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世界沒有人像〉在中國集中隔離日記:海邊

〈當世界沒有人像〉在中國集中隔離日記:海邊

我住的隔離飯店位於上海的金山區,靠海。

同在中國工作的好哥們從三亞打來:「妳隔離住哪啊?」他一旁的上海女友一聽到金山,叫喊:「天哪!」上海姊姊應該沒來過金山,畢竟他們都飛去三亞的海邊玩耍了。

但我很滿意這個「天哪」遠的隔離環境,至少能瞄到一角角的藍。2112女士也是。

分享

金山區沒什麼好介紹的,濱海公園可以看到兒童樂園那種轉轉轉的設施,城市沙灘能看到一台挖土機。這片稱不上美的景,對那位同在上海某處隔離的好朋友同事,絕對是奢侈品。因為今天我問她:隔離解除後最期待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那回答的平淡,我似乎能感受到沒有窗戶的憂鬱。

「散散步,曬太陽。」

她還是逗趣地和我分享他們飯店的隔離微信群組,有人希望白粥換成紅豆薏仁粥;有人問前台想要白紙,寫寫字。我也想要加入這種群,當個吃瓜群眾。可惜,我們這裡的管理者比較聰明,沒打算累死自己,直白的跟我說:沒有創建任何群!

於是我鼓起勇氣做了想了幾天的事,我打給2112號房(我隨機挑的)。

我想問問,隔離解除後最期待做的第一件事,以及隔離空間中,最喜歡的一個景。

「您好,打擾您,我是2116的隔離旅客...」blablabla簡述我打去的原因;約莫五句話,2112女士非常一致地回覆我:

『蛤!』一種不可思議有人這麼無聊到打給她的感覺。

『蛤~』她的語氣好像在說「妳要跟我聊天?我也很無聊,但我不知道要不要跟妳聊。」

『蛤?』最後一句聽起來就像:妳開始問我問題了嗎?

關於問題,她的回答也是很有態度:

「啊我們不是一樣都在隔離嗎?」

「啊你上網找一下大家的心得啊。」

「啊我很無聊就在看影集。」

2112女士語句前都要加個「啊」,但她的「啊~」是整個語句中最令人感到親切的語調。

她告訴我,她結束隔離最期待的第一件事是工作,她要進辦公室。「啊我就是為了工作,才回來這裡的啊。」結束隔離之後,她會馬上回深圳,回到工作崗位上。

我想像,她或許是中等偏瘦的體型,戴個無框眼鏡。

她的聲線有點高,是那種講話內容平淡聽起來也有尖銳的感覺。所以,我在對話時非常緊張,整個過程的我都是結巴、尷尬,害怕一說錯話冒犯到她。直到我說我想知道:隔離空間中,你最喜歡的一個景。

她安靜了三秒:「海邊啊,我每天都會看看海。」這句話,毫無壓力。彷彿看到她為小寶寶念出故事書最後一段:「從此,王子與公主過著幸福的日子。」

我幻想,2112女士拿著ipad 滑著寵物部落格呵呵笑的樣子。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