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故事:他的世界只剩他一個

麥可是我們在L城的沙發主。

從一開始的厮抬厮敬到後來的勾肩搭背,我們只用了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麥可很快熱,只要感覺對了他就會對你敞開心胸無所不談,我們之間直接跳過了賓主關係,成為不曾見面卻又非常熟絡的朋友。

麥可之前的沙發客都以英文溝通,而我們會說中文,沒有語言上的隔閡,感覺就更加親近了。在麥可面前我們不需要裝客氣,我們可以放縱地大笑,可以毫無顧忌地揶揄對方,我們只需要做回自己。

麥可看起來瘋瘋癲癲的,經常逗得我們開懷大笑,但其實他並不快樂。

分享

麥可的媽媽在幾個月前去世了。

麥可從小和媽媽相依為命,媽媽便是他的世界中心,如今媽媽走了,麥可的世界也塌了。

麥可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時候離了婚,他爸在外有了另一個家,他從此再沒和爸爸說過話。麥可也沒有兄弟姊妹,他們這一代都是一胎政策下的孩子,他的喪母之痛,沒有人和他一起承受。

媽媽走後,他的世界只剩他一個。

這幾個月來,麥可一直在哭。原本聊得好好的,但一提起媽媽,麥可就濕了眼眶。他之前買了新房子,打算和媽媽一起住,現在呢,連看看那房子的照片都是撕心的痛。他也不敢回去老家了,那裡的一草一木都會讓他想起媽媽,連大門都還沒到,他便已經哭成了淚人。

麥可幾乎每晚都失眠,夜深人靜的時候他特別容易想念媽媽,於是又是一陣痛哭,哭到天亮了才沈沈睡去。一日復一日,白天和黑夜對他來說並沒有差別,反正他整天都躲在床上,餓了就叫外賣,飽了就繼續躺著,做什麼都提不起勁。麥可是個英文補習老師,只有週末需要授課,平時沒人的時候他活得像個喪屍。

曾經的麥可對教導充滿了熱忱,對學生分外用心,如今的他早已意興闌珊,只求盡了本分。不過這班學生是他在媽媽去世後所僅存的一點責任,他必須完成這個學期。然後他就不想繼續教了,他不想繼續活了。

他說他以前總是為了媽媽而活,現在他不知道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因為父母的離異,麥可和親戚的關係比較疏離,雖然口說把他當自己人,但是和親孩子比起來,他怎樣都是個外人。他說這世上就只有媽媽是全心全意地對他好,其他人的愛都是有條件的,他永遠不會排在他們心中的第一位。

麥可是個同性戀者,他沒有辦法組織家庭;他的閨蜜好友都已經結了婚有了自己的家,他不能一直去打擾他們。他說他只剩下自己,彷彿就真的只剩下他自己。

麥可也很恨自己是個同性戀,他也很希望自己像個普通人一樣可以結婚可以有孩子,可以找個伴簡簡單單地過一生。如果不是同性戀,他現在或許不會那麼孤單。但這並不是他可以選擇的事。

麥可之前因為長期照顧生病的媽媽而患上了憂鬱症,至今仍在服藥所以不能喝太多的酒,他就連偶爾借酒消愁的機會都沒有,生活對他真的有點殘忍。

麥可數年前和男友分開後就一直一個人,他說到了這個年紀,很難再找到單純的愛情。同性的圈子很現實,接近他的人不是為了他的錢,就是為了一時的歡愉。他已經放棄了,太累了他說。

同性戀在L城還是個很敏感的課題,麥可私底下和在外是兩個不一樣的人。在外他時時刻刻都得戴著面具,扮演著一個社會指定要求的既定形象,連「我們是姐妹」這些无伤大雅的話都不許大聲說,只怕遭來別人的猜疑。

麥可帶我們到同性酒吧去和他的朋友阿帥聚會,或許只有在這些秘密基地,他們才可以釋放自己。阿帥也是個同性戀者,身为一名回族,他的家人不可能會接受,他只能永遠躲在櫃子裡。為了隱瞞家人,阿帥在家從來不說話,深怕一開口便會露餡。雖然很難受,但在家人面前刻意裝冷漠,是他保護這個家的唯一方法。

那晚在酒吧裡,大家嬉笑打鬧、笑聲連連,但在歡樂的背後,我看到了一個個孤獨的身影。

在L城的那幾天,我們和麥可一起逛商場,一起去挑新床,一起打掃房子,一起去他平時去的地方,一起胡鬧搞笑,一起聊天解鬱。他帶我們去吃香喝辣,卻從不讓我們付錢,我們把錢包拿出來還會被他嫌棄。對他的大方,我們能回報他的便是把他當成朋友。

那幾天,我幾乎沒有拿出相機,因為有一些畫面,是相機捕捉不到的。

認識了麥可後,我才重新認識了孤獨。孤獨可以讓人失去動力,可以奪走生命的意義,當世界上再也沒有在乎你的人的時候,你活得再精彩又有什麼用呢?

或許一切只是過渡期,或許日子真的會沖淡一切,或許麥可很快便會好起來,但這些安慰人的話對現在的麥可來說,都是沒有意義的。或許麥可現在最想要的,只是我們真心的陪伴。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