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句點更悲傷│不希望「被」存在的人

有天下午,我聽同事老大聊起一位葬儀社老闆的往事。

某年,那老闆接了一件案子,電話另外一頭的家屬說他們的母親往生了,需要一台接體車,於是老闆就開開心心地去做生意了。到了現場,發現那個地方之詭異的:一間凌亂的套房,一個大口大口喘氣的老婦人,一個在床旁哭的中年人。

雖然詭異,但老闆也不是沒見過世面的,直接問那個中年人。

「電話是你打的嗎?」中年人點點頭。「那往生者呢?」中年人看著床上還在喘的老婦人,說:「再等一下……」

老闆氣往上衝,一句三字經差點罵出來,但是看看床上的老婦人,還是忍住氣說:「先生,有擔當一點好不好?這時候應該是送醫院,而不是先叫我們來。就算要叫,也等不喘了再叫吧。」

中年人木然地看著老闆,說:「擔當?我照顧她十多年了,你告訴我我沒擔當?我老婆照顧她照顧到跑掉了,你跟我說我沒擔當?我這幾年存不到錢,常常還要跑醫院,你跟我說擔當?」

老闆搖搖頭,大喊晦氣,決定離開,這趟算是撲空了。

隔天,他接到一模一樣的電話、一模一樣的地址,但是過去的時候,已經有屍體收了。運送屍體回殯儀館的路程中,接體車上除了佛經,還有中年人一聲聲的對不起。

聽完這個故事,我內心滿唏噓的,老大本來要再補充一個故事的,這時候,電話來了。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這次是在自宅,往生者是病死的,跟他同住的是他的兩個兄弟,但是往生者已經死亡超過一天了。重點是,那幾天他們除了上班,其他時間都在家。

我們到了現場覺得納悶:「你們都住在同間屋子,為什麼家人往生超過一天,你們不知道?」

現場鑑識小組先開問了,「先生,你多久沒看到你哥哥了?怎麼現在才發現?」

弟弟說:「我們雖然住在同一間屋裡,但是都沒什麼聯絡,各過各的。是醫院通知我哥哥沒去洗腎,我去敲他的房門,打開後才發現他死亡的。」

鑑識小組又問:「你們平常都不說話嗎?吃飯也沒一起?都沒有話聊嗎?」

弟弟指著滿地的便當盒、寶特瓶和垃圾,說:「他就跟廢人一樣,整天不工作就住在這裡,動不動伸手借錢。房子當初是爸媽登記給他的,不給他錢,他就吵著要把房子賣了。我們兩個也不好過,又沒辦法搬出去住,他還有一個女兒,生了不養,都是我們在幫他養的。平常一開口就是要錢要錢,他不跟我說話就謝天謝地了,我們怎麼可能跟他講話!」

我們看看環境,看看那個弟弟的衣著跟外觀,再看看往生者的電腦螢幕上是某個線上賭博遊戲,嘆了一聲,把往生者從三樓抬了下去。

隔天驗屍的時候,往生者的女兒也到場了。

當我們告知相驗要請葬儀社時,幾個家屬互相看了看,問:「多少錢?」我告訴他們,相驗大概行情一個人一千,會需要兩個人。想不到他們給我一個意外的答案,「大概要怎麼驗?」我想了想,告訴他們,「翻翻身,把衣服剪開,看看有沒有外傷。」他弟弟說:「那麼簡單?你可以借我剪刀,我自己驗嗎?」

就這樣,他們一家子就在驗屍室裡,自己驗了……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等到結束的時候,地上都是往生者的衣服碎片,我問他們要不要拿件衣服幫往生者穿,他們說不用,沒關係。往生者就這樣一直光著身子,直到出殯。

當天下班後,我去市場買菜,看到前面的攤子有個人在買火鍋料。攤子老闆說:「大哥,你今天買比較多喔。」

他說:「家裡有喜事,要慶祝一下。」

離開市場後,我想了想,那個身影……咦?有點熟悉……

看更多 寶瓶文化《比句點更悲傷》

圖、文/寶瓶文化《比句點更悲傷》
圖、文/寶瓶文化《比句點更悲傷》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