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體如果是糟糕的,就沒必要合群

人類群體生活過慣了,形影單隻行動在校園裡、職場上都顯得有些怪異,甚至被冠上邊緣人等稱號。在南崁高中拍攝紀錄片《1819》長有機會跟高中生對話,才發現年輕的學弟妹,為了如何跟同儕相處,是否要放棄自己的意志迎合群眾,充滿疑惑,甚至有些人為此妥協,因為合群至少不會淪為一個人,群體犯錯,也是一起承擔責任,也不會損失太多,但這完全是價值觀扭曲,且忽略了人生最終就是要面對的孤獨課題,孤獨,並非寂寞。

公司夥伴年終餐敘,格外溫馨
公司夥伴年終餐敘,格外溫馨
分享

害怕孤單就迎向人群

這個概念其實我在去年出版的書籍《18後,成為你想成為的大人》就有提到過,適用在感情或是同儕相處。我發現許多人因為害怕孤獨就迎向人群,在群體生活中,安慰自己很受歡迎、很被喜愛,校園生活中,每一個班級數十個學生,總會有幾個人因為不同因素被孤立、排擠,這樣的情況使得學生們更加謹慎,擔心下一個失去話語權的是自己。當你不再被歡迎、當你分組時沒有人要跟你一組,你感受到孤單,因為你不懂得與自己相處。

我在高中以前因為成績好、說話幽默風趣,人緣總是非常好,也都是班級的重要幹部,掌握了話語權,朋友多的每一天,在學校的生活就是風光、有趣。高中後,因為對文學的熱愛,開始嘗試跟同學不一樣,在說話、學習方式也都漸漸與同學不同,同學跟你開始有了距離感,甚至因為誤會就孤立排擠你。

好幾次分組,我都是落單的那個人,當時我告訴自己,孤獨並沒有不好,反而多了時間與自己對話。群體中的人們不一定都能理解你,甚至會用它們的價值觀來決定你適不適合進入群體,這時候應該認清楚你是什麼模樣,一昧妥協、放棄自己好的價值觀,是自卑的行為。

群體如果是糟糕的,沒必要合群

大多數時候,群體生活都會產生問題,只是大家選擇視而不見,因為所有人即使再不願意,都汲汲營營的想要融入群體中,被落單、被忽略,是深入人心的恐懼,從家庭、學校,養成我們這樣子討好他人的習慣,根深蒂固。

在某些時候我發現,有些群體是糟糕的,例如某些群體生活常常都有虛假的成分,表面工夫做足,私底下盡是勾心鬥角,這樣使自己對人的信任越來越少,群體某些決策就是民粹,絕對多數但忽略關鍵少數也很常見。時間是你自己的,如何運用也掌握在自己手上,有時候發現孤獨的好處是,自在的活出你的生命,不需要看誰的臉色。

不同群體中,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不同群體中,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分享

與其胡亂合群,不如經營知心朋友

人越長大,認識的人只會越來越多,但真正知心的朋友,大家都一樣少。上了大學後,由於課業、外務多,我根本沒有時間合群,縱然顯得自己在大學校園內形影單隻,但這樣也舒服自在,因為我並不認為大學要跟國中、高中一樣胡亂合群。大學的小團體同樣不少,你是我朋友,你不是我朋友,表面功夫、在背後說壞話,也都十分常見,價值觀的不同,注定自己不願意合群。

我認為,每個人終其一生雖然都要面對孤獨,但可以經營知心朋友。

我對待身旁的人只有兩種分法,大部分的人我都不把他們當成朋友,但如果你是我的朋友,我就好好對待你。生命走過二十年,發現沒有一輩子的朋友,但每個階段來過的生命都格外珍貴,因為拼湊那些美好的回憶,便是你活過的證據。

知心朋友像是風一樣來去自如,理解你的話語、包容你的脆弱、珍惜你的價值觀,終其一生因為與他們的相遇,讓你重新拾回對人的信任。合群、不合群其實非是重點,重要的是你是否真誠的善待到來的生命,即使自己一個人陪伴自己,你也要善待自己。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