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弱勢小孩感恩這件事情,到底對不對?應不應該?

可以請你再多談一談,小時候不懂得感恩這件事情嗎?

甫結束七天馬不停蹄、披星戴月的貴陽行程回到台灣時,因為當天回來的時間很早,因此出發前就與一位因為新書發表會而認識的朋友相約在台中高鐵站見面,當得知這位朋友是特地從高雄坐車上來時,其實我的內心事感到意外與驚訝,但是當我意識到上述這個問題時,我就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這位朋友跟我一樣都是雲林人,年齡差不多,也是男性,背景很類似,父親也是很早就過世,由祖父母帶大,跟我有類似的受助經驗。因此當他聽到小時候我也是一個不懂得感恩的小孩時,同時我的想法是為什麼很多大人都認為弱勢的小孩就一定要感恩?為什麼很多大人都要教弱勢的小孩要感恩?為什麼有錢人的小孩都不用被要求要感恩?都不用被教要感恩呢?

要感恩也應該是有錢人的小孩先感恩吧!弱勢的小孩要感恩甚麼?

感恩他有一個悲慘的童年嗎?感恩他有一個被人瞧不起的童年嗎?感恩他有一個需要別人幫助的童年嗎?

等這些非常另類的論調時,我想他的心中長久以來(不懂得感恩)的罪惡感似乎找到救贖了,因此有幾次交談與互傳訊息的機會時,話題始終是圍繞在不懂得感恩這件事情上面。

過程中我其實沒有特別意識到這件事,但是那一天見面時,我終於後知後覺的發現這個關鍵問題了,這個關鍵問題讓他特地休假日從高雄到台中與我見面,想必這個問題似乎仍然困擾著他,因為過程中他透露出長大之後,似乎依舊不覺得需要感恩/感謝誰,讓他深受困擾,因為多數人的觀點都認為像我們這種弱勢小孩,理所當然要懂得感恩,否則我們就是不符合社會期待的人了,但是偏偏他自己又沒有辦法打從心底的感恩,因此我想一直以來他都被自己不懂得感恩,是不對的這件事深深困擾著。

而我的論點卻開啟了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究竟要求弱勢小孩感恩這件事情,到底對不對?應不應該?」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我的想法是感恩這件事情,根本就不應該是用「教」的,感恩是一個人的一種「體悟與選擇」,一種完全發自內心、自發性的想法與行為,而不是被要求與強迫的想法與行為。被要求與強迫的感恩無法發自內心、無法成為自發性的想法與行為,這樣的感恩有意義嗎?我不知道。

我的感恩是我到博幼基金會工作,在服務弱勢小孩之後才真正出現的,因為接受了小時候的自己之後,我才有感恩的能力。別人對我的教導其實都沒有用的,最後是我自己的體悟與選擇,而不是外在的教導與要求,沒有接受自己的人應該很難學會感恩,所以最後我給這位朋友的建議是去「幫助別人」,尤其是去幫助跟自己有類似背景的弱勢者,藉由真心的幫助他人,開始有機會跟小時候的自己對話、溝通、理解及和解,慢慢地就有可能接受小時候不完美的自己,當能接受小時候不完美的自己之後,或許感恩就會是一種自然而然的體悟與選擇。

我很慶幸我念的是靜宜大學的青少年兒童福利學系,因為念了這個系,我才有機會做社會工作,才有機會服務弱勢小孩,才有機會將自己悲慘的童年經驗昇華成為助人的優勢,才有機會與小時候的自己和解與接受自己,才有機會學會感恩。但是如果我沒有這些機會呢?

如果我因為沒有這些機會,所以無法學會感恩,是我的錯嗎?我不知道。

最後,我覺得與其教導弱勢者感恩,還不如想辦法讓弱勢者接受自己,因為我認為教導弱勢者感恩這件事情根本就沒有做到「同理」,根本就是一群「站著不腰疼」的人說的話,做的事。您認為呢?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