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馬疫情分享:回到前線路漫長(二)之三座機場二日遊

故事回顧:為了回到新加坡醫院工作,我和四方臉買了4月7日從檳城飛吉隆坡,8日再飛新加坡的機票。因為馬來西亞的行動管制令,身為馬來西亞籍新加坡永久居民的我,能不能出境仍是個未知數⋯⋯)

4月7日,在家度過了19天的行動管制令,今天是我們啟程回新加坡的日子。起了個早,餵了貓仔們最後一次後,是時候出發去機場了。搖下車窗和爸媽道別,下一次回家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半路遇到了警察所設的路障,但也只是循例問問,過程十分順利。

途中我一直望向窗外,四周的風景看起來和以往沒什麼不同,但一切都已經不一樣了。商店的大門都關著,學校沒有了讀書聲,路上沒有了行人。機場更是一輛車子都沒有,靜得像一座死城。

機場只有一道門開著,一進去便要量體溫、擦消毒液。大廳內除了馬航的櫃台和一家便利店,其他的店舖都沒有營業,而且幾乎所有的長椅都貼了交叉貼紙,我從來沒有看機場這麼冷清過。

登記的時候,櫃台小姐幫我們換了飛機上的座位,因為要保持社交距離,我和四方臉之間必須隔著一個空位。

進入候機大廳,我們基本上不需要查看哪個登機口,只要往有人的方向走就對了,因為整個機場就只有我們這一班機,螢幕上顯示的全是被取消了的航班。

分享

我們找了個較遠的位子坐下。看著其他的乘客,有的戴著兩層口罩,有的戴著手套,有的更是把椅子都擦了一遍才敢坐下。我們也一樣,只要觸摸到任何表面便立刻用消毒液擦手。

這些畫面要是出現在半年前,大家一定覺得很神經質、很可笑。可惜半年前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上了飛機,空姐們都戴上了口罩和手套,但服務依然親切周到,還給了我們雙份的飲料和小吃。飛機準點起飛,看著空蕩蕩的機場,他們應該也找不到誤點的理由。

過了45分鐘,我們成功抵達了吉隆坡。飛機還未降落,我們就看見跑道旁停滿了停飛的飛機,場面和網上流傳的畫面一樣,雖然壯觀但也讓人感慨。一場疫情到底擊垮了多少行業?

到了吉隆坡國際機場,再次測量了體溫後,迎接我們的是另一座更加冷清的機場。大廳內所有的店面不是大門深鎖著,便是剩下空空如也的貨架,不少乘客和我們一樣,拿起手機拍下了這難得一見的情景。

分享
分享
分享
分享

我和四方臉原本打算從國際機場搭地鐵到第二機場的膠囊旅館住一晚,但走到了售票處才發現地鐵已經暫停服務了。也就是說現在要到第二機場就必須搭計程車,也就是說很麻煩,也就是說明早又要搭計程車才能回來,也就是說我們很懶惰,也就是說我們不想過去了。

分享

後來四方臉上網找到了一家在國際機場內的酒店Sama-sama Hotel,價錢雖然較貴但仍算合理。我們拖著行李走到了酒店門口,雖然驚訝於酒店的豪華程度,但當時也沒有想太多。一直到了櫃台,我們才發現我們剛才看到的是在機場候機廳內的Sama-sama Express,那是我們再也進不去的地方,而這座是高級版的,價錢自然也是高上幾倍。

雖然不至於晴天霹靂,但一連串的不如意讓我們的心好累,加上我們自早上戴上口罩後就沒有再摘下過,我們已經又餓又渴了一整天,此刻的我們只想趕快找個地方好好休息。於是我們把心一橫,決定奢侈一次,入住了這家五星級的大酒店。

分享

解決了住宿,是時候解決晚餐的問題了。其實我們也沒有什麼選擇,酒店裡的所有公共場所包括餐廳都沒有開,我們只能回到機場內唯一一間仍在營業的便利店。便利店裡除了零食,剩下的都是滿滿的麵包,看來我們的晚餐和早餐非麵包莫屬。

分享
分享

回到酒店徹底地梳洗了一番,行李也大概擦拭了一遍後,我們決定躺在床上躺足12個小時直到退房,一分鐘都不要浪費。

臨睡前想先上網登記明天的班機,但嘗試了很多次都不成功,我的心頓時沉了一下,是出現了什麼問題嗎?是因為我的馬來西亞護照嗎?是代表我不能出境嗎?再三確認航班沒有取消後,四方臉勸我別擔心太多,但我依然整夜輾轉難眠,實在辜負了這張豪華床褥。

話說回來,這家酒店確實很不錯。除了所有的服務櫃台及電梯外都置放了消毒洗手液之外,我們隔天早上還看見工作人員在每間房間外噴灑消毒劑,防疫措施做得非常到位。至於服務方面,由於酒店和機場有一小段距離,我們在退房後他們還特別安排了電動車把我們送到離境廳,五星級果然不一樣。

