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華」一詞是統戰的產物?在台灣的困境

今天看到一則台灣同行打書的貼文,寫了這句,「馬華一詞是統戰的產物」,我看到的時候,心裡「wow」了一聲。

相關的論述我在幾個星期前也看過,對台灣特定意識形態的族群很受用。如果我年輕兩歲,我可能會暴怒寫篇戰文之類的,現在我老了,覺得年輕時的自己有情緒管理問題,憤怒對事情也毫無幫助。

回到我們幾年前做季風帶的初衷,為什麼我們要花這麼大力氣,(在台灣友人的幫助下),把馬來西亞出版的書搬到台灣來推廣,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要解決台灣和馬來西亞話語權不對等的問題,長期以來,台灣的書和資訊流通到馬來西亞,但馬來西亞的書和資訊並沒有流動到台灣,所以只要在台灣掌握了話語權,你要怎麼說馬來西亞都行,因為在馬來西亞的人,根本無從反駁,但在台灣的論述,是會溢出和影響馬來西亞的。

而明顯這個問題,到今天還是沒有解決,也不是一天兩天可以解決的事情。

分享

唯一的不同是,數年前馬華在台灣根本沒什麼人在意,在今日馬華卻被有些人視為大中華的分支,被投射成一個被仇視的對象。

當然原則上來說,誰都可以討論「馬華」,也不用什麼資格,但現實上,在台灣討論馬華是困難的,因為在台馬華基於conflict of interest,一般不會對應你,(沒必要給自己找麻煩),在馬馬華寫了台灣人也看不到,(沒什麼人認識),所以台灣人接收到大概就兩種聲音,一種是很刻意討好台灣的主流論述的,一種是暴走的中華膠。

而台灣人,(和中國人),大部分是不使用英文的,會馬來文的更絕對是鳳毛麟角,所以如果沒有接收這兩個語文場域的資訊,是感受不到馬華和其他族群和在國內政治的互動的,只看華文,觀察的結果會有偏差,特別這年頭華文場域一堆中共的外宣。

嚴格來說,「馬華」這個共同體存不存在都還是個問號,若有,很大部分是建立在馬來人的土著霸權上,啊你就是非土著,不成共同體也得成為共同體,因為對大部分馬來人來說,你就是一個他者。

「馬華」又有分英文/馬來文源流和華文源流,意識形態上又有分大中華主義者,覺得自己是馬來西亞人不是華人的國族主義者,和像我們這樣堅持馬華主體性者。嚴格定義上,「馬華」指的是半島的華人而已,東馬的砂華和沙華的歷史和半島華人其實不盡相同。而就算是在半島,也還是有方言群和地域上的差異。

圖/擷自
季風帶
圖/擷自 季風帶
分享

我們堅持馬華的主體性,拒絕被馬來右翼同化,很大的原因也是在捍衛馬來西亞的多元價值。

「馬華」一詞當然不可能是統戰的產物,因為馬華的歷史比中華人民共和國還要久。而就和數十年前沒什麼台灣人知道台灣的歷史一樣,很多馬華也不熟悉馬來西亞華人自己的文學和歷史,這當然是教育結構的問題,面對馬來右翼和中國的雙重殖民宰制。結果「馬華」一詞在馬來西亞就淪為一個可笑的政黨的簡寫。

台灣近年國族意識高漲,有些人會將這種意識投射到別的場域上。不止一個獨派曾跑來和我說,你們就是應該被同化啊,就是應該融入啊。試問今天客家人在台灣堅持學客語,或越南新移民堅持要教小孩越南語,台灣社會是不是也要對他們說,你們不可以學啊,你們要融入啊,會台語和國語就好了。

事實上,相同的論述,十多年前來自PRC中國的王安憶就說過了,馬來西亞的華文媒體請她來頒文學獎給她,結果她說她不理解為什麼馬華要堅持使用華文,你們應該用馬來文被同化,然後大家直接傻眼。

圖/擷自
季風帶
圖/擷自 季風帶
分享

對我來說,這其實不是「馬華」與否的問題,我不是一個民族主義者,而是價值的問題。

無論是在亞洲面對中共,在馬來西亞面對馬來右翼,在新加坡面對行動黨,在台灣面對任何顏色的右派,我們都是站在反霸權的那邊,同時也避免自己成為任何形式的霸權。因為我們相信多元和自由,公平和正義。

馬華在台灣的困境,某個程度上也就是台灣在馬來西亞的困境,如果馬來西亞華人只看得到中天,只看得到統媒,那台獨自然也是被醜化,「馬華都是中華膠」,在這裡就變成「台灣人都是韓粉」,「台灣自古以來是中國的一部分」。

所以我們在這裡做的都是很實質的工作,抵抗中共的外宣,散播台灣的價值。只是我們在這裡是在第一線面對中共,很多事情低調實際地去做就好了,我們自己做覺得正確的事情,也不必特定的人來摸你頭說你好棒功在台灣之類。

德不孤,必有鄰,幾年下來,認同我們的人是越來越多,團隊越來越大,助力越來越多,港台新馬甚至中國都有,因為我們認同的不是本質,而是價值,我們可能來自不同的地方,但是我們有共同的信念。

所以結論是,關於「馬華」,如果那些有認知謬誤的論述在台灣還是很有影響力的話,那表示我們的努力不夠,我們就繼續努力。

季風帶文化→ www.monsoon2016.com.tw

季風帶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jifengdai2016/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