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幫助陌生人?

日前扶著行動不便的母親從診所門口上車時,待診的陌生人站起來幫忙開門,也有幫著扶著母親的,雖然我覺得他的幫忙可能會拉傷她的肩膀,但還是微笑感謝他她們的幫忙。隔一天,一位外籍看護移工推著輪椅,上面坐著一位老太太,似乎要離開診所,我問她是不是要出去,她說是,我幫他開了門,老太太與看護向我說謝謝。

幾年前,我在天津高鐵站坐著電扶梯要上大廳,看見電扶梯旁的樓梯上,一位大媽使勁地打著她的先生,因為她先生走不動了。大媽向旁邊經過的年輕人求援,大家紛紛閃避,她一邊說「你們怎麼不幫幫忙」又責備她先生「沒用!沒辦法走樓梯又要逞強」,而瘦弱的她又扶不動他先生,彷彿陷入絕望。

推行多年自我探索課程的國際城市浪⼈育成協會,從體制外走進校園,希望讓更多孩子「把城市當成教室」,例如到街頭送餐、擁抱陌生人。圖/城市浪人提供 馮靖惠
推行多年自我探索課程的國際城市浪⼈育成協會,從體制外走進校園,希望讓更多孩子「把城市當成教室」,例如到街頭送餐、擁抱陌生人。圖/城市浪人提供 馮靖惠
分享

我看見此情此景很難過,因為讓我想起了過世的父親。上樓後我又走下樓梯,老先生身上有味道,但我還是扶著他上了樓。友人聯繫了站務人員幫忙,發現我們是台灣來的之後,積極處理了這件事,希望他們能順利到達目的地。

又有一次,我在大雨中騎機車,將經過一個十字路口時,有輛貨運車急著開出來,我本能地緊急剎車,於是果然摔車了。時間過得很慢,在我後面的一輛白色轎車停下,出來了一對似乎是年輕情侶的人,當時還下著雨,他們也沒撐傘,男的急急忙忙地幫我把車移到路旁,女孩子幫忙扶起我,我覺得很溫暖,除了當時天氣冷,我身體止不住地發抖,我也對她感到抱歉,因為我全身溼透了,謝謝他們。

為什麼我們會幫助別人與被幫助呢?

洪蘭說「幫助別人 其實很自私?」,因為:「神經科學家發現,原來「施」還是自私的,因為在幫助別人時,我們的大腦會產生激乳素,帶動多巴胺及腦內啡的分泌。多巴胺是個正向的神經傳導物質,腦內啡是大腦自己產生的嗎啡,這兩者的出現,都會使我們感到快樂。」

其實有時候我會想,那麼多輛車經過我的身旁,為什麼只有他們停了下來,也不在意我會害他們被雨淋濕。畢竟即使有多巴胺及腦內啡的先天機制,還是有許多人選擇袖手旁觀。而我知道受過我幫過小忙的人是真心感謝我,我也對幫過我的人真心感謝。

我不知道我幫助陌生人是不是為了多巴胺及腦內啡,我也不知道幫我的人有沒有因此得到更多的多巴胺及腦內啡,但我真心希望活在一個互相幫助的社會,不管是不是為了多巴胺及腦內啡。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