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與希望:網際網絡時代的社會運動

沒有人預料得到。在一個經濟陷入困境、政治淪為嘲諷、文化變得空虛、人們失去希望的黑暗世界中,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一夕之間,獨裁政權可以被群眾的赤手空拳所推翻,即便群眾的雙手沾滿了倒下者的鮮血;金融魔術 師從眾人嫉妒的對象變成眾所鄙視的箭靶;政治人物的真 面目被揭開,顯露出腐敗與欺騙的一面;政府遭受指責, 媒體面臨質疑,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蕩然無存。

信任是將社會、市場,以及各種機構黏合起來的膠水,沒有了信任, 就沒有任何事物能正常運作;沒有了信任,社會契約就會效,人民也無法團結,人們將各自求生,只保護自己的利益。然而,在這個世界人們即將無法共同生活、人類與 大自然無法共存的邊緣時刻,一個個獨立的個體卻自發集結起來,開始尋找一種新的方式來定義「我們」這群人 民。最初只有幾個人,後來增加為幾百人,之後上千人組織起來,最後,這些人背後獲得上百萬人民的支持,混雜著不同的聲音以及對希望的共同渴求。

這樣的渴求超越了意識形態與媒體操弄,一個個真正的血肉之軀,以真實的 人生閱歷,重新共同關心真實的問題。

這樣的改變最初是從線上的社群網絡開始的。

在歷史上,政府與企業通常都 會壟斷溝通工具,藉以鞏固自身的權力,但網絡大部分都 超越了政府與企業的管控範圍,成為自治的場域。人們在 網絡的自由公共空間中互相連結,共同分享悲傷與希望, 以多方角度思考未來。於是擁有不同觀點,身處不同組織 的個體,就這樣集結成為網絡。

這樣的「同在感/親密無間的連結」(togetherness)讓人們克服了恐懼。恐懼是一 種令人麻痺的情緒,當權者為了壯大與延續,會利用威嚇 與壓制來製造恐懼,必要時還會使用赤裸裸的暴力,或者 透過體制施加暴力。但人民克服了恐懼。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許多不同年齡與處境的人從安全的虛擬空間(cyberspace)中走出來,占領 城市,在互不認識的狀況下共同改變未來的命運。

他們說自己有權創造歷史,創造他們的歷史。他們展現出了自我意識,而自我意識一直都是重大社會運動的特徵。

這些運動在一個無線網絡串連起來的世界中傳播開來。在這個世界中,各種圖像與思想都會如病毒一般快 速散播。網絡社運最初的星星之火源自歐洲北方的冰島(Iceland),以及南方的突尼西亞(Tunisia),後來這個色星球上各個被貪婪與政治操弄戕害的社會,都一起燃 起了火光。這些關注面向各自不同的反抗活動,不僅是由 貧窮、經濟危機、或缺乏民主所引起的。

當然,在抗議中,我們都看得見上述幾個表現社會不公義、政治不民主最為嚴重的病癥,但讓人們聚集在一起的主要力量,卻是金融、政治、文化當權者的自私與傲慢。這股集結的勢力把恐懼化為憤怒,憤怒又演進為對人性美好未來的盼望。它讓人們體會到自己必須擺脫各種意識形態與制度的陷阱,從零開始重新打造一條新的道路,不能再一次次地落回死胡同之中。

於是人們在屈辱之中追求尊嚴成為大多數社會運動不斷出現的主題。

網絡社運(Networked social movements)首先在阿拉伯世界散播,並面臨當地獨裁政權的殘酷暴力。

每個社運各自遭遇不同的命運,有些獲得勝利,有些迫使政府讓步,有些陷入無數次屠殺,有些釀成內戰。

另一方面,歐美政府在經濟危機中與造成危機的金融菁英站在一起,犧牲人民利益的處理方式,則讓西班牙、希臘、葡 萄牙、義大利(當地的女性動員起來結束了貝魯斯柯尼 〔Berlusconi〕愚蠢的即興喜劇)、英國(當地的工會與 學生結盟,共同占領並守住廣場)的人們掀起反旗,也讓 歐洲大部分其他國家出現了強度較低但具有類似意義的運動。

以色列出現了該國史上最大的草根運動,人們自主集合起來提出多項要求,政府也接受了大部分的提案,結果 相當令人滿意。在美國,「占領華爾街」(Occupy Wall Street)等各種在「虛擬空間」與實體街頭自主組織起來 的運動,則成為年度代表性事件,影響美國大部分地區。「抗議者」(Protester)甚至成為《時代》(Time)雜誌的年度風雲人物;這群所謂的「99%」(他們的福祉被僅占總人口數1%,卻控制全美23%財富的前端菁英犧牲)所提出的標語,也成為了美國政治圈的主流話題。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2011年10月 15日,一個以占領運動為主軸的全球性網絡在八十二個不同國家、九百五十一個城市成功動員數十萬人,打著「團結起來,爭取全球變動」(United for Global Change)的旗號,要求社會正義與真正的民主。這些運動無論在什麼狀況下,都無視政黨、不信任媒體、不推派任何領導人、拒絕成立任何正式組織,完全仰賴網際網絡與地方社群來進行多方辯論與決策。

試圖闡明這些運動的形成過程、演變機制、價值標準,以及對於社會變革的意義。

探問網絡社會的社運本質,這些社運透過實際上的各種衝突,觸及了這個世界根深蒂固的矛盾利益關係,最終將成為締造21世紀社會樣貌的力量。以下的分析雖然是建立在對這些運動的 具體觀察結果,但既不是為了描述這些運動,也不能成為明確支持本文論點的證據。如今網際網絡上已經有大量資訊、文章、書籍、媒體報導、部落格,只要上網瀏覽就可 以輕鬆獲得相關資料。

而且,目前要對這些運動進行系統性的學術詮釋,也還為時過早。因此本書的目的,只不過是基於對網絡社運的觀察,對其本質與觀點提出一些假說,希望藉此找出當代社會改革的新途徑,並對這些假說的實踐意涵(以及最終的政治意涵)激起一場辯論。

看更多 南方家園 《憤怒與希望:網際網絡時代的社會運動》

圖、文/南方家園 《憤怒與希望:網際網絡時代的社會運動》
圖、文/南方家園 《憤怒與希望:網際網絡時代的社會運動》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