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校園霸凌記憶長大的我們 究竟該如何面對或者看待這些陰影呢?

「為什麼偏偏是拍攝邊緣人主題?」

男生班影片播出當天,母親突然打開我的房門走進來問道。面對母親斬釘截鐵地說著:「妳以前在學校讀書的時候沒有經歷過這種事啊!」我實在難以向她坦承自己其實也是班上邊緣人的事實,因為我知道她一定難以想像自己的女兒竟然也是校園霸凌事件中的受害者。

這本訪談集就是集結了許多校園霸凌受害者的故事,他們好不容易鼓起勇氣,願意對不特定多數道出那些不堪回首的記憶。多延、敏兒、喜定、奏淵、志永,權培、義鉉、要瑟、成浩、在景,以及三百九十二名問卷調查填寫者,這些人都是學生時期遭遇過霸凌的受害者,也是所謂的「校園邊緣人」,其中絕大部分都有動過自殺念頭,一部分人則實際嘗試過自殺。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其實孩子的自尊很容易被同學的言語霸凌、肢體霸凌及周遭同學的輕蔑眼神摧毀,這也是為什麼對於某些人來說,學生時期是渴望回去的懷念時光,對我們來說卻是孤單心寒、殘忍畏懼的記憶。

包含影片裡的十名受訪者在內,總共四百零二名受訪者當中,百分之九十六的人皆表示當年被霸凌的記憶對現在造成了很深的影響,等於是經歷過霸凌的人大部分都在自尊尚未修復的狀態下已成大人,而且還伴隨著那些大大小小的陰影。

那麼,我們究竟該如何面對或者看待這些陰影呢?

許多精神科醫師強調,為了克服內心陰影,最重要的是必須找個人訴說自己的傷痛。

「我其實被同學排擠過,我是班上的邊緣人。」

然而,一旦脫口而出這句話,往往就會使現場氣氛頓時降到冰點,甚至還會被貼上「失敗者」或者「社會適應不良者」的標籤,這就是為什麼大家都會對這件事情難以啟齒的原因所在。

因此,《曾經是邊緣人的大人們》拍攝計畫就此誕生,透過這群充分理解也能夠感同身受的人齊聚一堂,將那些不能輕易對人闡述的記憶與情感說出口,承認那些傷痛並安慰彼此,即使 不用特別多做解釋,也能從聆聽故事時流露出來的神情做為一切交代。那些事情終究不是因我們的錯而起,也很感謝大家都熬了過來。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當然,拍攝影片一方面是想要藉此機會療癒自己,然而,更重要的希望這世界不要再有人遭遇這些經歷,由衷期盼加害者可以停止霸凌行為,也希望旁觀者至少可以在目擊這些不當行為時勇敢站出來替受害者發聲,要是這些目標統統都遙不可及,那麼至少希望能向那些總是趴在書桌上或者躲在廁所裡的同學伸出援手,告訴他們我們都在這裡,你並不孤單。

這項拍攝計畫似乎早已引發許多共鳴,收看完十名受訪者的經驗以後,光是在YouTube 頻道上就有破萬名網友留言,他們分享著自身經驗,寫下一句又一句感人肺腑的鼓勵話語。如今已成大人的這些邊緣人,對著另一名成人的遭遇感同身受,並安慰著正在受苦受難的十幾歲青少年,有些青少年甚至反過頭來安慰這些大人,在YouTube 上形成了罕見的感人畫面,而且至今仍在上演。

我把那些放不進影片裡的訪談全文統統收錄在這本書裡,包含學生時期被霸凌的鮮明記憶、當時所感受到的情感,以及成人之後的生活。假如正在閱讀這些文字的你也有被人孤立、排擠的經驗,或者受到難以抹滅的傷害,希望這本書可以讓你放心地在同溫層裡取暖。

自二○一九年五月十五日起集資

崔允齊(최윤제)

看更多 野人《帶著校園霸凌記憶長大的我們:致 當年那些加害者們》

圖、文/野人《帶著校園霸凌記憶長大的我們:致 當年那些加害者們》
圖、文/野人《帶著校園霸凌記憶長大的我們:致 當年那些加害者們》
分享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