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走自己的路/你的怪,在某些人眼裡很可愛

15歲那年,還是個高中生,因為對文學的熱愛,在網路上成立 臺灣文學閱讀及創作社 擔任社長期間,我帶領幹部們舉辦龍潭客家文學小旅行、全國青年文學營,如今這個社團已有3000多位成員。

後來幾年,擔任記者、寫詩拿文學獎、創辦獨立媒體、拍微電影,也讓我以特殊選才制度錄取國立中央大學中文系。上了大學後接觸紀錄片,拍了幾部短的紀錄片作品,也出版了《18後,成為你想成為的大人》,這些都讓我跟同年齡的學生顯得格格不入,還有些怪異。

我(左)與紀錄片被攝者黃斌(右)
我(左)與紀錄片被攝者黃斌(右)
分享

縱然孤獨,每個人終究要找到自己的路

我覺得每一個人終究要找到自己的路,才會真正快樂、幸福。有太多人活在家人、社會的期待裡,漸漸忘記了自己要的是什麼,如果知道是一條不會後悔的路,那不管有沒有人給你掌聲,都要堅持走下去,其中最大的困難應該是如何熬過孤獨感,人一旦無法獲取認同,常常就會動搖自己的信念,也是一種沒安全感,畢竟從小到大我們都被教育要當模範生、乖寶寶才能獲得掌聲,可是這樣的遊戲跟標準,終究只適合一小部份的人,其他人呢?也沒有勇氣在這場遊戲中認輸,去尋找適合自己的關卡。

紀錄片1819募資啟動大合照
紀錄片1819募資啟動大合照
分享

在長大之前,無敵困難的挑戰

我在18歲下半年開始拍攝紀錄片《1819》,耗時兩年在南崁高中校園內蹲點,拍到許多特別的東西,可以說彌足珍貴。

前期仰賴台積電青年築夢計畫,後製資金卻是另外一筆龐大的開銷,我們決定發起 紀錄片《1819 》後製經費募資計劃 60天內要募資50萬,實在是個困難的挑戰。可如今再過三天就要結算,多虧許多人的幫助,我們已募集到44萬,離達標也不遠了。

實踐夢想有什麼門檻嗎?其實是有的,但如果本身資源少、能力不佳,都還是有許多方式彌補,這不能拿來當藉口。

做自己吧 ! 你的怪在某些人眼裡其實很可愛

那天公視記者詹淑雲來公司採訪我的紀錄片募資計畫,她在臉書說要支持可愛大男孩,我愣了一下,想起這幾年我總是任性在自己喜歡的道路上行走,期間收到的酸言酸語從沒少過,沒有放棄的原因是大部分的人給我的都是打氣跟鼓勵。這幾年這樣走過,你會發現這個社會喜歡錦上添花的人是多數,只有真誠的那些人你會記得一輩子,能夠被理解真的是一種奢侈。

分享

後來我不再解釋我是誰,儘管許多人會把你當成怪咖,那也不足以成為你不前行的藉口。瑞典小說《阿嬤要我跟你說抱歉》書中曾經說過:「只有與眾不同的人,才能改變世界,正常的人一丁點屁事也改變不了」當個怪咖也不錯,至少保有自己的特色,而且活得很快樂、笑得很豪邁。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