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洗腦」統治了我們:思想控制的本質就是欺騙

思想控制的本質是欺騙

思想控制是透過影響人類的思考或情感,控制對方言聽計從。重要特徵是必定存在「控制方」與「受控方」,兩者的關係稱不上平等。

控制方利用受控方的信賴,進行經濟、心理的壓榨,並藉由受控方的犧牲獲得利益。在社會日益擴張、人際關係益發匿名化的情況下,假消息越容易隱瞞真相,接近不特定多數人時,也不用擔心前科或黑暗的經歷遭人發現。就算過去人人皆知的惡行,無人理睬,到了這個時代也能憑藉外表、捏造的事實、充滿自信的話術騙取他人的信賴。

一般為人所知的思想控制是獨裁者、邪教領袖等上位者控制部下、成員的心理層面,或情報機關指揮遭到洗腦的調查員。

其實從欺騙消費者的推銷行為、專橫自私的上司逼迫下屬聽命行事、丈夫向妻子施暴,都屬於近在咫尺的思想控制。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有一句俗話:「控制是一種癮。」控制會帶來令人上癮的快樂。無法抗拒這種樂趣的誘惑,便會沉迷於逼迫可以操控的對象言聽計從。

這些控制他人心理的人,基本上都是自戀型人格。獨裁者和邪教領袖古怪的個性與兒戲般的行為,也都是源自幼稚淺薄的自戀型人格,與虛張聲勢、逞強稱能、毫不在乎的欺負弱者的幼稚行為相通。過往許多專家指出,領袖魅力來自近乎傲慢的自信與毫不動搖的信心。

相信各位已發現這些共通點不僅出現在邪教領袖上,也能在瘋狂的政治領袖身上一探究竟。

容易受到思想控制的主因──現在與過去的壓力、糾葛

然而人不見得時時都會受到思想控制,不少例子是平常絕不可能遭受思想控制,卻不知為何掉入陷阱。

不僅如此,承受壓力或不得志的人容易產生不滿、糾葛、憤怒等負面情緒。當事人可能把這些情緒藏在心裡,表面上看不出來,或者根本沒有自覺。然而只要出現這些情緒,便容易受到思想控制。美國記者愛德華.杭特(Edward Hunt)出版論述洗腦的名著,書中便指出這項事實:洗腦方察覺鎖定的目標懷抱不滿、怒意、罪惡感、挫折感等糾葛,便加以煽動和擴大。

原本只是埋藏在心中的失意與不滿等模糊不清的情緒,在教唆之下轉換為激烈的恨意。

另一種早期的思想控制手法是「假裝」。最早指出假裝的重要性的是《君王論》(The Prince)作者馬基維利(Niccolò Machiavelli)。馬基維利表示君主不需要具備真正的信義與誠實,重點是假裝具備這些特質,並讓對方相信。假裝成最值得信任的對象,贏取信任,之後誘導對方聽命行事就簡單得多。這些都是不分時代的常用手段。如同前文所述,假裝的能力是社會化大腦的基礎。社會化大腦又稱為馬基維利智能。

馬基維利智能優秀的人藉由巧妙的假裝行為,獲得對方信任,逐漸影響其思考與行動。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普林斯頓大學的學者傑克.維儂(Jack Vernon),曾用膠囊艙進行一項實驗。

他讓受試者挑選聆聽三十分鐘關於基督教的無趣錄音帶,或者持續播放內容引人入勝的回教相關錄音帶。大多數的受試者都選擇後者。等到走出膠囊艙時,他們都對回教抱持好感。實驗結果代表人類的大腦需要適量的刺激,方能正常運作。刺激可以換成資訊,資訊量過多或過少,都會造成大腦無法發揮正常功能。因此處於接收資訊極度缺乏的情況下,大腦會吸收所有接收到的資訊,就算是原本難以接受的信念,也會放棄抵抗,自動吸收。

新的信念徹底滲透至心靈深處,甚至顛覆原本的想法,這正是洗腦的原理。

洗腦還可以利用並剝奪資訊或感覺完全相反的原理,也就是持續刺激和給予過多資訊。大腦不斷接受過多資訊,會逐漸失去自我思考與判斷的能力。就算剛開始強烈反抗,反抗程度也會隨著持續接收相同訊息而日漸下降。當資訊過量,大腦漸漸無法判斷是對是錯,轉為被動接受。現代人處於孤獨是理所當然的環境,又日日夜夜接受來自媒體的大量訊息,等於同時面對感覺剝奪和資訊過剩的危險。

閾下刺激

思想控制史上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發現「閾下刺激」(subliminal stimuli)與發展出活用的手法。一九五七年一名名為維凱里(James McDonald Vicary)的市調專家召集五十名記者,舉辦盛大的記者會,播放混入閾下刺激影像的電影,同時公布閾下刺激的效果。維凱里的實驗是在電影《郊遊》中混入瞬間出現「吃爆米花」與「喝可樂」等命令句,並調查觀眾看到字句所受到的影響。爆米花和可樂的營業額分別因此成長了五七.七%和一八.一%。他是第一個以「閾下」一詞說明這種手法的人。

閾下刺激無法主動感知,能避開理性的檢視,直接訴諸本能的欲望。維凱里宣布研究結果的時間可說是正逢其時,民眾因此普遍認知利用影像媒體的思想控制,閾下刺激也成為眾所皆知的名詞。

利用閾下刺激的方法有兩點嶄新變革:第一點是不容易被發現;第二點是能同時影響多人。這可說是新的思想控制手法。

明顯使用閾下刺激的手法,日後激發社會大眾提高戒心,同時也成為管制的對象。然而使用更為溫和的方式,結合閾下刺激與暗示效果以影響潛意識的手法,直到現在依舊廣泛運用。普通的廣告是連結推銷的商品與正面積極的形象,反覆播放;至於選舉時攻擊敵對候選人的負面競選,則是播放令人不快的邪惡影像與音樂,連結敵對候選人與負面形象,不需要直接開口宣傳敵對候選人是邪惡人物,單單連結負面形象便能強烈影響選民,在腦中留下邪惡的印象。

在這個時代,無名小卒也能和擁有龐大資本的大企業一樣散布情報、進行政治宣傳。現在散布的資訊量多如繁星,政府當局已無法像過往管理電影和電視節目一樣,規範閾下刺激。各類新興宗教團體與危險的政治團體正利用隱藏真實身分的網站,偽裝成提供好處與資訊的善意他人,騙取信任,引導對方深入組織。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現代人暴露在大量資訊下卻又孤單一人,原以為是基於自主意識點選網路資訊,卻不自覺的習慣依賴網路,思想與行動也在不知不覺中受影響。這種情況逐漸成為日常的光景。

重新整理思想控制的原理可以發現,問題不在於思想控制的技法,而是人性的弱點與人生課題。當社會與個人的關係或人際關係瓦解時,這些弱點與課題會更加嚴重,成為切身問題。對於承受壓力、心靈受傷、渴望普世價值與愛情的孤獨現代人而言,唯一保護自己的方法就是認識這些陷阱與危險,提升免疫力。

看更多 遠流 《當「洗腦」統治了我們:思想控制的技術》

圖、文/遠流《當「洗腦」統治了我們:思想控制的技術》
圖、文/遠流《當「洗腦」統治了我們:思想控制的技術》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