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媽媽還是職業媽媽好?自己開心最好!

擔任學校專任代理教師多年,即使難免因代理教師身份而不得不兼做行政職務,但都還算如魚得水,卻在結婚生子後,才發現工作與孩子之間,原來是這麼難以抉擇的事情。

以前的我,怎麼可能擔心接行政或導師職會因為加班而影響家庭生活?怎麼可能為了爭取彈性的上下班時間好配合育兒時間步調,而放棄可以累積年資、高月薪、有年終又有請假福利的專任代理教師,然後選擇時薪低、沒年終福利及年資累計的代課教師呢?

但無論是去學校,甚至也曾試圖轉換跑道,去不同屬性公司面試,卻總都不約而同地在「有一個孩子了啊?」、「孩子多大?」、「還有打算再生嗎?」、「有後援嗎?」這些問題之後,不了了之。

Image from freepik
Image from freepik
分享

生下小小魚的那一年,接了超鐘點的代理教師,每天中午忙著一手啃三明治一手擠奶,再趕場下午第一節課的生活,常常讓我喘不過氣;某日,我在近午時才接到通知-因為某班導請假所以我必須代導(註:據說是校方以抽籤方式決定代導人選,而每人又無承接上限,所以我成了13個班中其中7個班的代導第一順位人選),但因為擠奶時間到了,所以我只好緊急去班上交代班長我的去向,然後再趕往哺乳室。

結果下場就是隔天我在學務處被主任拍桌指責,說我沒責任感,竟然丟著學生不管,連早自習及午休都沒去,害他被家長責罵小孩找不到導師不知道怎麼辦,即使我解釋自己是快中午才被教務處通知,且也有向教學組長及該班班長交代我的難處,仍無法平息主任的怒氣,類似的無奈情事卻也只是冰山一角。

小小魚一歲、我接任新生班導師的那一年,我彷彿成了幾十個孩子的媽,不要說在學校根本閒不下來,即使放學了也沒能下班,因為家長總能在晚上冒出各種問題,當然大部份都很客氣,所以我也能盡量禮貌性回覆,即使我同時也得處理小小魚的刷牙洗澡陪玩等瑣事,把自己搞得分身乏術之後上床哄睡孩子,然後深夜再繼續處理班務。

轉頭看著小小魚的睡顏,滿滿的不捨與愧疚感更是湧上心頭,媽媽好想多看看妳、多陪陪妳,聽妳牙牙學語、跟妳說說話,而不是下班接妳回來,就急著讓妳洗洗睡,隔天一早又送去阿嬤家。

還記得阿嬤在line群組傳來妳第一次放手走路,撲向阿嬤懷裡的影片,我竟然看著看著就哭了,我每天都在期待妳第一次放手走路,然後撲向我懷抱的畫面,結果卻先在阿嬤家實現了,是感動、也是遺憾,這滋味真的好複雜。

當職業媽媽原來好心力交瘁。

我想保有工作的熱情與成就,也想全程參與孩子的成長,就是這麼貪心!但現實是,職場不友善、兩頭燒的忙碌讓我疲累,與長輩育兒觀念的摩擦令我煩惱,為了工作而一再錯過女兒成長的第一次,更讓我遺憾與受挫於似乎怎麼選都不對。

Image by cookie_studio from freepik
Image by cookie_studio from freepik
分享

所以小小魚兩歲時,我擅自放起育嬰假,送給自己與小小魚一年的朝夕相處時間,雖然有些晚了,但還是稍稍彌補了一些遺憾;直到小小魚三歲上學了,我才又再回歸職場,不過,卻也還是慢慢失去了一些其它。

因為這次為了兼顧接送孩子與減輕職務負擔,我選擇擔任代課教師。接著,小魚蛋來了,而這次我選擇當全職媽媽,因為我不想再重覆一樣的遺憾了,我想參與他的每個第一次,於是一年後的我又再度讓自己放起育嬰假,而這育嬰假期會有多長呢?我暫時還不確定。

但假期結束之後,我原來的工作興趣與成就、我的個人價值還會在嗎?原來的職場還回得去嗎?我不知道。 想到這些其實會有些惶恐,我不想荒廢自己累積多年的工作能力,我也怕脫節太久就回不去了,如果這樣,我會不會很不甘心?

Image by Tim Kraaijvanger from Pixabay
Image by Tim Kraaijvanger from Pixabay
分享

但我知道,我現在在全職媽媽這條路上走得還蠻開心的,雖然全天候育兒也是不輕鬆,但能陪伴在孩子身邊,親眼看著孩子慢慢成長與進步,我就覺得這條路選得很值得,至於原本的工作專業,嗯……就先不庸人自擾吧!船到橋頭自然直,即使未來那扇門關起來了,我相信我還是能再開啟另外一扇窗的

🐠 歡迎來看看我們,期待與您分享更多魚兒一家樂yo遊親子生活旅遊美食的幸福日常:

Youtube頻道粉絲頁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