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來不及長大的孩子們——單親媽媽勒斃幼子女事件

首先,這雙孩子好不容易長到六歲七歲了,我相信在他們離開前,眼角的淚正在告訴媽媽「別把我當作工具,換取妳想要的關心!」於是,在兩個孩子的成長故事還沒開始前,就這樣被結束掉了!

我相信,學校的老師應該也很難過!

我相信,學校的老師一定也很難過!

我相信,學校的老師一定也很難過!

如果,有機會讓這個媽媽再思考一下子的話,我相信事件一定會有所轉折,孩子的人生故事也能夠在那一刻重新開啟!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故事中的媽媽其實需要的是緩衝的喘息照顧

臺灣新北地方法院在新聞稿中其實已經暗喻到這樣的關鍵了,法官在一審時就已經引用到盧梭的社會契約論,隱約的帶到國家與人民間的相互關係,同時為一審留下足夠的伏筆。

亦即「國家與人民間是有足夠的對應權力,當一方失去功能時,其契約即為失效!」也就是國家對於人民就有著「提供政策與福利挹注」的責任存在,當人民面對災難或困苦需求時,國家則當盡其本分提供人民必要的協助。也很自然的符合了隋棠在這個事件中所提到的「在位者有沒有好好注視人間」這個主題,也就是所謂的居家照護緩衝機制-喘息照顧!

厭世的新手爸媽感受

貓老師在臉書上也看到很多媽媽寫出了那種新手爸媽的厭世感,因為那些新生兒根本就是天使的面孔、惡魔的懲罰,你永遠也搞不懂新生兒究竟在哭什麼、看著角落在笑什麼、生活周遭又有些什麼會造成他們的不舒適感。最有趣的莫過於「德州媽媽沒有崩潰」了,因為這個媽把在美國的防疫生活中面對到的孩子事件,變成了一張又一張文藝復興時期的迷因圖(meme),這吸引了很多家長與網友莞爾一笑,當然她也吸引了很多仇恨值滿滿的正義家長撻伐。

長照2.0之外的家庭照護-喘息照顧

貓老師很喜歡看漫畫,臉書上也有不少社群在經營著翻譯日本素人漫畫家創作的作品,某次機緣下讀到了這樣的一篇故事「小鎮戰隊・主婦戰士出擊」,其內容主訴就在於日本家庭中女性的角色與照顧新生兒的那份無力感,作品中整合了政策促使小鎮媽媽組成了一個主婦戰隊,積極的協助鎮內的新生兒家長進行喘息照顧。

也恰巧,貓老師的好友夫妻最近也生了一個可愛的寶寶,該家庭在雙方同意下,採行爸爸留職停薪(教職原薪俸半薪)一年來照護他們可愛的孩子。照顧過新生兒的父母們一定都曾經遭遇過新手期的挫敗感,那不比MMO手遊或是任何RPG遊戲的新手村一般容易養成經驗值,然後快速成長。

此刻,若是有這樣的社福機制提供協助,亦或許在最即時的那一刻能給這些等級不高的新手爸媽足夠的協助。

最後,孩子並不是家長的財物,家長不能恣意的讓孩子跟著自己情緒起伏而讓孩子喪失長大的機會!況且,本案的孩子已經六七歲甚至已經入學了,早已超脫那個豬狗嫌的階段,在看新聞的那一刻我們是否有足夠的判斷力去思維這整個問題?還是,我們只能跟著同溫層一起搖擺,然後聲訴的廢死與反死的議題。

我認同陳沂在這個事件上的結語「當事人本來就想死卻獲救,判她死刑,根本是在成全她好嗎?」

僅願,不要再有下個孩子因此喪失長大的機會!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