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世界沒有人像〉在中國集中隔離日記——最美聲音完結篇

隔離生活最後一夜:最美聲音

這幾天下午總能看著雨點滴滴答答,空氣在傍晚時變得清晰,人們在日夜交替時慢跑、散步、走操場。上海的梅雨季開始了,雨停後的晚霞挺美的。一片靜澈。

我回頭看了看這間關了我14晚的行政風景雙床房,於上海市金山區的鉑驪酒店。

單人床褥,終於在第十晚讓我留戀睡好;一張拉長的橢圓玻璃桌,每天陪我寫作;衛浴裡的浴缸,我大約浸躺了七次。還有,一台我從來沒有開過電視機。所有無感,直到我看了看床邊桌上的有線電話。

這14天裡,有件讓我為之動容的事,也是我最好奇的嗓音;每天下午六點十五分打給我的「餐飲組」小姐,她的名字叫劉娟。

劉娟的聲音很好聽,字正腔圓,偶爾出現捲舌音,我猜想她或許是北方人。

記得從第四天開始,我們每天通話,開頭從「女士您好,我是餐飲組,想請問您明天的餐點怎麼安排。」到最後幾天「女士,明天,」她也有默契的停頓等我直接回應,「好的,明天是80元餐標,只要早餐。」劉娟總會重複一遍我的需求,然後說一句:「祝您入住順心。」等我先掛上話筒。

最後一天,劉娟打來,她知道我知道是她打來。必要的客套還是需要,但我真的很喜歡這樣的嗓音,抑揚頓挫都讓人舒服。我謝謝她每天這樣關心我,於是我們閒聊了一下,才得知她的姓名。

劉娟是我隔離生活中,最喜歡的存在。她像一位管家,幫我把隔日安排處理妥當。她肯定是個漂亮的姑娘,中長髮紮起來俐落樸實,放下來又有可愛的女人味。她感覺是個堅強的小女人,不是防疫徵招的共產黨員,而是這間飯店裡應聘進來的員工。

她有股認份的堅持,彷彿告訴我,她熱愛這份工作。因為飯店的工作,要讓客人滿意、開心還有如家的感受。她歡喜成為這樣的提供者。

在上海,住在飯店裡14晚,自己有如這座城市的淑媛,有管家先生,有每日送餐的小伙,還有站崗的保安。離開這裡後,我應該還會想起這樣貼心的問候。

-

最後一通電話裡,她說我出關時可以送送我。在打完這些文字後,我加了她微信、認識了她,我尊敬她的態度。

分享

她不是北方人,而是一位漂亮的江西人,去年剛畢業到上海工作。

「為你們服務,是我們的日常。」她用專業且開心的口吻跟我說。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