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國倫敦看防疫:封國第11天,出門採購糧食

天氣非常好,藍色的天空點綴幾朵白雲,太陽把四周曬得暖暖的,家裡的英國人提議出去走走、也是時間採購新鮮蔬菜了。

起先我有些卻步,家中存糧充足,並不需要冒險將自己暴露在看不見的風險中,但在如此看不見盡頭的禁足時光中,陽光甚至是幾瓶啤酒或幾包洋芋片,人還是需要一點鼓勵用的奢侈品,於是我心軟了,答應出門一趟,條件是早去早回、保護好自己。

分享

戴上口罩與一次性手套,把頭髮綁好藏進大衣裡,心中默念著等下要購買的品項,帶著購物袋出門。

分享

公寓門內堆放不少包裹。先前各家貨運公司分別發出聲明,為因應遵守疫情而起的社交隔離,所有包裹不再需要由收件人簽收。送貨人員通常會將包裹留在屋外,再用敲門、按門鈴或訊息的方式通知收件人包裹已經到貨,錯開近距離接觸的機會以減少病毒傳染的可能性。

分享

天氣很好,路上依然寂靜。

自全國禁足令後,原先繁忙的道路上車流量一下子減低很多,再加上附近機場關閉,平時往來的計程車也幾乎消失。

分享
分享

原先就稱不上乾淨的街道上開始出現不少手套與口罩這類非典型垃圾,疫情開始之前從未在街上看過這類的垃圾,一路上還真不少。英國的政策依然是不鼓勵戴口罩,自然沒有關於使用過後的口罩該如何丟棄的宣導,這些口罩被當成一般垃圾隨意棄置,會不會成為另一種風險目前還不得而知。

分享

平時成群結隊高聲喧嘩的行人團體們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大量慢跑跑者,來自各個方向、互相不斷交會。這次疫情前我從未見過那麼多慢跑跑者,現在他們到處都是,數量還有逐日增加的傾向。不知是因為健身房都關閉了所以他們都來到戶外,還是在沒有自由的時候才會更渴望自由,抑或疫情間非常需要多運動來提升免疫力,我不知道。

分享

當人類被禁足,動物們都出現了,不管是威爾士逛大街的羊群,還是出現在別人家院子想確認人類是否一切都好的熊,我第一次在這個區域看到天鵝,一見到人就快速靠近乞食,當人類被禁足,這些少了人類餵食的動物們也過得很辛苦吧,可惜我身上並沒有食物可以分享,只能對他們連聲道歉。

分享

由展覽廳改造而成的南丁格爾醫院外廊上不少穿著安全背心的工作人員正忙進忙出,還可以見到幾台堆高機穿梭其中。

分享
分享

超市門口貼了幾張公告,疫情期間限定一次只能有兩人同時待在店內、兩人一組的顧客可被視為一人(防疫政策禁止兩人以上同時出行),內有位工作人員做出入管制;以往嚴格限定店內只允許同時有兩個孩童的規定被取消,取代是呼籲大家不要帶小孩出門。

門外顧客們自發性以兩公尺距離排隊等待,等待時間並不短,沒有人出聲抱怨。

分享

店內商品大致齊全,經歷過先前怎麼都買不到麵包與雞蛋的窘境後,現在再看到品項齊全的貨架只覺得恍若隔世,感動到有點想哭。

我拿了茄子、甜椒與紅蘿蔔這類比較能久放的蔬菜,雖然現在大多超市都已經恢復食品供應、先前貨架整個被掃空的場景已不復存在,但還是為了其他也需要的人著想,並沒有一次拿太多。除此之外還買了牛奶與先前吃過後很喜歡的印度烤餅,蒜味火腿這次也有貨了,帶了一條可以加在沙拉裡。家裡英國人買了一箱啤酒,酒精對英國人的生活非常重要,這箱啤酒想必可以為接下來的禁足帶來些許安慰。

回到家後第一件事是把全身上下衣服換下洗滌,也把自己從頭到腳好好清潔過,比起上一次出門口罩手套都沒有,這次的裝備給了我不少安心感。

我並不是口罩型的人,總嫌棄口罩阻礙了我呼吸的順暢度,以前在台灣就算天天騎機車在外也不願意戴口罩,現在卻是為了保護好自己,非得把口罩好好戴上才行。原先就會阻礙呼吸的口罩加了布制外層後讓呼吸更加困難,好幾次我都想直接把口罩拿掉算了,但想到如果拿掉了就前功盡棄了、如果拿掉了接下來好一陣子內一定身體一出現什麼小狀況就會擔心受怕的,為了不要受接下來可能的折磨,還是一邊勉勵自己一邊讓口罩牢牢戴在臉上。

平時偶爾望向窗外會看到幾個戴口罩的人這次一個也沒遇見,行人還是保持最自然的樣貌沒有特別做什麼防護,見到我戴口罩也沒有特別反應。或許在這個時候大家只能專心顧好自己,沒多餘能力評論別人了吧。

分享

晚間南丁格爾醫院位址燈火通明,這是我第一次在晚間看到展館如此明亮,上網一查才知道這天是醫院的啟用日,已經完成隔離的查爾斯王子以視訊方式揭幕。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