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英國醫療體系/我們已不是在防治病毒,而是全球性恐慌

今天好幾個臉友傳給我人在英國台灣媽媽對英國醫療體系不滿的崩潰文

我覺得媽媽擔心小孩的心情是可以理解,但我自己也住過英國和在NHS工作過六年,我也覺得進入一個社會應該了解當地社會的民情,民主社會主義國家有他們的作法,和美國和亞洲這個資本主義社會很不一樣。我在英國工作時的印度人同事也是一直在靠北,美國在散佈警告文的也是印度醫生,明顯文化背景也是會決定個人對疾病的態度,一些社會知天命的良好態度,會被另一個社會說是不負責任。

現在的問題就全球性的恐慌已經一發不可收拾,大於疫情本身的傷害。

以這個個案為例,小孩子去做檢測如果是陽性,回家休息自然痊癒,留院也只是觀察,如果是陰性,自然是回家休息。所以除非是重症需要呼吸support,否則檢測與否不會對生理outcome帶來任何改變,卻會對心理和社會狀態帶來巨大創傷。

所以我們已經不是在防治病毒,我們是在防治人類的心理狀態。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分享

如果防疫視同作戰,那作戰的方案必須隨著戰情發展而修正。當病毒還在武漢時,就應該讓國際專業團隊進入全力救治和研究。現在已經全球大流行,實際上數以百萬計的人已經被感染,要防堵已經太遲而且代價高昂。

所有國家裡頭,韓國的數據是最準的,因為有大規模檢測,而且樣本數夠多。

所以很清楚致死率就是只有千分之五,而且重症集中在老年人和慢性患者。所以這次疫情比較像是2009年的H1N1,而不是2003年的SARS。如果全世界國家都像英國瑞典瑞士日本,那全世界的經濟就會很快回復。老年人和慢性患者,就算不是因為武漢肺炎,也容易因為其他的疾病去世,所以整體的健康損失是輕微的。每天全世界都有數已萬計的人因為癌症,車禍和其他傳染病喪生,但媒體不會報導。

南韓。 圖/路透社
南韓。 圖/路透社
分享

新自由主義的全球媒體生態,加速了為了流量而製造恐慌的行為。

WHO早早應有作為時不作為,現在才來散佈恐慌,而且明顯自己忘記自己對2009年的H1N1大流行時的檢討報告,即防疫措施的傷害遠大於疫情。WHO一開始怕各國封鎖中國打擊中國經濟play down疫情的嚴重性,現在中國穩住局面之後,又用力散佈打擊各國經濟的恐慌訊息,其心可議。

現在真的像是回到1930年代了,全球經濟大蕭條,世界各國對國際組織不信任,(國際聯盟),而這些都會埋下世界大戰的種子。

當然世界的趨勢不是我們個人可以控制的,但是我們可以扮演安定人心的力量,有經濟能力的人,在這個難困的時刻,應該盡可能地幫助生活困難的人。

延伸閱讀
回應