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你而言,愛情是指必須照顧你的伴侶嗎?

以假性親密關係作為生存工具

假性親密關係並非任何一方的失敗所導致的。事實上,更適切的說法應該是,假性親密關係是在童年時期逐漸發展出的一種求生技巧,並在多年後仍繼續使用。

幼童時期,我們感覺到的世界是不穩定、可怕,有時甚至帶有敵意的。然而,這種不安定的經驗,肇始於我們的照顧者的情緒狀態,沮喪、焦慮、不快樂或其他負面情緒,使得他或她無法提供讓我們感覺安全的環境。為了處理我們的焦慮,我們自行運用技巧創造出一套招牌歌舞,希望舒緩照顧者的情緒,這樣我們才能感覺安全。

角色翻轉,我們變成了父母的照顧者:茱莉拿冰袋給躺在床上的母親,或者幫她按摩腿;連恩試圖搞笑逗他媽媽笑;史坦利安靜地聆聽他父親抱怨自己的老闆。我們聽從父母的所有暗示,做任何他們希望我們做的事,希望能藉此改善他們的情緒。

當這樣的舉動有效時——他們的情緒狀態獲得改善——我們才能再度感覺安全,然後放鬆下來。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從上述的例子中可以看到,孩子在招牌歌舞中扮演的可能是表演者或是觀眾,但有時也可能兩者的成分兼具。無論是哪一種情況,孩子都提供了關照,讓失能的照顧者相信自己是個好爸媽。

山姆和克萊兒的假性親密關係故事

兩位追逐星夢的年輕人,山姆和克萊爾,在紐約百老匯世界的閃耀燈光下相遇了,兩人都正努力想從之前失敗關係的不快樂中解脫。他們很快地互相吸引,對彼此有種熟悉和自在的感覺。於是他們選擇共同生活,在追逐星夢的路途上互相支持與相愛——至少他們是這麼想的。就某種程度來說也的確行得通。

山姆成功地在百老匯舞台上發光。克萊兒的發展則沒那麼順利,只能在外百老匯的一些節目中演出,因此在演藝界邊緣持續掙扎的同時,她仍必須保留白天的工作。沒多久後,他們對於彼此之間的愛開始有所質疑。相處變得不自在,這時招牌歌舞開始出現了。

問題是,誰會是公開表示關懷的表演者,誰又扮演樂於接受的觀眾呢?

很快地,原本激勵人心的健康關係,陷入了假性親密關係的深淵。而且由於兩人都是演員,他們在招牌歌舞裡的角色變得非常誇張。最後,他們決定尋求伴侶諮詢的協助。

打從第一次諮詢開始,山姆便以誇張表演者的姿態出現。他大吼大叫,很少坐定下來。他期待克萊兒扮演一個崇拜的觀眾,看著他在舞台上趾高氣揚的模樣,這是他們彼此默許的劇本。山姆吹噓他對家和工作上的付出——支付帳單、安排活動,以及大致上滿足克萊兒的一切需要。

在諮商過程中,他明白地表達出,他相信自己擔起的重擔是維持彼此關係的必要條件。

而克萊兒似乎是位不太捧場甚至無禮的觀眾。諮詢當中,在山姆自吹自擂的同時,她沉默卻又招搖地繼續手上的編織活。當山姆停下來喘口氣,發現克萊兒仍然保持沉默時,他大聲地控訴:「你就是不懂,克萊兒!」然後表演得更加誇張,最後以大吼作為結束:「那我呢?」手上編織沒停下來的克萊兒,這時會承認是山姆在照顧她,並表達感謝,但仍舊顯得壓抑和被動。

這是怎麼回事?顯然,山姆很努力,但同樣明顯的是,克萊兒從未肯定過山姆的行為對他們的生活有任何有價值的貢獻。

這樣的狀況持續了好幾個月,直到有一天,治療師對山姆說:「你不能再這樣自私了。」

山姆目瞪口呆。治療師繼續說:「對,是真的,你不斷付出、付出,付出到傷害自己,也傷害你身邊所有的人。你帶著報復的心態在付出,不容許其他人貢獻,做出任何影響到你的事。這傳達出的訊息很簡單:你不容許任何人相信,他或她所能提供的東西是值得的——尤其是克萊兒。這全是因為你深信,如果你不控制一切,整個世界就會崩潰。這樣的生活,已經讓你陷入克萊兒或任何人都無法穿透的孤立狀態。」

山姆在表演他的招牌歌舞時被逮個正著。他和克萊兒很幸運,當下便展開了他們的康復之路。

因為此時的山姆已經精疲力竭,因此立刻聽進了治療師的意見。他看得出來,也承認自己的確控制和壓抑了克萊兒試圖照顧他的心意。這讓他能邁開腳步踏進這讓人恐懼但值得的旅程,建立一種他和克萊兒能在其中交換位置、冒險、學習彼此照顧的關係。

表演者總是隨時在尋找一個可以讓他投入的待解決目標——而且完成期限最好是遙遙無期。

對山姆來說,克萊兒的行為和被動態度,等於保證他永遠有事可忙。克萊兒在不入流劇院表演的挫折和失望,讓山姆有了待解決的目標,不用去檢視他們之間的狀況。山姆對於照顧人的迫切熱情,阻礙了他的自我覺察,也讓克萊兒有機會享受扮演受害者「被動攻擊」(passive-aggressive)的樂趣,同時又否認山姆因為成功幫她解決問題而得到了滿足。

這樣細心的安排,滿足了他們的需要,得以忽略彼此在情感上變得有多疏遠。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一開始,克萊兒只需被動地假裝她的伴侶的招牌歌舞對她真的有所幫助。雖然兩人的招牌歌舞截然不同,但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都是極力想修復、救助或拯救對他們來說重要的人。

山姆很小便學會了他的招牌歌舞,他為了讓憂鬱的母親感覺好過些。相反地,克萊兒的招牌歌舞則是,假裝她冷漠的父母是一對盡責的家長。他們兩人的表演,目的都是為了緩解家中的焦慮感。不幸的是,他們忍不住想照顧人的衝動,都沒有在離家後結束。

相反地,他們下意識地感覺自己需要成為助人者,因而長期地重複這種模式。

山姆和克萊兒在分享彼此的故事後,都感覺這是他們多年來第一次有這種親密感。他們開始看清,自己是如何將當年對待父母的方法運用在彼此身上。

看更多 心靈工坊《假性親密:修復失衡的互動,走進真實關係》

圖、文/心靈工坊《假性親密:修復失衡的互動,走進真實關係》
圖、文/心靈工坊《假性親密:修復失衡的互動,走進真實關係》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