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問句在黑暗中探見光-陪伴自己走過低潮

「我真的是一個沒有用的人......」身為一個諮商心理師,在談話的經驗中,我經常聽到人們說這句話。「何以......你認為自己是沒用的?」我好奇。接下來,我得到的回應通常是:

「別人都好好的,就只有我跟自己的情緒過不去。」

「別人正在開心玩耍,我卻在這裡跟心理師講話。」

「不管怎麼努力,事情好像都一樣糟糕、心情還是好不起來......」

「無所謂了,我真的好想放棄我自己......」

每次聽到這樣的語言,我的心都會被揪住:「在這種受苦的過程中,應該很寂寞、也很討厭這樣的自己吧?」在他們的心中,這種對自己的質疑、責備,像是海浪般沒日沒夜地一陣陣拍打著。再怎麼堅硬的磐石,也經不起日日夜夜的折磨,更何況是人們那柔軟的心呢。這時候,不要急著講道理、也不要急著指責或批評。因為這些話,相信他們已經在內心與自己對話無數次了。我常常會問他們幾個問句:

一、「這幾年來,這麼辛苦的生活,你是怎麼走過來的?」

人們習慣將眼光放在「結果」,也就是行為的表現。像是考試成績、學歷、薪資、位階等等,可是這些東西往往是需要透過比較才能得到的。只要是比較,難免就會有高低之分,如果我們把眼光放在這裡,就會忘了其實在這過程中,自己其實也很投入、很努力、充滿毅力。除此之外,「結果」也可能是來自於他人的讚美與肯定,可是這些語言是他人主觀評斷的。如果我們全然憑藉著他人的讚美來判斷自己的表現,就等於把評斷自我價值的權力拱手讓給了他人。

即使你覺得生活過得不好,你還是這樣走過了好長一段路,你能不能陪伴自己看見,在這過程中你是怎麼辦到的?你的身上有哪些重要的態度與資源嗎?你的周圍是不是也有一些人給了你什麼樣的支持?

圖片來源\胡展誥
圖片來源\胡展誥
分享

二、「在這麼辛苦的過程中,你卻還願意去面對、去掀開受苦的經驗,你是怎麼辦到的?」

人們經常認為「把心裡的不舒服講出來是弱者的表現」,卻忘了勇敢與脆弱永遠是一體的兩面,真正的勇敢是你也願意去正視自己的軟弱,而不是逃避與畏懼。這麼痛的事情你都願意去正視、甚至拿出來與一個素未謀面的人討論,這一份勇氣難道不值得被肯定嗎?而你鼓起這麼大的勇氣去面對這個「苦」,你的內心是否還住著一柱希望的火苗:希望事情可以有所改變?希望自己可以長出更多因應困境的能力?哇!在腦袋瓜裡,你經常以為自己是沒有能力的、是糟糕的,可是你有聽見嗎?在你的心裡,還抱持著持續前進的希望呢。

三、「多年後回顧這一段生活、這樣努力的你,你會對現在的自己說些什麼?」

問題不一定都能獲得解決,困難也不是一兩天就能克服的,可是人在正視困境、面對困境的過程中往往能夠長出一些正面的力量,像是勇氣、解決問題的策略、避免失敗的行為,只是當人們處在能量低落的時候,很難(也不相信)看見自己因為困境而有一些成長。我們把時間往後拉五年、十年,從一個更有智慧的角度來看看,那時候的你會給現在的自己什麼鼓勵?什麼建議?

即使「未來的你」告訴現在的自己說:「放棄吧。」那也無妨,因為這樣的決定或許不是逃避,而是另一種相較之下更有建設性的行動策略。而這一種放棄,帶來的不是悔恨,而是在努力過後的釋然,並且接納這樣的自己。你不會責備自己,而是感謝自己至少曾經努力過。

這三個問句是黑暗與光亮之間的橋樑,當我在低落與挫敗時,也會經常拿來與自己對話。在這過程中,我們無須否認自己的狀態、也不需要責備自己的狀態,可是只要換個方式與自己對話、換個方式看待事情,往往會發現:原來在那黑暗的地方,轉個身,就能夠看一絲絲的亮光。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