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役監的設立目的與合理性考量

外役監的設立目的與合理性考量

2016年初成立的八德外役監,至2019年初已滿三年。收容人數編制約三百五十人,從001開始編號,最近剛來的是九百多號。

有一次,和兒子聊起這裡的人來來去去,什麼樣的人都有,台大畢業的就有三個:一個財金系,相信詐欺犯會給他百億投資操盤的創投專家;一個電機系,運用我聽不懂的物理原理發明了我聽不懂的加熱設備取得專利,成功讓公司上市卻因股權糾紛被控侵占背信的科技人才;還有一個法律系,被媒體冠上「吸奶法官」稱號的高院庭長,有三個老婆,時常在會客時「衝堂」,不知道要見哪一個而傷腦筋的司法人員。兒子一聽驚呼:「哇,若再有一個醫學系的,那四大類組的第一志願就都到齊了耶!」

有沒有台大醫科的,讓我想想。沒有,不過專科醫生倒是有三個:一個腎臟專家;一個胸腔外科;一個肝膽腸胃名醫,據說是胰臟方面的權威。司法人員部分,廣義的包括警察、監所管理員,多不勝數。前者從基層警員、巡佐到巡官、派出所所長、隊長、副局長,應有盡有。後者也是絡繹不絕,不知道他們坐牢的適應能力會不會比較好,還是反而更心酸難過。

高階司法人員,檢察官有兩位,法官就只有台大法律這個。

記者卜敏正/攝影
記者卜敏正/攝影
分享

這位法官涉及的犯罪案件新聞鬧得很大,因為財產來源不明罪判刑二年定讞先進來執行,其他更重的貪污罪還在上訴審理中,尚未確定。他來八德,待不到一年就假釋,新聞鬧得同樣大。

一位立院司法委員會的委員拿他的案例重砲抨擊:法官貪污很難逮到,為什麼輕易把他放掉?

判刑二年為什麼坐牢不到一年就可以假釋?委員緊咬本案不放,社會大眾媒體輿論也覺得很有道理,行政機關承受巨大壓力,倒楣的是八德外役監,甚至全國監所的受刑人。法務部、矯正署開始嚴審假釋,緊縮核准比例,大幅提高服刑執行比率標準。霎時,監獄內哀鴻遍野,人人欲哭無淚,監所的收容人數超額比例迅速攀升。問題是,立委對此一個案的指控,是不是真的有道理。

現行外役監條例有一項「縮刑」的規定,依照受刑人累進處遇等級的不同,從最低的四級到最高的一級,每服刑一個月,刑期就分別可以減少四、八、十二、十六天。舉例來說,判刑四年六個月,前半年在內監,轉到外役監開始起算縮刑,可以抵減大約一百八十天刑期。所以,總共執行二年左右就能申請假釋,因為刑期縮短後已達二分之一,過半了。這就是那位法官為什麼判二年徒刑,關不到一年的原因。

外役監條例是立法院制定通過的法律,縮刑的制度合不合理,有沒有意義、效果,可以討論辯證。

圖為台北地院。記者王聖藜/攝影
圖為台北地院。記者王聖藜/攝影
分享

如果要廢除、修改,也是立法委員的權力責任。行政機關依法行政去執行規定,難道有錯嗎?

立委的第二項批判是:法官貪污很難抓,怎麼可以隨便放?這位法官申請假釋的當時,他是因財產來源不明遭判刑的,不是貪污罪的受刑人,那些案件還在審理中。那麼我們要問,在這種情況下(案件尚未確定前),這位法官適不適用刑事法中最重要、最基本的那一條「無罪推定原則」呢?如果未定讞前的犯罪暫時須推定行為人無罪,那麼,他申請假釋和貪污被告的身分,不是不應該混為一談嗎?

不知道是立委的究責壓力,還是擔心這位法官假釋後棄保潛逃,最高法院以超快效率速審速決,出獄才一個月,他的貪污罪就定讞了。判刑十五年,要再從一般監獄重新關起,不能再回外役監。他沒有逃亡,只在收到檢察署執行通知時喃喃自語:怎麼這麼快……

立委指責司法官犯罪不能縱放,直接受到影響的就是另外那兩位檢察官。他們的假釋申請,一再地被駁回。一個被駁了四次,另一個被駁了三次,都還在服刑中, 不知道要被駁到什麼時候。

看更多 商周出版《我們曾經這樣活著:三星八德監獄物語》

圖、文/商周出版《我們曾經這樣活著:三星八德監獄物語》
圖、文/商周出版《我們曾經這樣活著:三星八德監獄物語》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