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為什麼要來幫我們呢?這樣做有什麼目的呢?

「你們為什麼要來貴陽幫我們呢?這樣做有什麼目的呢?」

2019年10月是我第四次到貴陽,這次的到訪是評估幾個「益童樂園兒童站」是否可以跟博幼基金會合作「課業輔導模式」,因此我帶了外展的督導跟我一起去貴陽參訪與評估。

第一天到貴陽的酒店稍作休息之後,我跟外展的督導就開始了與將要評估的公益組織負責人孫大哥,展開第一場討論會議,對於這次的到訪,孫大哥其實感到很意外,對於我們的目的很感興趣,因為孫大哥是一個IT公司的老闆,他很好奇我們願意協助他們建構課業輔導系統的用意是甚麼?是希望可以從中獲利?還是將來要在大陸拓展服務建立據點?

所以當我的回答是我們無法從中獲利,也根本沒有要在大陸拓展服務據點的打算時,他感到非常詫異與不解,他就說了下面這句話:「恕我問句不客氣的話,你們為什麼要來貴陽幫我們呢?這樣做有甚麼目的呢?」

我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不求名?不求利?很難讓人相信的目的,尤其在現在的大陸更是如此!

分享

但是,對我們來說沒有目的性的分享,其實是像吃飯與呼吸一樣的自然,因為這本來就是我們一直在做的事情,正確地說是多數NPO組織都會做的事情。而會到貴陽只是因為與當地的公益組織,在四年前曾經參加中華組織發展協會舉辦的兩岸公益組織交流活動,而到本會參訪,當初接待的人剛好就是我,因此就跟幾位貴陽的公益組織負責人認識結緣。

而2018年我剛好也參加兩岸公益組織交流活動,到貴州參訪與培訓,所以有機會看到貴州的實際狀況,也看到許許多多需要協助的弱勢孩子,覺得或許有機會分享在台灣的社會工作與課業輔導經驗,同時當地的公益組織也很希望可以學習台灣的經驗,讓需要協助的弱勢孩子有機會可以獲得幫助。

因為看到與感受到需求,所以基金會內部經過討論之後決定盡一己之力,讓貴州的孩子也有機會參加課業輔導,所以我們決定將課業輔導技術轉移,就如同在台灣做的一樣。這件事情如果將來有機會促成的話,其中最重要的關鍵是當地的公益組織平台-貴陽眾益發展中心,以及助學會的協助與促成。

因為有機會到貴陽參訪,因為參訪看到需要幫助的弱勢孩子,因為博幼可以幫上忙,因為當地的公益組織看得起,所以我們就去了,如此的簡單與純粹,沒有複雜的想法與理由。就像很多記者都會問博幼基金會的董事長李家同,為什麼要做弱勢兒童的課業輔導呢?為什麼要成立博幼基金會呢?而李校長的回答總是反問記者:「為什麼不做呢?有什麼理由不做呢?難道這不是一件應該做的事情嗎?」

分享

這讓我想到社會工作的專業訓練教導我,在我的眼中應該只有「需要幫助」與「不需要幫助」這兩種人的分別,不管這個人或這些人來自何方?身在何處?以前做過甚麼?以後會做甚麼?只要此時此刻需要幫助,而且我的能力所及,社會工作者都「應該」要協助。所以社會工作者不該評論一個人是好人還是壞人,也沒有好人還是壞人,更沒有值不值得幫助的人,只有需要幫助跟不需要幫助的人。雖然現在的我還很難做到,但是我還是會繼續朝著這個方向努力的。

所以,面對孫大哥的提問,我的回答應該是反問為什麼不做呢?有什麼理由不做呢?難道這不是一件應該做的事情嗎?只可惜,我的反應太慢,當時沒有馬上回覆這幾個問句,下次再見面時,我一定要記得回答這幾個問句!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