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用什麼語言罵髒話?

我在美國求學時,有當地人用髒話罵我,叫我滾回中國。他們罵的當然就是F**k,鬼佬的粗話就只有那兩招,我沒有大大聲F回去,在別人的地頭難免要低頭。此後,我在異鄉時總會聯想到當地髒話,比如有一回在日本旅遊。日本人客氣得很,沒有聽到粗口,但我不知怎的聯想起李小龍、葉問,幻想如果我和日本人打起來時,該怎樣罵髒話?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要用日語罵嗎?還是用華語、粵語、福建、英語、馬來語?作為馬來西亞人,我懂得那麼多語言的髒話呀!我考慮的是:要用對方聽得懂的語言罵?還是用我自己的語言?要罵人,當然就要傷害對方的情感,如果他聽不懂,罵來何用?

舉個例子,在美國c**t是一個非常粗鄙的字眼,可能比f**k還粗(一天我非常禮貌的問室友,為什麼聽到c**t就要打人)。但用這字眼對著我罵,一點傷害都沒有。鬼佬叫華人chink,也是很粗鄙的,但我並不生活在他們的文化里頭,也沒有感覺。但如果他對我罵「幹你XX」,我就要亮刀了。同理,假設我對著日本人、美國人罵「幹你XX」,對方一定也只能呆呆看著我,不會生氣。

既然我懂得他的語言,就該用他的語言罵他,不是嗎?

可是啊生氣的人是我,罵髒話應該是不假思索的,用我最熟悉的語言開罵。問題是,哪一個才是我的第一髒話母語呢?髒話母語和母語是不一樣的。我的母語是華語,但是我最先學到的髒話,很可能是粵語的。當年香港電影盛行,粵語在馬來西亞雪隆區十分普遍。但也有可能是福建話,在我很小的時候就聽過爸爸和朋友聊天,不時會不小心談到別人媽媽。

此外我自小讀英文書籍,英語電影也看不少,美國回來後更是打從心底認同美國文化,學英語髒話儘管比粵語、福建話遲,但f**k字勝在靈活易用,當動詞、形容詞、語助詞皆可。

待我想好用什麼語言罵人,對方大概已經走開了。

我自己想不通,便去問我的台灣朋友,會用什麼語言罵美國人,他很自然的就用台語表演。香港朋友亦然,美國朋友當然就只有F了。我覺得有點悲涼,為什麼馬來西亞人連罵髒話也會主動「考慮對方的感受」?這就好像我們的政治領袖上國際舞台,不說馬來語,硬要炫耀半桶水的英語,丟人現眼。我們為什麼不能驕傲的用自己的語言?

我們自己的語言,是什麼?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