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被譚德塞概念置換!台灣其實沒有「種族歧視」問題

看到好幾位台灣臉友在反省和檢討台灣的「種族歧視」現象,我想要釐清一些概念。

我覺得台灣沒有「種族歧視」問題。

「種族歧視」的定義是來自生物性的,即人種決定了其優劣,最典型就是白人至上主義者歧視黃種人和黑人。比如我在英國時就常遇到極端白人右翼的種族歧視和言語暴力,這些人是完全無視你的醫生身份,社會和資本地位的,他看你是黃種人就是攻擊和歧視你。

世界衛生組織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處理態度備受質疑,圖為世衛秘書長譚德塞。 (法新社)
世界衛生組織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處理態度備受質疑,圖為世衛秘書長譚德塞。 (法新社)
分享

我不覺得台灣社會有相等的「種族歧視」現象。

是的有些台灣人可能覺得白人比較高級,特別是在特定場合如夜店裡,但我不覺得台灣人一般會特別覺得哪個種族特別低級。

台灣社會當然是充滿歧視,但那不是因為種族,而是因為過度右傾,階級意識強烈,和文化優越感。

比如有些台灣人是看不起馬來西亞華人,或對新加坡華人又羨慕又鄙視,而廣義上大家都是華人同文同種,所以這和種族沒什麼關係,台灣社會有些人一直到2014年雨傘運動之前也不大看得起香港人。台灣社會常歧視東南亞移工,主要是因為語言不通,其移工身份,即身份和資本以及社會位階,但納吉的兒子來台灣,台灣的女明星也是投懷送抱陪酒陪笑,可見有錢有權東南亞也不是問題。台灣更是一堆黑人運動明星粉,像Michael Jordan, Kobe Bryant這些,Michael Jordan在台灣的夜店也是玩得很開心,Once you go black you never go back,也不見有人歧視他。

世衛組織秘書長譚德塞八日呼籲不要將疫情問題政治化。(法新社)
世衛組織秘書長譚德塞八日呼籲不要將疫情問題政治化。(法新社)
分享

台灣人少數會談論到血統問題時,就是部份深綠想要和中國保持距離,過度強調自己有原住民/平埔族血統,(原住民不一定同意),但這樣其實把自己和南島拉得更近,更東南亞,而且更傾向血統混雜而非血統純粹。

至於和中國人之間的互罵,那是政治問題不是種族問題。舔共不分白黑黃,舔共就是舔共。

結論是台灣社會確實過度右傾和歧視處處,但那都不是種族歧視,所以不要被譚德塞概念置換,台灣人批評他德不配位那只是客觀事實陳述,不是什麼歧視。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