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們遇過的鬼(故事)

年少時看恐怖片會很害怕,不只在看戲時會受驚嚇,還延續到劇終以後一直疑神疑鬼,風吹草動也讓我膽戰心驚。印象最深的是《凶兆》,嚇人的不是突然跳出來的鬼怪,而是詭異的氣氛,讓我以為邪惡之子就躲在現實的人群中。而如今看恐怖片,鬼怪驀地出現還是會嚇到,但從電影院走出來就拋諸腦後,只因為我的道行提升了,這道行是從生活歷練得來的。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記憶中最早的鬼在校園,是躲在廁所的,以至男生也要像女生那樣三五成群上廁所。可是你想一下,這不合邏輯呀!若說鬼怪神通廣大,能隱形能穿牆, 幹嘛還要選一個最臭的地方來躲?說他好色也不對,好色是因為有身體有情慾,而鬼是人死後變成的,他已經沒有身體了。鬼啊還躲在宿舍、儲藏室,總之盡挑些沒趣的地方。

聽朋友說當童軍時還有被老師指派去跑墳場、抄名字的,不知用意為何,我猜想大概是為了練膽量吧。不管有沒有鬼,墳場還是會讓人忐忑,因為有上千個結結實實的墓碑提醒你死亡之必然。我開玩笑說既然老師無聊,你就別跑,躲在角落隨便杜撰幾個「梅艷芳」,「張國榮」,老師如果不相信叫他自己去看。 再不,就把全校老師的名字抄一遍,硬說這些就是你「看」到的名字,看他們奈何。

出來社會工作以後,最有機會遇鬼的地方據說是旅館,說法通常是那裡死過人,比方說賭博輸了身家然後跳樓。我的問題又來了,如果他跳樓,嚴格來說他是死在外面的地上,和房間何干?再說,從古至今全世界70億人口,還有哪一寸土地沒死過人呢?如此說來何必針對旅館,更多鬼的地方反而是戶外的大馬路 。另一經典遇鬼的場景就是車廂,總怕倒後鏡裡突然多了個長發身影。那麼再請問,鬼能變來飛去吧?為什麼還需要搭車?

也許他的動機不是要搭車,就是要嚇人,如此推斷做鬼真是太無聊了,存在的意義只是要讓人害怕。但是,你需要害怕嗎?你只要想想老闆的嘴臉,突然鬼好像就不算 什麼。此外,政客變臉還快過鬼,報章、網路不就比鬼屋更嚇人?鬼會不會害人,我不知道,但我肯定知道人會害人。邪惡之子的確就躲在現實的人群中,尤其在國會特別多。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大學時,有一堂課探討死後世界,其中一本書中提問:若說人死變鬼,那為什麼鬼有穿衣服是不是說衣服也死了變成鬼如果說不通,那麼鬼的衣服哪裡來那個世界有普拉達,古奇,優衣庫是否比較合理的說法是:「見鬼」的人只不過看到他自己想像的東西大多人是沒有見過鬼的,但身邊總有見鬼的朋友,比如我的作家朋友王修捷。我相信修捷嗎?絕對相信。我相信有鬼嗎?還是一個問號。我相信他看到東西,但無法確定他看到的是不是真的。而我們看 得到的殺人放火,偷搶拐騙,竊國害民之事,無日無之。

於是,恐怖片就嚇不了我了,鬼故事也嚇不了我了。長到這個歲數,已經沒力氣去怕鬼了,怕人都還來不及。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