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向父母要兩萬生活費遭拒,你怎麼看呢?

分享

大陸最近有則新聞引發熱議,一位大學新生跟媽媽要一個月4000人民幣(兩萬多台幣)的生活費。

你會怎麼看這起新聞呢?

在我看來,這位女學生願意對父母表達自己的需求,我覺得挺好的。

很多心底話憋著不說,不表示真心接受。有些人說她攀比、愛慕虛榮、不為父母想。但有些人出社會,跟父母要錢買房、嫌棄男朋友賺錢不夠……這時候怎麼沒見幾個人噴?

把話說出來,父母也表態,以後知道不能跟父母要錢,也好死心自己去賺。社會不公平,一個人內心會產生「落差感」,覺得「為什麼別人有,我沒有」。這都是正常情緒。父母如果從小沒有教育孩子處理這些情緒,孩子長大反噬,父母也有責任。我就看過父母成天拿孩子的成績攀比,那為什麼孩子不能拿父母的經濟條件攀比呢?

回想一下暑假的朋友圈,有些家長曬孩子旅遊,有些家長曬夏令營……那些天天刷屏的分享,你看的開心嗎?

攀比是人的天性:總覺得自己比別人好,同時厭惡不如人的感受。

分享

情感教育首先就是別脫離人性,父母在教育的角色中以身作則,否則談「要孩子這樣」、「孩子不該那樣」都是虛的。情感教育在家庭中普遍稀缺,很多時候父母對孩子的情感,只下命令,只給規則,但不教如何引導。比如告訴孩子「攀比是不好的」、「孝順是好的」。但出於人性的攀比,孩子看見父母也會有,但卻看不到父母有效處理,甚至還看到父母因為攀比而情緒失控。孩子即使不攀比,有些也只是因為他們信奉「攀比是不好的」信條,他們並不懂為什麼要遵守,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們只是聽從父母,也只學會靠隱忍不發來處理。

例如我在諮商中,看見許多女性出生在重男輕女的家庭。她們父母灌輸她們的價值觀,又要她們孝順,又要她們眼睜睜看著哥哥或弟弟拿所有好處。

不攀比?憑什麼不能!

當然,把孩子養大不容易,但誰不想投胎到個經濟條件好一點、父母社會階層高一點的家庭呢?就像你看看自己和身邊的人,那些結婚的人有沒有抱怨過,希望另一半經濟好一點、懂得溝通一點、孩子上進一點、岳父岳母支持一點。

父母自己年輕的時候就很懂事,都不攀比?又不是一群聖人在開讀書會。

一個家庭也好,一個人也好,認清現實很重要。而認清現實的過程往往很醜陋,但這個醜陋就像:「是個人他就得拉屎!」小仙女的屎是臭的、小正太的屎也是臭的。如果接受不了這些人陰暗惡臭的本性,永遠都會陷在這些情緒中,因為接受不了,刻意的忽略,等於逃避自己的人生課課題,放棄自己學習如何處理這些情緒和感受的機會。比如今天社會確實在某些方面,它就是資本主義了。確實有很多地方需要錢,需要靠一些物質來獲取安全感。為什麼優衣庫火,除了性價比,還有就是優衣庫的東西去掉很多標籤,沒有TUMI、LV經典花紋那些東西,就樣被淨化的學生制服,大家看似都把身上的標籤撕下,少了被比較的壓力。

這就是這個社會演變的結果,面對這些社會文化,好好想想該怎麼辦,而不是拿些虛無飄渺的東西去轉移。

比方面臨婚期的小年輕買不起房,與其怨恨這個、埋怨那個,認真的接受這個事實,反而是件好事。

有的人彼此認識,表面上客客氣氣,心底一個嘲諷對方窮酸、一個嘲諷對方拜金,這有啥意思!

分享

說出來挺好的,不管是說給對方聽,或者說給自己聽,都比隱忍好。說出來能溝通、能調整、能反思。

就算溝通變成吵架、調整變成戰爭、反思是各說各話。好歹大家開誠佈公,該鬧都鬧了,最後也好做個決定。而不是延長戰線,兩個人在心底內心戲,找兄弟、閨蜜又是訴苦又是抱怨,最後一個不小心又隱忍著把婚期給定了。

隱忍,一個人的聲音就只能在腦海裡轉,得不到回應,也就失去打開視野的機會,失去在衝突中打破固有想法的機會。所以你可能會發現,往往特別善於隱忍的人,更容易變得頑固。因為他們隱忍並不是修養好,而是根本放棄和別人交流的機會,他們害怕衝突。也就失去表達差異的機會,他們更願意聽從自己的聲音,最後就變成一個一言堂的老頑固。

沒說的話,經常變成另外一套「外交辭令」。有人說聽懂這些外交辭令是成熟的表現,但也有人覺得是一種墮落。

就像這位女學生說的,父母拿錢送她去上補課,幾千塊幾千塊的交。這些錢如果是花在我身上的,為什麼上了大學就不願意花在我身上了?

