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以軍《明朝》剽竊風波 被惡意扭曲的婉轉辭令

藏著說的話

在整個駱以軍的《明朝》剽竊風波延燒至今,駱以軍在4月1日晚上發了一則新的文章,同時(不知道有沒有經過劉芷妤同意下)附上了她當初寄給駱以軍的信件全文。我不知道多少人看到那封信會覺得作者並沒有指責駱以軍的意思,但被駱以軍公開的那封信的寫作方式,倒是讓我想到劉芷妤的小說《女神自助餐》的內文本身。

(↓ 駱以軍 4/1日 臉書聲明 )

直接拿小說的第一篇〈同學會〉來說可能比較好理解。〈同學會〉的女主角茉莉在職場打滾許久,長年練習,黃段子講的可以說是非常順口,儘管內心裏面對於那些性上面的占便宜都是非常厭惡甚至到噁心的,還是為了維持一個社交上的氛圍,還是會說出像是「媽的你就別說了,我不知道睡了幾個人才當到這個小經理,感覺超虧的好不好。」這種話。

駱以軍。聯合報系資料照
駱以軍。聯合報系資料照
分享

我們社會當中的女性(以及一些男性)有太多時候會為了讓自己不成為那個氣氛破壞者,而去當一個自己不想當的角色。

你必須看的很仔細才會明白,到底她內心真正想說的事情是什麼。

那些藏在外交辭令背後的語言,真正想要意旨的是什麼。

我自己在當醫學生的時候,同team上的女同學,也都是這樣子的存在,比起大喇喇白癡如我的男同學們,多數女同學都具有這種維持社交場面舒適度的行為。也是那封信裡面極力想要做到的:維護他的面子以及她跟他的情誼(如果真的覺得那封信單純就是個小粉絲的信件,建議你先把語氣全都拔掉,把信裡面的內容一點一點歸納出來,會比較好明白劉芷妤的信的主旨。最後能夠成立最關鍵的是她要他回信的部分)

(↓ 劉芷妤 3/31日 聲明 )

換句話說,當遇到這樣子的女性時,如果今天她們指著你說出,你這樣做真的不對,那代表你真的太超過了。

再繼續幫你緩頰,她們內心就要死傷到無法處理了。這也是我看待後續作者的長篇PO文的感受。

也是很好奇,連我一個男生都能試圖解讀那篇看似輕巧的,憧憬的信件背後,是多大的煎熬,多麼想要維護兩人之間的情誼,怎麼有些人可以把那封信解釋成是作者其實根本從頭到尾都在設局給駱以軍,利用他來打書的惡意理解?

駱以軍。
(圖/本報資料照片)
駱以軍。 (圖/本報資料照片)
分享

駱以軍在寫那篇道歉文的同時,附上那封信的兩張截圖(再說一次,我不知道劉芷妤有沒有同意),你覺得只是一個附件,沒有任何用意嗎?

(↓ 事件之初 駱以軍 1/23聲明,已與風波開始後刪除 )

駱以軍 1/23 聲明 全文
駱以軍 1/23 聲明 全文
分享

駱以軍 1/23 聲明 全文
駱以軍 1/23 聲明 全文
分享

駱以軍 1/23 聲明 全文
駱以軍 1/23 聲明 全文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