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渡假的那些年|我的負面情緒不會就此消失,就算被霸凌教會了我一些事

看到日本實境節目的一名成員,因為網路霸凌而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我突然像想到什麼,陷入了沉思。

我沒有被網路霸凌過,但現實生活中的霸凌絕對有。更別說我覺得現實生活的霸凌才是最可怕的。

以前在學校那些就不用算了,其實也忘的差不多到底有發生什麼事,尤其我沒有害怕到不想去學校。

當遇到霸凌,只能自己學習找到一個出口,因為有時候,沒人幫得了你。

旅行可以遠離一切,對有些人來說可能很有幫助。但讓我持續進行的旅行或者打工渡假,從來不是我在生活上發生任何事的出口,也不是因為我一路上都順風順水。完全只是小時候被限制只能看旅遊節目,在心裡開了一個小小的窗口還沒關上。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在外國工作生活被霸凌,比在自己的國家被霸凌還要可怕。

兩年多前,前往加拿大打工渡假,順利得到了一份工作,簡單真實沒有任何坑騙。是一間大型連鎖咖啡店,24小時營業,所以有三班制得排班上。

西方國家多數有個「傳統」,爛班都是菜鳥或者沒家庭的人的。也就是說,沒人想上的大夜班,公司都只會排我們這些打工渡假的人。當店裡不論因為簽證到期,或者不喜歡這個環境而離職的打工度假者只剩我一個時,我也開始了無止盡的大夜班或者夜班生活。

一開始都還好,直到有一天我跟廚房的甜點師傅起了一點小衝突。他平常是個不管你開不開的起玩笑,都會一直嘲笑評判你的人。

有天上班,開玩笑的跟他說:「生意很好,甜甜圈都賣完了,你趕快去多做一點。」他聽到回吼問我憑什麼指揮他工作?我立刻道歉跟他說只是開玩笑,不是真的在指揮他。

但他完全不接受並開始霸凌我。

那陣子很常哭,也不想去上班。

真正讓我難過的不單是被霸凌這件事,是我發現我求助無門。也因為這是職場,沒有什麼公平不公平。我本身的身分就已經造就了這一切的不公平。

我決定向我們店經理尋求協助。但該廚師是店經理的老公,所以他知道後反而變本加厲。我改向總經理以及老闆抗議,但他們卻要我息事寧人。

我:「我被霸凌是眾所皆知的事實,要我息事寧人不太公平吧?」

老闆:「那你想我們怎麼做?開除他,把他停職?這樣店裡會少人,大家工作量會增加,又有什麼意義呢?」

該廚師,雖是個菲律賓人,但已有加拿大身分的人。而我們,只是簽證期滿就會離開的流動員工。如果有階級之分,就算他是新進員工,等級都比我們高。讓我明白,「沒人會真的對他怎麼樣」,這才是他肆無忌憚的原因。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我每天帶著恐懼去上大夜班,但想,我不能讓我的負面情緒繼續壟罩著我。既然,我就是個不被重視的員工,為何我要為公司或者其他同事著想?

於是,我與老闆起爭執,要求換離我一直都不想要的大夜班。

老闆以沒有人當理由要我繼續撐著,並給我冠上莫須有的罪名,指稱我抱怨每種班次,無法替我換班。我冒著會丟工作的風險,失心瘋的跟老闆互吼。

最後,我回歸早班。

雖然還是會見到那個會霸凌別人的「牲畜」,但至少周圍有其他同事,可以降低接觸率。也憑藉自己的毅力,忍到簽證期滿,毫不留念的揮別這個讓我又愛又恨的地方。

通常大家對於國外工作生活,或者在外國的公司工作都會有一種憧憬。我從來沒有,也沒想過我得這樣成長。得因為被霸凌才學會去為自己爭取。

我通常都比較好說話並不是因為什麼台灣小媳婦逆來順受的心態,不是沒有情緒。不會特地替別人著想,因此我願意去為別人著想。

在國外不論是打工渡假或者生活,甚至在自己的國家,其實都有可能會遇到一些我們自己無法處理的情況而身心受創。能勇敢站出來是很好,但誰能保證,站出來後是怎樣的結果?這也就是為何,以我一個禮拜要上五到六天班的情況,我忍了兩個多月。更別說,很多人,可能比我更會忍,更會壓抑自己然後演變成憂鬱症,並想不開。

我知道我在這間公司事情算個例,甚至其他在加拿大打工渡假其他環境,也遇到被菲律賓人霸凌的情況,並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覺得菲律賓人怎樣,尤其一堆我們自己人霸凌自己人或者其他國家的人的例子也不勝枚舉。

霸凌別人不只說容易,做起來也很容易,就算是無意的。不論是不是個敏感的人,被霸凌過的人,有的負面情緒,不是這麼容易消失的。

說不怨恨那個霸凌我的人絕對是假的,但我努力的朝我自己的出口前進,讓這世界上,不會多一個殺人兇手。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