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要說再見了嗎?花蓮玉里的吉祥物——玉里熊讚

貓老師並不是玉里人,自從十幾年前調動到這裡來後,也看著這個台灣面積最大鎮在這十幾年內的建設與發展。雖然在專欄上發表的類別以教育類居多,不過偶也討論及到在地農產、觀光與交通等議題。

「玉里熊讚」以稻田彩繪方式在花東縱谷亮相。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玉里熊讚」以稻田彩繪方式在花東縱谷亮相。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玉里熊讚的出現

其實這隻熊在誕生之初,確實爭議不少。主因在於鎮代表會期許鎮內能夠產出一個像是奈良大佛、和歌山小玉貓站長這類的吉祥物。然後在鎮公所積極爭取經費與努力之下,讓玉里高中廣設科的學生在參與設計競賽下誕生的吉祥物。誕生之初,卓溪鄉也為了台灣黑熊意象的使用權歸屬問題小有聲浪,但在縣府與鎮公所協商下,最後成為兩個鄉鎮的共同象徵意象,也就是「玉里熊讚放置在玉里火車站,導覽旅客前往玉里、卓溪兩個鄉鎮進行深度觀光旅遊」。

為此,花蓮東華大學城鄉發展所也曾經專程前來探訪、開發觀光景點,期以熊讚這個吉祥物引導觀光客深度造訪玉里卓溪兩個鄉鎮。

在玉里建鎮百年之時,高雄熊與台北熊讚BRAVO都曾經與玉里熊讚共同出現在這場盛會中。

玉里鎮公所製作Q版郵差玉里熊看板。 記者陳麗婷/攝影
玉里鎮公所製作Q版郵差玉里熊看板。 記者陳麗婷/攝影
分享

花蓮紅面鴨

近年來花蓮的觀光意象也逐漸被定位成花蓮紅面鴨,這也著實見證了前後任縣長對於縣市吉祥物傳承與宣揚用心十足。

2019太平洋溫泉花車嘉年華六隻花蓮吉祥物紅面鴨一起出現在前站,迎接日本盛岡山車的活動引起觀光客矚目,當年的遊行吸引了相當多的遊客前來。今年的2020花蓮紅面鴨FUN暑假也吸引了許多不能出國的台灣旅客走入花蓮享受高品質國旅。該象徵物不僅出現在花蓮鯉魚潭,也出現在花蓮火車站(前站),在設計改良下,只要有旅客經過,紅面鴨就會唱歌給人聽,也令人印象深刻。

以日本經驗看吉祥物與在地觀光的整合

國人所熟知的日本地名吉祥物莫過於熊本熊,主因也在於該角色的活躍與當地市政府積極行銷整合下,讓人們對於熊本與熊兩個印象整合更為深刻。當然,在熊本大震後航海王《ONE PIECE》作者尾田榮一郎對於熊本的貢獻,讓熊本縣町前面出現了魯夫等銅雕,更是讓縣町成為熊本觀光要點。

熊本縣町的魯夫雕像
熊本縣町的魯夫雕像
分享

然而日本最為早的地方吉祥物則是彥根貓,其誕生的原因與玉里鎮有十分相同之處,像是「學生徵圖比賽」、「400年古城觀光」。

彥根城下的彥根貓表演
彥根城下的彥根貓表演
分享

筆者亦曾前往彥根旅遊,彥根貓的形象就是從火車站一路到町內各地都可以看見的蹤跡。筆者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日本四國愛媛縣吉祥物「蜜柑犬(みきゃん)」,因為這個吉祥物的整合不僅是產物,也整合了道後溫泉(千與千尋中湯婆婆城堡的原型即為道後溫泉本館)與當地橘子、柚子做出了觀光行銷,同時也有卡通,然後也跟熊本熊一樣在縣町裡有一個自己的辦公室(https://www.pref.ehime.jp/h12200/mican-kanzume/)。

四國松山的蜜柑犬與觀光列車
四國松山的蜜柑犬與觀光列車
分享

玉里熊讚移出玉里車站的謠言

玉里熊讚莫名消失的案件在2016年鎮長大選後就已經出現過一次,當時公所以熊讚保養不易、玩偶基座鏽蝕為由放置在玉里鎮垃圾場,公所熊讚的旅程就這樣從被棄置、被民宿業者撿回去、被擱置在玉里鎮公所地下室,熊讚吉祥物的旅程其實十分的落寞。

筆者也能理解公所用心,同時也能體會部份單位積極的想要把這隻熊象徵物申請過去的感受,畢竟那並不是一筆小經費能夠做出來的東西,而且放置在單位門口,也確實能夠呈現出單位特色。

近期筆者更聞玉里車站熊讚因為被伸訴佔用殘障步道,站內其他熊偶可能會被移出玉里站全額贈送申請單位。這樣的消息甚囂塵上,鎮內謠言四起,卻不見鎮公所出面闢謠。令人擔憂這個好不容易建制起來的玉里與卓溪的共同觀光意象最大公因數『玉里熊讚』就此消失。

深夜的玉里車站,恭送每日夜色的玉里熊讚
深夜的玉里車站,恭送每日夜色的玉里熊讚
分享

小結

吉祥物意象要能順利誕生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以玉里熊讚如此象徵玉里與卓溪兩個區域,若是花蓮縣政府觀光處能夠整合觀光協會,將玉溪地區觀光資源確實依據當時東華大學城鄉發展所整合的觀光資源做好統整,佐以PVC固定造型或大型偶裝搭配活動演出,藉以讓花蓮南部觀光走入國人視野,也能為後新冠病毒疫情後之世界旅遊商務打下契機。同時讓學生在現實生活中看見自己家鄉的特色,並引以為榮。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