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宥勳/陳時中的「智商說」是符合教育學的!所謂「智力」並不是只有「智商」

除了討論台語與華語不同的語意外,其實陳時中的「智商說」也是符合教育學的。(但我不確定他是真的懂,還是剛好符合)

以前念教育學程時有稍微討論過「智商」的問題。所謂「智商」,是拿某人的智力表現,去跟全體的智力表現做比較。IQ 100,就意味著某人的智力表現等於平均。IQ的表記方式有一點像職棒評估球員水準的OPS+或ERA+(當然,公式完全不同)。

這裡的麻煩是:你要怎麼測量到純粹的「智力表現」?

假設我們今天把六都市長都丟去測智商,確實會各自得到一個數字。但我們完全無法確定,這些數字到底是測出某人的「天生智力」,還是因為某人偷偷去背了題庫?或者,出題方式是否對特定文化背景、族群身份、階級或性別出身有利?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如果我們使用的測驗卷以中文編寫,那所有「並非以中文為母語者」,測出來的分數也許就會低估。

而這樣的問題,會隨著年紀的增長而越來越複雜。因為年紀越大的人,「雜質」越多,測到的智商數字,就越像是一個綜合性的結果,而非天生的智力表現。比如一個四十歲、長年進行學術工作的人,分數很可能就會比同樣四十歲、但長年進行體力勞動的人要高。但這代表前者比後者聰明嗎?

其實未必,只是長年浸淫的環境不同,前者的抽象思考熟練度普遍比後者高,如果用紙筆測驗,前者自然表現較佳。

台北市市長柯文哲。記者曾學仁/ 攝影
台北市市長柯文哲。記者曾學仁/ 攝影
分享

而如果拿小時候測過的智商數字來說嘴,就更沒有意義了。

人類的可塑性很大,漫長人生裡的各種選擇、磨練,都會讓同樣智商的人,最終有著天差地別的表現。舉個有點粗暴的例子:今天你就算去把所有中研院院士幼年時的智商數字調出來,也會有高有低。但那又怎麼樣?他們現在通通都是院士了,是台灣最頂尖的、各有專長的學術研究者,這些數字根本無法說明某位院士比另一位聰明。

這就符合陳時中說的「智商對小孩的意義比較大」、「大人則是要看經歷」這類說法。

台北市市長參選人陳時中。記者曾原信/攝影
台北市市長參選人陳時中。記者曾原信/攝影
分享

所謂「經歷」,常常會成為智商測量時的「雜質」。

此外,我們還得考慮到人類的「多元智力」——所謂「智力」,並不是只有「智商」所測量到的那種。人類有非常多種智力,不是狹隘的考試成績能夠測到的。比如說戴資穎這類頂尖運動員精妙的策略與身體能力,也是一種高段的智力表現;比如藝術家或能工巧匠的創造力;比如工程師以最簡潔的程式碼解決問題的能力;比如在社交場合中引領話題,照顧每個人到賓主盡歡的能力⋯⋯

學理說起來很複雜,但把種種觀點綜合起來,確實可以一言以蔽之:智商真的不是一切,對於成人來說,他是個怎麼樣的人、做過什麼事,才是更重要的。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