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變質了的「分享」成了某種自私行為

行管期間,訊息多了何止一倍。除了工作上的通訊,便是親友間互相問好鼓勵,還有那些笑話和娛樂視頻。有時你沒看,或是看了沒感覺;有時候你看了,大笑不止或十分感動,當下轉發,「分享」出去。活在社媒世代十多年了,這已是個尋常動作,你大概不會注意到有什麼不妥。

沒什麼不妥,只是,不太一樣。

2005年以前某日,你帶一家人去動物園,也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只是覺得環境還不錯,孩子看到大像很高興,後來還看了飛禽表演,蠻愉快的一天。後來你眉飛色舞的和鄰居說起飛禽表演有多精彩,鄰居聽得瞪大眼睛:「真的嗎?」你說:「總之你一定要去看。」

然後你們兩家人相約再遊動物園,一起觀賞表演。場內,你和鄰居一同鼓掌,聽見兩家孩子不斷的笑聲。

你們兩家人,共同經歷愉快的一日遊。你們分享了一件事。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2005年四月,賈德·卡林姆上載了Youtube的第一則視頻,題目是Me at the Zoo。

卡林姆是Youtube的創辦人之一,那18秒的視頻,開始了再造「分享」這概念的第一步。

2007年,Facebook出現,持續催化這樣的演變。你的經驗能在當下以照片、錄影儲存起來,之後可輕易傳播出去。有些人會看到,不確定哪些人,他們能給你點贊、給你留言。只是,你不會即時看到鄰居鼓掌、聽到小孩的笑聲。分享,變成了十分單向的事。

「分享者」傳播自己的經驗,是因為有說出去的心理需要罷了,並不太在意誰會看到,或會有怎樣的反應。

分享,變成了某種自私的行為。

這還是沒什麼不妥,並沒誰受到傷害,我們只是失去了一些東西,比如感情和樂趣。

你今天去這家店吃了一塊很好吃的蛋糕,你的朋友明天也去吃了同一塊蛋糕,你們都擁有了吃美味蛋糕的經驗,但各處於各自的時空,沒有聊天,沒有交集,這經驗並不是「共用」的,回憶不是共同的。又比如你和女友到日本旅遊,不過行程錯開,那顯然是兩段獨立的旅行,不管互相「分享」多少照片和視頻,也不能增進感情。

如果你像我突然意識到「分享」變質了,也不必特意改變什麼,時代已是這樣,不可逆轉。

只是,總有些你特別關心的人,你對他們的分享不該限於傳播一個鏈接的功夫而已。

真正的分享,是需要花一些力氣的。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