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職帶小孩,媽媽更憂鬱?到底該怎麼辦?

在校園中的專職媽媽,因為不必負擔家計,往往被視為比他人更輕鬆與幸福,但有份調查說,女性憂鬱比是男性兩倍,而有小孩、無工作的專職媽媽比率最高,可見她們內心壓力的沈重。

壓力來自與人不同步。白日帶小孩,晚上等先生回來,想說說話,但男性工作一天後卻想休息。女生靠講話抒壓,男生卻藉沈默恢復元氣,需求不同易吵架。吵架後,男生抱著一肚子氣睡著,女性可能累積更多壓力,輾轉難眠於床上。

女性想講什麼?這一代女孩,在父母呵護下長大,角色轉換為照顧孩子的媽、服侍公婆的媳婦後,有時親戚間的一句冷言冷語,夠她沮喪半天。

對養育兒女而言,職業婦女請有經驗的保姆,自己不必擔心太多,專職媽媽面對的卻是門從未修過,又常無人能討論的育兒課。

也許可找大學同窗談,但在繁忙社會,許多職場婦女假日也忙得很,同窗友誼也可能離散在歲月的風裡,漸漸淡薄。過勞死像抽第一手煙,專職媽媽的老公或同窗太忙,無法陪她談心,讓她像抽二手煙般受害,二手煙有時比一手煙還毒。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等到小孩進入小學,英文、國文或算數不好,或者有人際困難,壓力與擔憂當然都轉到媽肩上。之後面對升學甄試壓力,當然也是專職媽媽陪著一起走過。

終於,孩子上了大學,專職媽媽可以輕鬆了。這時才知,人生最苦的是有太多空閒時間,而十餘年的育兒經驗,與社會行走在不同軌道上,難以再接回,再當個職場婦女,有些媽媽就陷入孩子不在家的恐慌中。

當然,不只專職媽媽有壓力,工商媽媽面對業績壓力,蠟燭兩頭燒,也易出問題。

因此,既然台灣少子化,我們都提倡生育,應全力為這些媽媽解憂,年輕人看見才願步入婚姻與家庭。

首先在育嬰階段,社會應提供團體育嬰的室內空間,讓嬰兒一起互動、遊戲以社會化,並於遊戲間旁擺咖啡座等,讓媽媽交流育嬰經驗。

在國中小階段,少子化的中小學,多了很多閒置教室,可開放給專職媽媽,送小孩到校後在此停留,發展出媽媽團體。團體活動可由媽媽自發形成,像讀書會、手工藝,無須動用學校經費。

等小孩長大,媽媽較空閒後,想回職場時,社會應協助職業訓練,補足她們在育兒上的犧牲,或者至少銜接進入公益事業。台灣面對少子化危機,對於這些犧牲職涯的專職媽媽,要有更多的關心與協助。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