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幸福,仍是孤單,享受婚姻中永遠的片刻孤獨

以平凡夫妻來說,我和布萊恩的婚姻算是幸福的,只是我們也和多數人一樣因為經濟問題苦惱,吵架是免不了的。

冷靜過後彼此還是能相安無事好一陣子,畢竟這也不是短期內可以解決的事,所以我視偶而的吵架當作是抒發情緒。有一種說法是夫妻會越吵越恩愛,我個人是完全不相信這種無稽之談,因為吵架免不了要翻翻舊帳,每翻一次舊帳,兩個人就會重新憶起以前的不快,偶而話到嘴邊更免不了逞一時之快,所幸現在星期天會跳出來當裁判,提醒我們即將要發出高八度的吵架聲調,然後要求我們互相道歉。

孩子是很好的潤滑劑這點我倒是心有同感。

前幾個星期我和布萊恩因為瑣事正開始要燃起戰火的時候,星期天適時插入一句:你們要吵架了喔?我毅然決定鳴金收兵,決定一個人出門走走,雖然門外實在豔陽高照,但是,適時的淡出還是可以讓星期天知道媽媽是懂得知所進退的。

Photo by Brodie Vissers from Burst
Photo by Brodie Vissers from Burst
分享

2020年的夏天真沒有最熱只有更熱,我才走出家沒多久就可以感受到頭皮上的髮絲開始發燙,不行,我還得再走遠點才行,不然讓他們出來見到我那有多狼狽。

倉促出門之下我連水瓶都沒帶,還好隨手抓了個包包,裡面零錢倒是有的,我盡可能走的離家遠一點,看到一間超市我趕緊拐進去,吹吹冷氣再買瓶水來解渴。這間超市在我搬來附近都超過三個月了也沒機會進來過,一個人的好處就是隨走隨看,用不著顧慮旁人,只是逛了半天也沒看出個新意來,我決定拿了水走人。

結帳櫃檯旁邊有幾個讓客人歇腳的座位,一對夫妻坐在那裡看似非常悠閒,不過兩個人討論起親戚的近況可能太入戲,以至於交談的聲音越來越大,我只好放棄坐在店裡。走到門外路邊的椅子坐了下來,打開了瓶蓋馬上灌了好幾大口,身上的暑氣和內心的怒氣著實消散了不少。

看了下手機才發現我離開家到現在,竟然還沒超過一個小時,這應該怪我平時心急腳程快,想要走路散心結果變成急行軍似的。再找個地方去吧,現在回去還得一起吃飯,可能沒吃幾口又要吵了起來,我朝著距離最近的百貨公司前進。

Photo by Matthew Henry from Burst
Photo by Matthew Henry from Burst
分享

剛解封的百貨公司看來已經吸引不少人出來透透氣,我想找個地方坐坐,也許順道吃個午餐也行。

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起來,螢幕上顯示的簡訊是星期天用布萊恩的手機發送的,星期天寫了:媽媽,我已經寫完考卷了,請你趕快回家,不要生氣。我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感覺到那股還沒消散完全的氣,我回訊息告訴星期天,媽媽再過一個小時就回家了。逛了美食街一圈,也許是因為心情不好連帶地胃口也不佳,既然還有一個小時可以晃晃,我只好又轉進了媽媽們都愛逛的超級市場。

每一個店員都很賣力地推銷這次檔期的特惠項目,今天買一送一是最後一天喔,我湊身過去想看看有沒有便宜的意外驚喜,結果還是空手而返,轉進零食區想幫星期天買個特別的零食,但是上面的價錢標籤讓我再度放了回去。逛超市的人看起來都是一派悠閒,不知道有沒有人跟我一樣,其實是沒有地方可去才進來晃晃。走到調味料區,這一整櫃的氣勢真是驚人,我細細研究上面每一個罐子的名稱,發現原來煮飯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往另一頭的陳列架走去,又看到了各式各樣的酒品種類,不知道買這些酒回去的人是一個人獨飲,還是三五成群地拼酒呢?超市都晃了一圈,時間仍然沒有超過一個小時,我決定放棄堅持下去,還是回家看看星期天在做什麼吧!

