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文化危機,其實關鍵不在新媒體,而是中產階級消失

無論是追求自由民主,還是站在建設一個有文化的社會的角度,有廣大的中產階級是必要的。

這樣人人在自己的工作之餘,還有空閒的時間,去發展個人的關懷。

因為這世界上的學問太多了,一個人或少數人不可能cover全部。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簡單的算數,如果預設一本書賣一千本回本,一個人一年讀一百本,那一個人十年就可以出一本書,十年,差不多足以做好一個課題的研究,和寫出一本嚴謹的作品。那以台灣的人口,扣掉年紀很大者和孩童,一年其實可以出一百萬種書,再考慮不是每個人都寫書,(因為以其他形式表達,如電影戲劇音樂等),或有些書賣得比較好超過一千本,那對折再對折,還是有25萬種。

這是台灣目前產值的八倍。這種算法當然很烏托邦,但也顯示一個場域的現實和其潛力天花版之間,有多大的距離。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所以我認為當今的文化危機,其實關鍵不在新媒體的產生,(好好地做優質YouTuber,也是對文化有貢獻),而是中產階級的消失。在我小時候印象中的台灣,去到朋友或其他長輩家裡,人人有書房,不然客廳也有書櫃,放滿很多書。

但現在這種尊重知識,希望自己有點品味的風氣似乎已經消失,或停留在少數精英階層上。

我以為這是中產階級消失,貧富差距拉大的結果,而這對自由民主的發展,其實是不利的。

當人們不相信透過知識可以改變自己的階級,知識自然是毫無用處,那當然只能訴諸資本主義的虛榮以追求流量,或通過嫁入豪門的生物性方式來達成。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