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人生】那些年的遷徙。

那些年的遷徙
那些年的遷徙
分享

忽然想到搬家這回事。

住在龍潭也十年有餘,從一開始的租屋,渴望的出租公寓裡有相當好的視野,雖然現在回想已經模糊,但總記得一個月全包的費用、乾濕分離的浴室,當然還有那怎麼看怎麼滿意的大落地窗,我在那個窗邊看過好多夕陽與日出,當然也沒忘記颱風來時,窗沿漸漸滲水進來的困擾。

還沒等到滲水處理完,我就搬離那裡了,說來是很快的決定,買了現今的鄉下小豪宅。

以一個低於市場行情的價格入手,所有聽說那價格的人都說不可思議,龍潭即使不在都會區內,但也有二高穿過,動線不能說是不發達,往北就是平鎮中壢、往南三十分鐘就到竹科,那種價格買間樓中樓不會太便宜了?我也覺得,但那就是緣份。

那些年的遷徙
那些年的遷徙
分享

在渴望的出租公寓算是生命的新起點,雖然,還沒真正享受到那房間的順暢就先在輪椅上坐了個把月,那應該是代價,為了脫離當初所糾纏的一切。

回頭想想,那是一段荒唐至極的過去,也是至今我仍遺憾不已的時間,轉換環境會改變想法這事,我是到了渴望才真正有所感觸,在那之前,我窩居在中壢。

只消開窗就能看見鐵路的小小套房,曾讓我把自己塞進去一年,原本以為距離大學商圈甚近,生活機能都方便得多,卻在那裡度過困窘的一年,我以為的方便機能幾乎都沒用上,卻逐漸納悶自己為何工作在龍潭、卻要讓自己住到中壢來?或許只是為了遠一點,為了避開某些不想面對的壓力。

卻不知,那些壓力其實才是最用心於我的關懷。

那些年的遷徙
那些年的遷徙
分享

在小小套房的那一年,還另外租了離商圈更近的電梯套房,知道我這麼幹的人沒幾個,但知道後都罵,怎麼自己住小地方、卻把舒服的給別人?這個別人也讓我在好幾個地方租過房子,除了中壢,也租過中和、新莊與木柵,幾次搬遷都疲憊得很,也就在那個時期,我第一次覺得家不是家,又或者,是我放開了原本的家,選擇自己去撞破頭然後不敢面對真相。

但是,搬出去過就不太容易再回到原本的溫馨裡,這事我在那之前就知道了。住過學校宿舍的老弟除外。

小小套房的半年多前,我在龍潭租過房子,新社區的公寓間,當時房仲問我要不乾脆買了?我搖搖頭,還不是時候,仲介笑說現在不買、永遠都不會是時候,幸好我當時沒買,因為那個空間我沒有很喜歡。那是我第一次在龍潭租屋,覺得工作算是穩定了,也就想找個可以全任自己處理的空間住,但更單純的理由,只是因為得要找個地方表示自己是大人。

人也沒大到哪裡去,就是繞了一大圈黑幕,啥也沒瞧見才從谷底爬出來。

那些年的遷徙
那些年的遷徙
分享

在龍潭的首次租屋不是我第一次在外面住,在那之前,最早我曾在另一座客家山城給當時身邊的人兒租過房,外面的學生宿舍樓,也以那個背景寫了部小說,後來順利出版過,甚至還有當時那所大學的學生給我留言說,小說裡的住處似乎就是學校後頭好漢坡下的那棟。

那是多麼遙遠的青春,雖然青春都有過一段黑暗。

那些年的遷徙
那些年的遷徙
分享

而今回頭看看現在擁有的小處烏居,碰到一個能疼惜珍惜對方的伴,確實有一種過去都過去的感覺,或是感嘆,有些東西一直都沒改變,也有些地方一天變過一天,記不清楚的往昔說的那些年月只剩偶然想起時好像還有那麼一點什麼的畫面,實際上都不若眼前真切。

說自己是龍潭人,除了工作於斯、生活於斯,還有一種安穩,那是對自己現況的應允,也是年來之前的沉著。

到了這個歲數,有一些感悟,才是大人吧。

嗨啾與阿肉
嗨啾與阿肉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