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在不遠處/名為「N號房」的新形態暴力病毒

惡魔在不遠處,他們在我們身邊——韓劇【信號】

N號房事件從今年2月開始在南韓爆發,歷經一個月,終於點燃南韓400萬人的怒火,要求公開嫌犯個資。主嫌之一的趙周彬是個外貌再平凡不過的24歲大學生,給人的感覺是在面對女性時,羞澀而笨拙的類型。然而在網路世界,暴力不需要高壯體型,無關生理條件,幾張照片,幾十秒影片,就能徹底壓制對方。

南韓社會日前爆發「N號房」事件,人神共憤,SBS晚間新聞直接披露「N號房」趙嫌所有背景。圖/擷自SBS
南韓社會日前爆發「N號房」事件,人神共憤,SBS晚間新聞直接披露「N號房」趙嫌所有背景。圖/擷自SBS
分享

N號房裡的性虐手段,與1975年的禁片【索多瑪120天】如出一轍。

圖/擷自IMDb @ 《索多瑪120天》
圖/擷自IMDb @ 《索多瑪120天》
分享

電影講的是政府、司法、貴族、宗教等權力掌控者對個人的壓迫。然而半世紀前的迫害,需要絕對的權力、地位作為後盾。半個世紀過去了,年齡、地位、財富、權勢、力量不再是迫害者的必要條件,性暴力的門檻、風險都變低了。

圖/擷自IMDb @ 《索多瑪120天》
圖/擷自IMDb @ 《索多瑪120天》
分享

N號房顛覆以往大眾對性暴力者的既定印象,也改變性暴力上對下的犯罪型態,趙周彬如同超級傳染者,橫向散佈著名為N號房的性暴力病毒。

當中甚至有正在準備考教師證的人,上網詢問「如果被判刑,會不會影響到教師資格?」試想,同事、上司、同學,甚至是家人、丈夫、男友,都有可能就是N號房成員。而女性可能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成了N號房裡的表演者。

連遭到性侵害都無法察知,看不見你的侵害者面容,他們可能與你在大街上錯身而過,你卻連對方做了什麼都不知道,還有比這更可怕的暴行嗎?

檢方雖然在25日起訴了趙周彬,但其他「趙周彬們」還在持續騷擾受害女性,威脅散佈她們的個資。新冠肺炎尚有各國傾全國之力研發疫苗、解藥,但N號房病毒卻令人絕望的看不見治癒方法。透過社群網路進行的性暴力,也沖淡參與者們的罪惡感,甚至給予他們極佳的犯罪合理化藉口。

南韓最大入口網站Naver近日出現這樣的言論,「我只是交了錢觀看正當的成人內容,這也是錯嗎?比起懲罰N號房成員,不應該先懲罰上傳自己身體影片的淫亂女嗎?」N號房成員們自認委屈,是被淫蕩女子引誘的「受害者」,甚至事件曝光後,這群人反而指謫揭露案件的記者,「如果有人因此自殺,都是記者造成的」。另外一則新聞底下則有對於受害女性的看法民調,25%的人認為「這是自找的」。

N號房事件主嫌趙周彬接受調查時坦承,受虐女性中有知名女藝人,有關她的不堪影片也早已上傳。美聯社
N號房事件主嫌趙周彬接受調查時坦承,受虐女性中有知名女藝人,有關她的不堪影片也早已上傳。美聯社
分享

抱持這樣想法的人,不會僅限於N號房成員。如果認為N號房只是南韓的社會案件,對於人性也似乎太過樂觀。

「N號房」、「N號房事件」已多日登上Google Trend台灣熱門關鍵字,但查看關聯熱搜關鍵字,出現的卻是「N號房影片」,這是網友「求上車」的訊號。

「N號房病毒」正在跨越國境傳播,已經成為惡魔的人、聲援惡魔的人,遠比想像中的更多,令人不安的是,這些人就潛伏在我們身邊。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