Photo by Brodie Vissers from Burst
Photo by Brodie Vissers from Burst
分享

年輕的時候嚮往愛情,覺得婚姻就是一個必經的道路,你專注地找到一個人,那個人會對你完全的包容與疼愛,我承認一開始對婚姻的幻想充滿了個人私利,我壓根沒想到自己也得對另一半同等付出。再經過了好幾年無數的磨合與考驗,自己終於內心充滿感動,我們根本就是天生一對,默契十足,另一半不知道何時偷偷住進了你的腦子裡,一個隨意動作才剛做,對方就能知道你下一個小心機,你竊喜是前輩子做了多少善事才得來這樣的好姻緣。

只是不知怎搞地下一秒鐘風雲變色,也許只是個很簡單很愚蠢的問題,你皺起眉頭非常驚訝對方怎麼完全不了解你,你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哎,你怎麼會不懂呢?(真的,其實對方真的不懂)女人是一種很矛盾又敏感的生物,很多內心戲都在自己腦袋裡的小劇場上演,一齣演完接著一齣,自己看得甚是高興,卻沒發現這個內心小劇場自始至終只有自己一位觀眾,就算是親密另一半也不得其門而入。

在你腦子裡整齣劇都已經從高潮迭起打到不可開交再傷心落幕不知道千百回,但是對方絲毫沒驚覺這齣戲活生生在他眼前真實上演過。

Photo by Katherine Barcsay from Burst
Photo by Katherine Barcsay from Burst
分享

我以為你懂,我以為你會想到,我以為你在乎,我以為你都明白,所有的以為都成了你傷心難過的開始,然後心裡被鑿開了一個黑洞,你的負面情緒在此蠢蠢欲動。

婚姻的確是由兩個人組成的,這兩個人就算是濃情蜜意恩愛異常的神仙眷侶,但終究還是兩個個體,兩個完全獨立到不行的個體。所以你的小劇場不會在對方的腦袋裡上演,對方的小心思也進不了你腦子裡,縱使我們內心有百般個不願意,我們能做的只有把心門打開,把嘴巴打開,把腦袋打開,然後搭起一座橋直奔對方的心裡、腦子裡、嘴巴裡,把自己內心的憤怒、不愉快完整地告訴對方,然後你會從對方的表情,他的眼睛裡看到他真正的不知情。

是的,他不是不在乎不在意,而是從頭到尾他根本不知道你暴走的原因。

雖然我真心明白這個道理,但是每次的衝擊都會讓內心波濤起伏無法停止,只能在片刻的獨處後平緩成小波小浪。我們終其一生都在盼望那個「懂我的人」,但是我必須誠實地告訴你,那個人不會出現的,在你沒有打開心房之前,那個人是不存在的,但是當你願意敞開心房,那個「懂你的人」其實也是和你生活在一起最久的人。

Photo by Nicole De Khors from Burst
Photo by Nicole De Khors from Burst
分享

回到家裡,星期天和布萊恩正吃著便利商店買回來的午餐,我走進了書房準備繼續完成剩下的工作。

星期天探頭進來說:媽媽,對不起,因為我要爸爸帶我去買文具,害你們吵架了。我搖搖頭說:沒事,媽媽沒有生氣了。見到我回來的星期天又開心地坐回沙發前,看著她最愛的卡通名偵探柯南。布萊恩嘗試想要和緩我們中間的尷尬,哎呦對不起啦,沒事了別不開心,我去弄午餐給你吃,轉身他關上了房門。

書房的冷氣終於開始送出涼風,舒適的溫度充滿書房裡每一個安靜的角落,我內心的小波小浪終於成了平靜無波的湖面。我知道布萊恩永遠都不可能探知我內心所有的想法,也無法一直輕盈地跳開我內心的地雷,不過,偶爾當我退出我們仨人裡的熱鬧時,我想我十分享受婚姻中這小段永遠的片刻孤獨。

婚姻中的我們也許是幸福,不過,仍是得時不時地品嚐這份「不懂我」的孤單。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