也許這位元女學生跟父母要錢的方式,換成「我要補託福」、「我要準備司法考試」,可能父母就會給了。假使這位女學生沒那麼直接,換成其他的話術,就能順利要到她想要的生活費。說到這裡,肯定有人會說,這是欺騙父母。但請問你幹啥都跟人明說嗎?

你有沒有請假約會,結果跟領導說的是自己生病呢?你有沒有拖延作業,跟老師說遇到了什麼不可抗力的因素呢?你有沒有跟身邊的人要錢,說的是A目的,實際上為的是B目的呢?

有些PPT創業、金融詐騙、騙婚騙感情,不就是這麼來的。某些人,他們並不是真的不攀比了,放下了。他們只是換了一種方式,利用人性謀求利益而已。攀比、落差感,這些都是一個人在成長中要學習面對的。但誰該教他們怎麼面對呢?

比方當儘管你看了好多書和影視節目,覺得自己就該經濟獨立、感情獨立、價值觀獨立。但看見身邊的朋友一個個步入禮堂,漸漸地,過去能跟你出來玩的小夥伴都拒絕了你。你內心有點辛酸和失落,這難道是因為你素質不夠高嗎?

分享

拜託!你會有這種感受,很正常,不是嗎?

回到這個要錢的議題,你說這個社會是不是笑貧不笑娼?

如果是,可能我們都只是在這個觀點裡,有的人趨近極端的利益導向,有的人在道德方面要求更高。但誰是完全的站在道德的極端位置?誰又是完全的只顧利益呢?

在道德與利益之間,遊移著,用一生的時間尋找一個能夠讓自己的身心都能安放,不至於過份,又不至於壓抑自我的點。這個舒適點,我想對一個還不到20的女學生來說還太難了。我想她還有很多時間學習,畢竟生活和社會是最好的老師,他們會用最殘酷的方式教育她。正如我們的生活的現實、社為的真相會教育我們,無論我們想不想。

你真心覺得自己成功?你真心為自己感到心滿意足?

這些問題的答案,無論你說不說,都在你心底。

不管你願不願意面對,這些答案是否折磨你,只有你自己知道,也只有你自己承受。

那麼,該怎麼教育孩子處理攀比的感受?

有幾點,不只是教育孩子,也適用於我們自己。

首先、既然要攀比,就攀比的徹底一點。把內心攀比的想法完全展現,看看自己的底線到哪裡,看看自己的夢有多麼不切實際。當我們道盡,我們才能看清我們跟現實的落差有多遠。

就像減肥,你想要找教練規劃課程。你的理想是一個月減掉瘦十公斤,這時候你就不要想什麼十公斤不實際,三公斤就好,「乍看理性」的廢話。你就給自己來個十公斤的課,到時候教練折磨到你哭,你就知道自己的底線在哪裡,更好的認清現實。

因為作夢這種事,沒有極限,除非你見過現實的底線。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其次、攀比來自一種「落差感」。落差意味著內心有失落,有高低。

當我們認清現實後,尋求在我們深處的低窪處,找到一種最舒適的活法。如果我們連自己深處的位置都看不清,我們哪裡都去不了。比如你們家房子就是租的,那就不要假設房子是買的。老老實實的想,該怎麼在這個租的房子裡過日子。包括讓孩子知道房子是租的,讓他做好心理準備,用這種方式生活。

如果你說要保護孩子的心靈,有本事你就保護一輩子。不要大學以前不能談戀愛,大學後又要孩子趕快結婚。就像要孩子不要攀比,然後又要孩子表現出能讓你對外攀比的好。

第三、不要對抗人性,但我們可以調適。

攀比是人性的一部分,當你面對自己的親人,指責他攀比,你就站在他的對立面。你是他的敵人,而誰會願意聽敵人的呢?

反而當對方攀比,而他也展現出對攀比的痛苦。比如新聞中的女學生,妳覺得他不痛苦嗎?

我覺得她痛苦,她看見父母只願意在他們覺得「為你好」的地方花錢,這讓她痛苦。看見室友物質條件很好,她相比之下啥也沒有,這也讓她痛苦。如果父母就指責孩子,不該攀比,不該要錢,這些都是錯的。其實這些道理孩子都知道,但孩子需要處理的是「變成一個不要攀比的人」?「變成一個聽話的孩子?」

我以為孩子需要的是有人能教她、接納她、引導她處理這種明明知道一個道理,卻又受攀比拉扯的痛苦。

這時候,如果父母能夠告訴她,我們也會攀比,我們也很痛苦,但我們被迫要在現實中調整自己,好處理攀比的痛苦。

我想對家長和孩子,他們反而能利用這個機會變成彼此的夥伴,而不是敵人。

面對我們自己的人性陰暗面同樣如此,如果我們一味指責自己,我們就會成為自己的敵人,然後我們一方面希望自己好,一方面又覺得自己很糟糕。

當我們活的如此矛盾而衝突,我們怎能不痛苦?怎麼不分裂?

又怎麼不因為處理痛苦與分裂,焦頭爛額,以致於我們累倒在生活的重擔之下。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