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自己更好,一定要對自己誠實

別害怕焦慮,因為你會一輩子焦慮

當我先生聽說有出版社要找我出書談女性觀點的工作、人生、感情等等,他發自內心、一臉真摯地問我為什麼,我說:「嗯,可能因為我很激勵人心吧。」他不假思索地回了一句:「什麼!你是一個很渙散的人耶。」然後就導致他馬上被打倒在地,家庭失和。

當然是開玩笑啦,我先生現在還活蹦亂跳的。

二十九歲那年,我當上鴻海的發言人。不用說在台灣,即使綜觀全球市場,鴻海也是一間超級巨大、航空母艦級的企業體。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最年輕的上市公司發言人,但我既不是經營者家族成員,也不是學財經出身的,這樣的經歷確實特殊。當時的發言人只有兩位,和現在的發言人公關團隊編制完全不能比,另外一位當時被外派到海外,留守在台灣的我平均每天工時都在十二小時以上。

上任消息公開那天,朋友們紛紛傳訊息向我道賀,我媽媽則顯得有點焦慮,她問我:「你以後有時間休息嗎?」我媽向來是個冷靜的女人,我知道她這個問題下面有許多隱含的意思,包括:你的專業能勝任嗎?(畢竟她知道我是個數學只考兩分的人)你能承受得了壓力嗎?這個工作那麼顯眼,做不好是不是很丟臉?

這些問題,我不是沒有想過,但就像我先生說的,我總是看起來一副很渙散、隨意的樣子。

這讓我想到小日子第一間大型店,在華山一九一四文創園區趕施工趕開幕趕得要死要活的時候,我的團隊成員們都有點緊張;認真回想,我的記憶裡只剩下我常常在訂麥當勞外送,在工地吃麥當勞薯條喝可樂,彷彿開一間大的店對我來說是吃麥當勞一樣容易的事情。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以直球對決的態度面對自己

我不是不會緊張、粗線條的人,之所以每次面臨重大關頭都顯得老神在在,是因為在高中聯考那年就已經「看破紅塵」。

我姊姊讀的是第一志願。國中的我,成績也不錯,老師和我父母都覺得我應該也會上北一女吧,我心裡也很期待。我姊是儀隊成員,每次回家的時候都一身綠制服再加上挺拔的儀態,和她一起走路都有風,我覺得她真是既臭屁又欠揍又令人羨慕。

聯考結果出來,從小就是緊張大師的我,果不其然,考得不理想。考前連續好幾個月,我都斷斷續續地緊張到睡不著,連帶著背誦的東西都記不起來,一直跑廁所。那段時間,我無時無刻不在聽台北愛樂電台,因為我聽說聽古典樂會增強記憶力—結果沒有增強任何聯考上的記憶力,只是把台北愛樂節目表背得滾瓜爛熟。

直到現在,我聽到台北愛樂招牌主持人邢子青的聲音,還會覺得胃腸一陣絞痛(邢子青先生我對不起你,你的聲音真的是我人生中聽過最悅耳的,但我高中聯考那時就是真的好焦慮啊)。

考完不是我噩夢的結束,而是我焦慮情緒的各種演出。先是發了一陣子很長的高燒,然後開始無目的在街上晃。我的志願分配到景美女中,我媽看我失魂落魄的樣子,一直考慮要把我送出國當留學生。

家人們針對我失常的狀況熱烈討論了一番,還是讓當時看起來整組壞掉的我去唸了景美女中,理由是這樣就近照顧比較安全,怕我到國外當留學生輔修當小混混。景美女中堪稱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日子,校風自由,課外活動多元,我交到了一輩子的好朋友。

日子恢復正常且愉快的節奏後,我定下心來想,為什麼我會變成這樣?是因為太緊張嗎?還是太焦慮?我的答案是,我不只緊張也不只焦慮,我還「不願意承認」,不願意面對這樣的自己。

承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面對各種情緒都是。就承認你很悲傷,承認你很沮喪,承認你很緊張,承認你很焦慮,承認你害怕失敗,乾脆大方地對自己說,用直球對決的態度。自己跟自己說:「對,我就是這樣。」

我是一個緊張大師,我每次要考試就會拉肚子,跟喜歡的人講話會結巴,我常常把事情做失敗,而且我這次可能也不會成功。再三跟自己坦承,這些都是真的,這些負面情緒存在,失敗的機率很大,真實地在心裡跟自己反覆地說。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與焦慮共處,因為你是你

即使這樣說有點偏見,但,女性確實比男性更容易焦慮,所以職場裡常常會有刻板印象,覺得女性主管比男性管理階層更歇斯底里。有些科學研究指出,男性的腦內分泌易於抑制焦慮情緒。在我發現自己是個緊張兼焦慮大師,又經歷高中聯考那次神經短路的經驗之後,「如何與負面情緒共處」變成我認真鑽研的課題。知覺是第一步,承認是第二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第三步是自我對話。

僅僅是「向自己承認」這件事,就夠困難了。人有一種自然的趨避性,期待自己美與善,某種情況下會催眠自己,或是過份地激勵自己「你一定可以的!有志者事竟成!」,以避免自己示弱,即使是向內對話,也不會老實。

但是,如果自己都無法承認自己,自己都無法理解自己,怎麼期待這世上任何人能理解你,又怎麼期待自己幫自己克服難關呢?

想要自己更好,一定要對自己誠實,真誠地對自己產生憐憫跟關愛的心。因為你是你,就是一個充滿了弱點跟缺點,同時有可愛之處的人。而這些細微的柔弱跟焦慮,只有你自己會知道。有些陋習可以慢慢克服,但像是緊張、焦慮、害怕陌生人、畏懼社交、對挫折極度恐懼、或是你會不停回想人生中某段深深傷害你的記憶⋯⋯這些事極有可能一輩子都改不了。

那又怎麼樣呢?我到現在仍然是個焦慮大師,在人生的關卡中,一關關地過了,有時順利有時坎坷,我學會與焦慮共處,照顧那個不安的自己。心理學研究顯示,我們一天中會有超過一萬次的自我對話,大部分的人不能察覺向內傳送了些什麼。從「自我承認」這件事開始,這類心理上的自言自語,幫助我有意識地盡量傳送比較寬容的訊息給自己。

「有可能會失敗,但即使是失敗也還好,我知道你很認真。」「你可以哭,流淚會比較舒服,我知道你很難過。」「你能改變的地方都已經努力了,其他地方你也不能控制,不能控制就不必緊張了。」「要不要再試一次,我知道你不喜歡,但下一次或許能做得更好。」這種如同小孩般的講話方式,是傳遞給我內在的小孩。我能接受這個小孩的一切好與壞。

因為你是你,獨一無二、如此珍貴、可愛又可惡的你,值得你花一生好好陪伴。

看更多 大好書屋《女子力不是溫柔,是戰鬥 再簡單的小日子,也需要挺身前進!》

圖、文/大好書屋《女子力不是溫柔,是戰鬥 再簡單的小日子,也需要挺身前進!》
圖、文/大好書屋《女子力不是溫柔,是戰鬥 再簡單的小日子,也需要挺身前進!》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