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的破口/正視防疫網路涵蓋不到移工群體

防疫的破口/看到兩個新聞讓我很擔憂

第一個新聞是一名白牌移工發燒,前往醫院看病後因為醫院通報而逃出醫院,曝光以後,他和妻子還有兩名孩子處境堪憐但還是必須遣返,更令人擔心的是這件事情已經傳開,在移工及東南亞社群裡面討論起來,我擔心的是這會讓白牌移工們恐慌,一旦「去醫院會被通報」的案例增加以後,後果不堪設想。

這和上次直播移工的情況剛好相反,上次移工還會開心的直播,這次是在醫院被通報後抓起來,我認為政府現在應該要認真研議特赦的方式。

本報資料照片。非新聞當事人
本報資料照片。非新聞當事人
分享

衛生防疫的破會是從整體環境中最弱的一環開始崩潰,移工的年齡通常較為年輕,但是如果不進行即時就醫,反而會惡化並且散播病毒,而病毒是不分國籍,也不看身分的,肺炎的致死率不到10%,而被抓到以後遣返的機率是100%,還有債務等壓力,這會造成移工們染病不報的動機。

上次白牌移工染病後直播遭罵,這次進醫院被通報逮補,都證明了我們的防疫網路涵蓋不到移工群體,應該要正視這個問題。

第二個新聞是有一家半套護膚店被客人檢舉「小姐沒有幫我用酒精消毒」,這應該是個哭笑不得的情況。

因為如果說真的是考量消毒的話,用肥皂清洗下體30秒並且全程戴保險套應該是比噴酒精更好的方法,這個檢舉案件應該是消費糾紛,轉為用檢舉方式報復。同樣的情況還有賭場及麻將館。這樣的檢舉讓我感覺不對勁:現在防疫很重要沒錯,但以防疫做出這樣的檢舉根本無法查證,徒增警察壓力而已,並且通報起來要做出解釋極為麻煩。

可是要他們歇業也不切實際,沒錢的恐懼比病毒更可怕,在染病面前,富人可以用很多方法保護自己,但窮人只有僥倖這個朋友可以依靠,不用想也知道會選擇繼續工作來謀生。

美聯社。非新聞當事人
美聯社。非新聞當事人
分享

這兩則新聞讓我想了很久,但想不到好的對策,現在要面對的是病毒。

病毒才不管人的身分地位,我唯一想到的是應該開始把所有過去我們認為是非法的,地下化的,受到社會漠視甚至是汙名化的每一個人認真看待,找出他們來並且給予保護、協助及衛教。

在病毒面前,這些行政裁罰和道德要求應該要被放下來,放下過去的歧視和汙名,找到過去的社會幽暗角落並且納入保護之中。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