分享

4月8日,早晨的機場依舊一片清靜。我們戰戰兢兢地走到新航的櫃台,櫃台小姐只是要我出示身分證證明我是永久居民,然後提醒我們到了新加坡後需要隔離14天,然後登機手續就完成了,前後用不到五分鐘的時間。看來我昨天真的是想太多了。

分享

過了第一關,接下來便是我最擔心的離境手續。我在關卡前注視了一會兒,然後深吸一口氣往臉色看起來最和善的那位官員走去。

官員大哥看了看我的護照和永久居民証,問我是不是要回去工作,我心虛地說了聲是,然後祈禱他不會要我出示僱用證明,因為我沒有。結果他哦了一聲後,要我等一下,他走到隔壁櫃台和同事窸窸窣窣地討論些什麼,我只是隱約聽到對方說了句「不用不用」。

回來時他拿了一份文件要我簽署,內容大概是說明我了解現在出國的風險、所有後果將自己承擔、在行管令結束前不得回國之類的。之後他把所有證件複印了一份,然後就放行了,過程異常的順利。

另一邊廂,四方臉一直以為終於可以在過馬來西亞關卡時比我快,沒想到他竟然卡得比我還久。因為嚴格來說他已經逾期居留了三天,雖然在這種特殊情況下可以赦免,但官員仍需要仔細地查明及紀錄,才導致所需的時間更長。

闖關成功後,我的心情頓時輕鬆了許多,樂得像隻蝴蝶一樣到處飛舞,然後我們就迷路了。在空蕩蕩的機場兜兜轉轉幾個圈,我們才找到了正確的方向。因為連接登機大樓的空中快鐵已暫停服務,我們被安排坐上了銜接巴士。巴士上許多位子都貼上了交叉貼紙,以確保大家都有保持社交距離。

從登機口的人數來看,這班機的乘客並不多,但新航卻用了大型的飛機。以為我們是在行好運,怎知從起飛那一刻起,飛機便搖晃得不行,這是我第一次搭飛機有暈船的感覺。我們還開玩笑說可能他們正在訓練新的飛機師,因為現在正是最佳時機,萬一墜機了死傷人數也不會太多。

在搖搖晃晃中,我從窗口看見了熟悉的高樓和地標,一座座如模型般密密麻麻地排列著,我知道我們已經回到了新加坡。

分享

安全著陸後,我們還未下飛機,機場的工作人員已經在機艙外「恭候」我們了。量體溫、塗消毒液、保持社交距離等所有安全措施,一個都不能少。

走在靜悄悄的走道上,失去了遊客和燈光的世界第一機場顯得黯然失色。諷刺的是,就在去年同時期,大家還相爭著湧到機場新開幕的「星耀樟宜」去拍照打卡,如今那最吸睛的室內瀑布已經不再流動,人山人海的畫面也彷彿是上個世紀的事了。

工作人員在入境關卡前設立了多個臨時櫃台,我們一一排隊向前登記。我們出示了事先準備好的健康聲明,以及提供了聯絡方式,工作人員簡單地說明了自我隔離的條規比如不許踏出家門等,然後塞給了我一堆手冊作參考。

臨走前,工作人員說了一句「歡迎回到新加坡!」。平時是很暖心的一句話,現在聽在我耳裡卻有一絲絲的感傷。

通過了入境櫃台,我們的行李已經整齊地排放好在等待我們去領取了。一年不見,我差點忘了新加坡的高效率。

隨著其他乘客走出大門,我們被分成了幾個小組,分別在不同的櫃台等待各自的巴士到隔離中心。再次為了保持社交距離,巴士上的乘客都必須分開坐,一輛巴士坐了十來個人就滿了。由於其中一位乘客因為某些原因遲遲還未出現,我們只能在巴士上等待,我趁機和爸媽報了平安。

分享

在等待的過程中,我透過車窗看見了許多工作人員在跑上跑下為我們這些海外歸來的乘客安排事務。我們坐在巴士內享受著空調,他們卻必須站在太陽底下為我們奔波。看著他們大汗淋漓地工作,還得承受戴著口罩和手套的不透氣感,真是辛苦你們了。謝謝你們一直默默地守著前線的工作。

等了約三十分鐘,我們的巴士終於出發了。負責人很顯然不知道我們的目的地在哪,但他向我們保證會是一流的酒店。

今天是新加坡實行阻斷措施的第二天,路上的車輛寥寥可數,但依然可以看見一些人在海邊跑步或騎腳踏車。巴士轉入了市中心,平時繁忙的交通及擁擠的人群都不見蹤影,我第一次感覺到新加坡瀰漫著一股慵懶的氣息。

我們和朋友玩著「猜猜哪家酒店」的遊戲,依據巴士經過的地方,我們把附近所有高級的酒店都說了一遍,Crowne Plaza、Marina Bay Sands、Fullerton 等等都不是。

然後,巴士在Park Royal @Pickering 的門前緩緩地停了下來⋯⋯

原文請點擊:https://www.wanderlogia.com/post/back_to_frontline2_airport_trips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