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禮的笑容/一個局外人,憑什麼判斷呢?

我和幾個朋友指著照片不屑地批評,到底現在的年輕人在想什麼?照片中的人物是我們認識的某網紅,在喪禮拍的,逝世的是她的親人,可是她卻笑容可掬地站在靈堂照片旁。這不是年輕人“分享狂”病入膏肓嗎?在哀傷的喪禮擺出這樣姿態,合適嗎?我們輕易就把該網紅標籤為腦殘之輩。直到有一天,我成了握相機拍照的那個人。

突然辭世的,是好友的父親。我親睹她在獲知噩耗時如何崩潰,而後陷入極度的迷茫與哀痛。在喪禮上,她一直對著棺木中的父親說話,後來她叫我幫忙拍照,她要和父親拍的最後一張合照,必須是開心的。她擦乾眼淚站在靈堂照片旁,笑得燦爛,我按下快門的剎那,心裡彷彿觸電般領悟了一些事情。

1963年馬丁路德金在伯明翰組織示威為黑人爭取權益,記者在現場機緣巧合地拍到一張重要的照片,這張照片後來刊登在紐約時報頭條。照片中的主角是一位驚慌的黑人少年,一隻由白人警察牽著的德國狼犬正撲向他。這不是白人欺凌黑人的力證嗎!人民注意到了,肯尼迪總統注意到了,國會注意到了,一年後終於通過了民權法案,不得再因種族、宗教等理由而歧視。

但名作家馬爾科姆.格拉德威爾卻不這麼認為,他調查、分析以後重新詮釋那張照片,原來警察並不是在放狗攻擊少年,而是狗狗突然發難撲向他,警察正在盡力往後拉扯著狗帶。也就是說,警察其實是在幫助少年,而不是欺負。但大眾不是這麼認為的,沒誰關心真相,有力道的只是照片上彈出來的第一印象。 “一圖胜千言”忽然有了另一重意思,若我要誤導你,與其說一千句話,還不如精心設計一張照片。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最近網上看到一則泰國廣告視頻,故事說菜市場老闆“欺負”小販,被人偷錄廣傳,鏡頭一轉,交代老闆其實是在幫助小販。廣告的訊息是,你看到短短幾分鐘的視頻並不是全部的事實,以外還有許許多多你不知道的細節,不要輕率下判斷。視頻尚且不能交代全盤真相,照片更加不能。我在喪禮拍的照片,朋友只是私存留念,沒有分享,但如果你看到了,會不會很武斷地以為她是不孝子孫呢? 。

我想我誤解了那位網紅,親人離世怎不傷心?那隻是一張靜態的照片,之前的淚水我看不到,之後的哭聲我聽不到。她拍那張照片時我不在場,她分享照片時的心情我不知道。一個局外人,憑什麼判斷呢?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