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之光 高雄青埔這裡翻新生!重生基礎設施的經典案例!

D3 台灣高雄青埔垃圾發電景觀公園

大多的重生案例在重生後就不再是基礎設施,此案是少見重生為基礎設施的案例,可謂台灣之光了!

將垃圾掩埋場轉變為公園與沼氣發電廠(基礎設施)。

高雄都會公園。圖/聯經出版
高雄都會公園。圖/聯經出版
分享

高雄青埔垃圾發電景觀公園(高雄都會公園)綠地面積達95公頃,第二期區域原本是高雄市西青埔垃圾衛生掩埋場(48公頃)所在地,後因環保議題垃圾採焚化流程處理,於1999 年停止掩埋封場(死因),是全台灣由掩埋場土地活化再利用的首例。

1989 年籌設都會公園時,主要目標除休閒遊憩外,希望增進環境景觀資源及改善地區環境品質,並分兩期進行建設。第一期及第二期工程於1996年及2009年完工開放後,近來已成為地方民眾休憩運動、騎單車的休閒新景點。

二期公園為垃圾掩埋後土地再利用,連續壁及不透水層的鋪設隔絕了掩埋的垃圾及覆土,防止毀塌、滲水之情形,並將汙水引導至汙水處理區,避免汙染地下水。垃圾及覆土交疊堆置成了大面積的山丘,山勢平緩並呈東西兩座雙峰狀,最高海拔約43.5公尺。

山丘上綠美化的植栽種類多樣,結合都市森林理念及生態綠化方式植栽,導入「成長型復育公園」理念。選取適合台灣南部氣候的原生種植物之地方樹種,現地育苗成長後依喬木與灌木組合栽植,搭配庭園景觀植物、動物蜜源與食草植物,營造自然化的景觀,配合自行車道、步道環繞園區,以登山步道穿梭於小山坡之間。在園區山坡下方周邊,也設置多處景觀滯洪池,可收集雨季時由山坡上所流下的雨水,兼具水域生態及景觀功能。

70歲佘善(左)自繪教材,導覽說明高雄都會公園從掩埋場變身生態公園。記者徐如宜/攝影
70歲佘善(左)自繪教材,導覽說明高雄都會公園從掩埋場變身生態公園。記者徐如宜/攝影
分享

過去為西青埔垃圾衛生掩埋場,最大的問題來自於垃圾在地底下分解所產生的沼氣,使掩埋場有自燃發生火災的危險及造成空氣汙染排放溫室氣體(甲烷)。故園區可見到掩埋區基地沼氣收集設施:加蓋不透水布再行覆土,阻絕沼氣自表層逸散(提升沼氣收集處理成果),並將集中的沼氣藉由沼氣收集井集中至收集站,再經由高密度聚乙烯材質製成的地下管線輸送至沼氣發電場發電。

為達成環境保護及再生能源的多重目標,規劃燃燒(設置沼氣燃燒塔)及發電(沼氣發電場)兩種階段處理。西青埔處理沼氣發電設施被評估為台灣地區掩埋場中沼氣蘊藏量最豐富的一座,其防治汙染期程長達20年,沼氣蘊藏量可供20年以上的發電量。隨沼氣量逐年下降,每月沼氣處理量從高峰的200萬立方公尺降至約90~100萬立方公尺。

高雄西青埔沼氣發電場是全台成功的首例,也是目前世界前十大,亞洲地區總設置規模最大的沼氣發電場。而在未來結束沼氣發電時,掩埋場上之沼氣抽取管路及沼氣收集站將保留於現場,見證這段歷史。

江戶時代的浮世繪常描繪日本橋及富士山的景色,日本橋這裡的老居民也期待能有類似波士頓永恆之掘Big Dig或首爾清溪川的計畫,拆除或改道從空中穿越日本橋的首都高速公路,重現往日風華。回應老居民的期待的解決之道是將首都高速公路經過日本橋週邊的這一段埋入日本橋川河岸的地底下,而埋入地下部分的高速公路也確實能避開複雜的的地下鐵與公共管道。然而此計畫雖然工程技術上可行,卻因其耗費鉅資而讓東京都廳一直沒通過這個計畫。

基地選擇讓我跨出了塚本由晴這門在哈佛的設計課:市場原本沒涵蓋的事─對廢棄基礎設施的再利用。

拆與不拆的辯證

目前高架橋這類的基礎設施,除了全部拆光,是否還有額外選項

第一種:存─大量保留不拆除

釋放出的土地沒有太高的利用價值;土地政策或建管政策下,選擇保存較有利新的開發項目整體推進;拆除工程難度高,曠日廢時;具有歷史意義或工程價值,由文史單位找出理由;新功能非常好整合入既有基礎設施,改造工程難度低,成本低;反對拆除的抗爭強烈,保留的請願強烈;政治力介入;案例:法國巴黎藝術高架橋,美國紐約Highline,韓國首爾路7017。

法國巴黎藝術高架橋。圖/聯經出版
法國巴黎藝術高架橋。圖/聯經出版
分享

第二種:不存─全部拆除

釋放出的土地有非常高的利用價值,或能帶動周邊發展增值;土地政策或建管政策下,選擇拆除較有利新的開發項目整體推進;拆除工程難度低;影響公共安全已到非拆不可;不具有歷史意義或工程價值;無適合的新功能非可以整合入既有基礎設施,改造工程難度高,成本高;拆除的請願強烈;政治力介入。

案例:美國波士頓永恆之掘Big dig,韓國首爾清溪川在1991啟動的美國波士頓 Big Dig 大挖掘(永恆之掘) ,將市中心主要的高架道路系統地下化以釋放道路上空,把城市平面還給步行者,也還給波士頓更好的市容。後來受此影響的重大工程與開放空間案例著名的有韓國首爾的清溪川,2003開始拆除其上於1968年所建造的高架道路。

第三種:介於存與不存,拆與不拆之間

有部分保留,也有部分拆除,但很可能都是拆除多於保留除了全部拆光,是否還有「存」與「不存」外的選項在拆與不差的中間還是有一種可能性是存在局部的保留做再利用,這局部保留的本身戴上紀念性的色彩。我尋找東京的市場基地與設計高速公路市場碰巧的闖入這一個中間地帶:

我找到基地並不是一塊當時就存在的基地,而是在不確定的未來中,有被計畫拆除可能性的首都高速公路在日本橋周邊的那段。建議是此段可能被拆除的高速公路中,其中一小段拆除工程難度較高且離日本橋較遠,已對其周邊整體景觀影響度低的,保留一小段不拆除做為設計課要求的市場基地。

塚本由晴老師十分喜歡此基地選擇的構想,且懸浮在河上的土地根本無法取得,除非使用高速公路本身。另外他表示 關於首都高速公路這段拆與不拆的辯證,日本橋此處有眾多的經濟力與政治力介入糾葛已久,至今未決,而這市場基地的提案正是介於兩者之間。案例:柏林圍牆,東京高速公路市場

看更多 聯經出版《重生之路:基礎設施的死與生,全球經典案例圖解》

圖、文/聯經出版 《重生之路:基礎設施的死與生,全球經典案例圖解》
圖、文/聯經出版 《重生之路:基礎設施的死與生,全球經典案例圖解》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