組旅客,原來,2115號房帶著小孩的男士是2107的同事。

2107男士的電話又響了,是LINE的聲音。我說要掛電話,讓他繼續忙碌。「沒事,妳還有幾個問題?接著問吧。」他回話的方式讓我有種跟老闆報告事情的錯覺。

聲音可以聽得出來年齡,說話方式也能知道一些事情,還有對於性格上的猜想。

我不太好奇2107男士的長相,也不好奇他的職業。他告訴我:「來這裡前,我知道隔離期間自己能控制的只有水。」因此,2107男士,每天自己泡咖啡、泡茶,還有看著窗外的一片海。這就是他最喜歡的事情。

2107或許是管理機器與管理人的職業,他好好對人說話,可能也和我一樣,會好好地對著機器說話。他的聲音讓我知道,知道穩重的氣場是如何形成的。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