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嗎?

你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嗎?

1988年6月的國中畢業典禮當天,當我回到家時,得知15歲的哥哥獨自一人帶著行李,坐上統聯客運到桃園跟媽媽會合,同時開始找工作的時候我終於懂了一件一直令我無法理解,但卻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成績一直都很好的哥哥,為何在從台北轉學回來鄉下之後,就不再用功讀書了。

三十幾年前的鄉下國小,老師都會鼓勵成績最好的幾個學生去考私立中學,我的哥哥也在其中,雖然當時我的父親剛過世不到一年,家裡經濟狀況已經非常的差,照理說應該不可能去念私立中學,但是在哥哥導師(後來也是我的五年級導師)的強力說服之下,爺爺還是咬牙同意讓哥哥去念私立中學,但是一年之後,爺爺也過世了,家裡的經濟再也撐不住私立中學的學費,因此媽媽只好將哥哥跟我轉學到台北讀書,就近照顧。

哥哥在台北的成績依舊維持得還不錯,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一年半之後哥哥跟我又轉學回到了鄉下的國中。

我不知道哥哥何時認知到恐怕沒有機會再升學了,也不知道他何時決定畢業就工作,但是在畢業當天下午我回到家之後,我就明白了,明白了窮人的無奈與長子的責任,明白了升學對某些人來說是奢求,也明白了升學對我來說並不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事情,我可以升學的背後,是哥哥犧牲了自己升學的機會。他甚至連高中聯考都沒有報名,如果國中畢業之後就要工作了,那為何還要用功讀書呢?

我不知道也一直不敢問他當時不能升學的想法,因為那可能會讓我愧疚一生。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雖然他從來沒有在我們面前抱怨過,但是我一直知道15歲就去工廠工作絕對非常辛苦,有一次從三樓摔下來,住院住了好幾天,好了之後繼續上班,就這樣跟媽媽兩個人幫忙家裡還了將近20年100多萬的債務,從一個小學徒一直做到機械組裝的工頭,哥哥花了十幾年的時間達成,這段期間不是只有努力工作,他還利用晚上去補習日語,因為機器設備的製造商是日本公司,所以他必須看得懂日文,他也必須被派到日本學習,因此也必須會講日語,還好他的基本能力很好,雖然沒有念高中職,但是工作能力比公司內另外一個台北工專機械科畢業的工頭更好,更能幫公司賺錢。

但是學歷不如人這件事情還是逃避不了的,有一年過年時哥哥提起了國中學歷與五專學歷的差別,當時哥哥告訴我他的底薪與另一位五專畢業工頭的底薪一個月差距是3萬元的時候,我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因為3萬元就是我當小小社工員一個月的薪水了,而且還超過1000元,真是太令人悲傷了!

也讓我有深深的虧欠感,如果哥哥不是為了讓我跟妹妹有機會讀書,他一定可以上高中,上大學,明明工作能力都不輸人,但是一紙學歷就差了3萬元,他說最嘔的不是每個月領薪水的時候,是領年終獎金的時候,那時的差距才是可怕!

哥哥只大我2歲,但是哥哥工作之後,我們就很少相聚,家中的事情都是他跟媽媽拿主意,他在我心中不只是哥哥的角色,更像是爸爸的角色,因為他扛起了一家的重擔,15歲就出社會讓我與他的距離越來越遠,對於哥哥我更多的是敬畏,因為他的犧牲讓我得以念完大學,每次想到這一點如何讓我不對他多一點敬畏呢?

常常有人問我為什麼可以考得上大學?而我的回答常常是:「因為我是家裡的老三,姐姐跟哥哥犧牲自己升學的機會讓我有機會可以念大學,所以我認為我是很幸運的人。」

我是幸運的,你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嗎?

想知道更多如何輔導弱勢孩子的方法與故事嗎?請趕快訂購一本📣《解鎖-我的火火社工路》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