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只是隔著一條街,兩邊卻是完全不同的極端世界

一趟秋天貴陽行,濕涼的是天氣嗎?

2019年的10月下旬,台灣雖然已經脫離酷熱的35°C高溫,進入了早晚微涼的秋高氣爽,但是路上的行人依舊穿著短袖,長袖與外套甚至都還沒意識到要從紙箱中翻找出來呢!然而,當飛機飛行了將近三小時之後,降落在1500KM外、平均溫度只有15°C的貴陽市時,我卻感受著截然不同的秋天,那裏的秋天沒有秋高氣爽,有的卻是濕涼的淒風苦雨啊!

分享

貴陽市有四百萬的人口,其中約有一百萬的外來人口,這些外來人口多數被稱為農民工,同時也有著約十萬農民工子女。這些農民工多數都是從貴州更鄉下的地方到貴陽市工作,由於多數都是從事低階的勞力工作,因此居住的地區都在市區外圍租金低廉的區域,漸漸地就形成農民工群聚的狀況,只能負擔低廉的租金租簡陋與破舊的居住環境,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之下只能向現實妥協了,漸漸形成很多與高樓大廈極度不協調的「城中村」現象。

明明只是隔著一條街,兩邊卻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極端,一邊是百貨公司的大樓,另一邊卻是破舊的貧民區。

分享

農民工因為戶籍不在當地,因此他們的小孩絕大多數都無法進入當地的公立小學(國小)與初中(國中)就讀,但是因為這些農民工子女也需要有學校就讀,因此就有很多私人辦學的「民辦學校」成立,光是貴陽市就有200多所民辦學校,這些民辦學校的成立就是為了讓這些農民工子女就讀,因此也多是設立在農民工家庭聚集的貴陽市外圍,學校的經費來自學生的學費,但是學費其實不高,一學期大約1,200-1,800元人民幣,因此多數民辦學校的場地空間都非常狹小,一個班級的學生也都相當多。

分享

這次我參訪一個中型的民辦學校,全校約700多人,有的班級人數超過了70個學生,最少的班級也超過50個學生,學生的桌椅都排到門口了,更可怕的是操場大概只有100坪不到,上體育課沿著學校圍牆跑一圈大概只有50公尺,而且多數的民辦學校的操場根本無法容納所有的學生一起集合,如果沒有親眼看到我真的無法想像。

分享

走在民辦學校旁的社區當中,我看到不管豔陽天或下雨天,永遠都是潮濕的路面,流著各式各樣的廢水,空氣中瀰漫著各種不同的氣味,只有辣椒的氣味讓人熟悉,其他多數的氣味都讓我陌生與害怕,加快腳步不敢逗留。社區當中有著各種工廠,多數是家具工廠,我在街道旁第一次看到小型煤礦加工廠,這是生長在台灣的我沒有看過的場景,兩旁的房屋大多簡陋破舊,甚至有窗戶是用帆布遮蓋,外牆幾乎都是磚塊裸露,而裡面卻是住著一個個農民工的家庭。

我無法想像他們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因為我離他們的生活太遠了,遠到我不敢知道,遠到我害怕知道。

分享

在這樣的環境下,我覺得我很渺小,我甚至懷疑自己的能力是否能幫助到這些家庭與孩子,可是我更清楚如果沒有人協助,這樣的狀況即使我沒看到,它依舊每天在各個角落持續著,所以雖然心裡害怕與感到傷心,但是社會工作的專業告訴我,在別人的需要之中看到自己的責任,依舊驅使著我無畏的前進。

這時,我的腦中突然靈光一閃地出現一句話:「如果害怕黑暗,就讓自己成為太陽吧!」

分享

那一段時間我感到濕涼的不僅僅是天氣,弱勢者的所處的環境更是讓我懷疑寒冬是否早已來臨,抑或是從未離開!但專業的訓練卻讓當時的我心中燃起熊熊的火焰,準備一起對抗即將迎面而來的漫長寒冬,您願意跟我一起對抗嗎?

火火專欄:由此去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