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真與實共舞

與真與實
與真與實
分享

人在經歷攸關生死的重大事件後,往往變得珍重而感慨。或許是因為曾經那樣的接近死亡,好像生活中的一切種種都是要不計後果,那樣的把握、那樣不顧一切的真誠,然而遺憾是那些所謂感觸之於人們也只是短暫而即逝的。

在面對與臨終共處的人們時,總是能感受到他們對於生活的那份真。因為知道自己生命的所剩,對於身旁的人事物,又是那樣的坦承相見。對於他們想說的,無論帶有的情緒是開心、難過、愛、亦或是憤怒,也會不帶保留的傳達出來。那並不是身為病人、照顧者的特權,更不是不知道怎麼表達的反抗,而是那份對於生命的真誠可貴。那些真誠更是在這充滿面具的社會中,鮮少可以感受到的赤裸。

對於生活中所遭遇到的一切人與事,那份此時此刻下的感受,沒有人可以比你自己更加的了解。然而對於當下的那份感受的回饋,取決與你本身的坦露與這個社會所賦予你的價值與期待。然而當人們面對這社會所發放的面具,往往是選擇將其重重的壓在自己臉上,做出與這個社會所期待的每一個表現及反應。

對於經驗過那份真實的我來說,時常會因為看見人們為了社會屈服而感到憤慨,多希望能有這樣一點點的能力去做點什麼。然而社會的定義已是根深蒂固,若是人們不自己主動摘下面具,再多的言語也只是徒勞。

是時候嘗試摘下那沉重的面具與人相見了,也許在最一開始會很不習慣那份赤裸的不自在;擔心周遭人們的眼光,那都是必經的過程。練習與自己真實、與生活真實,即便那會讓你覺得裸露不自在或不大跟循著社會定義的期待,但那是帶領你前往真實的路。

練習,與真與實共舞。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